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被遗忘的金中校史:潮州沦陷 举校迁徙

来源: 2016年01月06日 14:24:29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祠堂中保存着潮安县一中时期使用的篮球圈。

 

 

仙洋虎廊村祠堂便是当年潮安县一中教师居住和办公的地方。 黄春生 摄

1939年,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上潮州大地,潮州沦陷,当年6月,时称潮安县一中(又称县中)的潮州金山中学举校迁至中荣乡虎廊村(现归湖镇境内),从此学校师生在当地村民的帮助下,于硝烟战火中,过上了6年相对平稳“乡村教学”生活。

近日,记者前往潮安区归湖镇仙洋虎廊村,追寻那段渐被遗忘的潮州金中校史。

老师住祠堂

搭棚作教室

在热心村民林展鹏等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虎廊村祠堂——敦隐公祠。村民指着祠堂里两侧的房屋说,这就是当年居住在此的村民腾出来供县中老师居住、办公的房间,原先两侧共有8间房。

据村民介绍,当年在潮安县中就读的学生有200多人,教书的老师有七八人,为了给老师提供较好的居住、办公场所,村民让出了村里最好的居住地——祠堂内房间。原先居住在祠堂内的各户人家都搬到外面的简陋房屋居住,在外无房的就借居他人房屋,有的甚至居住在茅草屋里。祠堂公厅也成了老师们的办公场所,逢村里有祭祀活动,村里族长还要向学校校长先打招呼,以便老师让出地方供村民举行活动。

记者走进祠堂内房间,只见房中桌椅等物件已破旧不堪,难以寻觅当年教师在此居住、办公的情景。在右侧一间房里,村民指着楼棚上悬挂着的一个生锈的铁圈说,这就是当年师生们在球场上打篮球用的篮球圈,球场就是祠堂前面的平地。

走出祠堂,记者看到前面平地已铺成水泥地面,四周空荡,找不到当年作为学校运动场的痕迹。村民指着场边一个洼地说,当年这里草木丛生,有学生打球用力过猛,将球甩到此处,热心村民看到了,还会下去帮忙将球拣起来。

据了解,当年学校学生除了少数几个住在祠堂内房屋,大部分是借住在村民家中。当时村中才50多户人家,几乎家家户户都借住有学生,有的村民家中甚至有3、4个学生借住,而学校老师也有在村民家中居住的。当时学校虽设有食堂,但好多师生还是在村民家中同村民一起吃饭,因此,师生们的生活基本上是与村民的生活融合在一起的。

林展鹏说,当年到此教学的有两任校长,第一任是陈行成校长、第二任是张茂上校长,而陈行成校长就居住在他的祖屋——亭前小屋里。在祠堂右侧的村道上,记者看到了一口水井,村民告诉记者,这口井为当年学校师生提供了饮用水源。记者沿着村道来到亭前小屋前面,只见当年的凉亭只剩下一根石柱,亭前是一个小池塘,亭后是一间装饰雅致的小屋。因四周环境长期失去修整已变得荒芜,杂草丛生,前往小屋的道路已无法找到,但远望凉亭小屋水池,仍能感受到当年风景秀丽的景象。

林展鹏告诉记者,当年他的祖先是村里的大户人家,风景秀丽的祖屋是村中较好的居所,他的父辈们将它让给校长居住,体现了对校长的尊敬。而他的奶奶赖娇媚也把祠堂里的房间让给学校老师居住,自己住到一间草屋里。他走到附近路边,指着一个屋址说,这就是当年他奶奶居住的草屋的遗址。

村民告诉记者,抗战时期生活条件较为艰苦,而且由于包括学校师生在内的居住人口较多,因此村民居住在草屋里并不是十分罕见的事。当年县中学校的“教室”就是在山脚下用竹草搭建起来的棚子。如今那些草棚早已不存在。

校史渐被遗忘

师恩铭记心中

六年时间,一间名校的几百名学生在此与村民过着“水乳相融”的生活,度过了战火中的青葱岁月。期间有多少名师在此任教、发生了多少趣闻轶事,从这里走出了多少功成名就的学生?采访中,村民们纷纷表示并不清楚,大多数人只是从父辈口中听到一点往事,知道当年村民对师生们生活十分关照,除了让出好房子让师生居住,在当时物资匮乏的情况下,不少村民还主动为师生提供吃、睡、用的物资,甚至有村民家中母鸡生出的鸡蛋自己舍不得吃,将它送给学校老师补充营养。

虎廊村82岁的林孝先老人是目前健在的对学校教师较有印象的村民。他告诉记者,当时到他家里居住的是戴贞素老师,戴老师还带着孙女戴环枝在他家居住,村里有个叫“亮姨”的阿姨负责给戴老师煮饭。戴环枝当年尚幼,也在村里小学读书,由于同住一屋,与年幼的林孝先成了很好的玩伴,彼此留下较深的童年情谊。几年前,戴环枝曾重游虎廊村故地,寻找到儿时的玩伴“白弟”(林孝先的小名)。两人见面后高兴万分,但许多往事已回忆不起来。

根据村民提供的线索,记者电话联系上当年在此读书的卢修圣老人。卢修圣已年近九旬,他告诉记者,他初中三年正是在虎廊村读县中,当年教他的老师正是戴贞素老师。戴贞素老师是归湖溪口村人,清末他17岁时就考中秀才,曾就读于北京大学前身京师大学堂。戴老师能诗善文,著有《听鹃楼诗草》等诗作。他既是一名教师,也是一位诗人、书法家。

卢修圣说,当年在虎廊村就读时,生活十分艰苦,大部分学生是星期六回家休息、星期天带着咸杂菜返回学校读书。学生吃饭就是用竹编的■袋装米在学校饭堂集体炊煮,煮熟后用家中带来的咸杂菜下饭。虽然生活条件艰苦,但师生们与村民关系融洽,学校各项教程仍按时按质完成。在战乱的情况下,学生求学热情高涨,老师们也非常敬业。有一次天下大雨,由于教室用竹棚搭建,棚顶出现漏水,讲台低洼处积水较深,戴贞素老师进教室后见状,腋夹教案,手挽裤卷,跨过积水。抵讲台后放下教案,对学生们大声说道:“挟泰山兮跳北海,吾其大矣!”顿时哄堂大笑,学生听课情绪剧增。戴老师正是以这样的乐观精神和行动,影响教育学生怎样面对困难和克服困难。

卢修圣说,由于年代久远,当年在虎廊村教书的其他老师他已记不起来了。好像还听说过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当时也在此教过一段时间,但卢修圣在虎廊村读书时,饶公已离开虎廊村前往他处。至于当年在县中一起求学的其他同学,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后来被誉为“曼谷船王”的郭国英先生(赴泰国后改称郭伟麟)。郭国英先生于1941年秋考进潮安县中读书,戴贞素老师正是他的老师。抗战时期海路遭日军封锁,靠侨批维持学业的郭国英经济遇到困难,戴老师不仅从精神上给予同情关心,而且在物质生活上对他给予帮助。郭国英先生在泰国创业有成后,不忘师恩,曾连续多年于清明节返回潮州邀集同窗,上山为已故戴贞素老师扫墓凭吊,并出资整辑出版戴贞素老师诗作《听鹃楼诗草》。

记者随后电话联系到归湖镇选堂创价小学校长朱文为。朱文为告诉记者,1939年,在潮安县中任教的饶宗颐先生随学校迁往归湖镇仙洋虎廊村任教。虽然饶公在虎廊村任教只有几个月时间,但对归湖一带山区教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由此情缘,2002年,饶公将他在香港文化会馆书画展展出的其中9幅作品义卖,所得收益160万元各分一半捐给潮安和饶平的两所小学,归湖镇金溪小学就是其中之一。2003年7月4日,归湖镇金溪小学新教学楼落成并交付使用。当天,饶老在百忙中拨冗亲临学校,为学校新教学楼落成剪彩,并题立校名“选堂创价小学”。

饶公不忘当年在归湖镇仙洋虎廊村的一段执教生涯,捐款力促归湖山区教育事业发展,是由当年潮州金中迁址虎廊村而引出的一件善事,而抗日烽火中潮州金中迁于虎廊村的那六年校史,又有多少轶事流传于乡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