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潮安“青抗会”:扛起潮州青年抗日运动旗帜

来源:潮州日报 2015年08月25日 11:03:54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1937年8月21日上午, “潮安青年救亡同志会”在“扶轮堂”正式成立。


城北小学如今成了昌黎路小学城北分教处。抗战时期,这里是进步青年的活动场所之一。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时,借口一名士兵“失踪”,企图强行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严词拒绝。日军遂开枪射击,炮轰宛平城,中国守军将士奋起抵抗。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标志着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开始。远在千里之外的潮州地区,一大批进步青年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潮州籍共产党员钟骞发起组织了潮安青年救亡同志会(后改名为潮安青年抗敌同志会),拉开了共产党领导下潮州民众抗日武装斗争的序幕。

 

扶轮堂——

“青救会”在这里成立

近日,记者来到老市区英聚巷20号,这座如今作为市青少年宫一部分的古建筑,名叫“扶轮堂”,建于清代嘉庆年间,至今已有约200年历史。当时的海阳知县谢邦基重视文教,主持创设“扶轮堂”,资助本地学子考取功名。

民国年间,“扶轮堂”依然存在,并成为国民党潮安县党部办公场所。

“扶轮堂”在清代至民国时期,发挥了集资助学的作用,同时供奉赵德、许申、刘允、王大宝、林大钦、刘子安等潮州历代名贤,彰显了潮州崇文重教、人才辈出的历史传统。而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初期,她又被赋予另一层历史意义。

1937年8月21日上午,一场特殊的会议在“扶轮堂”中召开,一个由潮州进步青年组成的抗日群众组织正式成立。这就是由共产党员钟骞发起组织的“潮安青年救亡同志会”。他们在国民党潮安县党部召开成立大会,意味着“青救会”被国民党当局认可,取得“公开合法”地位。

 

城北小学——

进步青年在这里议事

随后,记者又来到老市区司巷的昌黎路小学城北分教处,这里前身是创立于1906年的城北小学。

许多老府城人知晓城北小学的悠久历史,但甚少有人知道,抗战时期,这里也是进步青年的活动场所之一。

潮安“青救会”在“扶轮堂”召开成立大会后,当晚7时便移至城北小学(当时称为县第四中心学校),召开第一次理事会。钟骞担任理事会主席,同时与黄友梅、黄琴明3人被推选为常务理事,产生黄传远、钟香举等8人为理事。

为扩大会员队伍,增强力量,唤起民众抗日救亡意识,“青救会”理事会成员议定了多则标语,张贴于各条马路上。如:“潮安青年为自救救国计,应踊跃加入青年救亡同志会!”“青年是国家的主力军!”“团结民众力量,拥护政府抗战!”“牺牲个人生命,保障民众生存!”“严惩卖国汉奸!”……

 

钟骞——

英年早逝的抗日志士

能够领导“青救会”这样的进步组织,钟骞又是一位怎样的革命志士?

原来,钟骞(1916-1944)是意溪人,1934年考取中山大学文学院。当时,日军已经侵占中国东北,并打开了通往华北的大门。钟骞在进步师生的启发和帮助下,开始阅读马列著作,选择了革命道路,投身轰轰烈烈的民族解放事业。

1935年,钟骞利用暑期回家的时机,在家乡宣传抗日救亡,鼓励亲友共赴国难。年底,为响应北平学生“一二九”爱国运动,广州爆发了抗日倒蒋爱国学潮,钟骞也积极参与其中。这一年,钟骞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担负起更为沉重的历史使命。

钟骞先后任中共潮安县工作委员会宣传部长,闽西南特委秘书长兼《前驱报》社长,中共潮汕中心县委宣传部长,闽南特委副书记。令为扼腕的是,因积劳成疾,1944年5月31日,年仅28岁的钟骞在福建平和与世长辞。临终前,他赋诗云:“思亲泪尽韩江水,报党未已命如丝。”

随后,闽粤边委追认钟骞为模范党员,闽南特委将王涛支队第四大队命名为“钟骞支队”。解放后,潮安县、闽西南的革命烈士碑,都镌刻上钟骞的名字,纪念这位英年早逝的革命家。

 

青抗会员——

带动群众组织抗日救亡

潮安“青救会”成立后,当年11月,内部便建立了秘密中共党支部,作为该组织的核心。1938年1月,“青救会”改名“潮安青年抗敌同志会”,党组织以此为纽带,带动潮州地区各群众组织,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当时,对进步群众组织,国民党当局既需要,又处处提防。借“青救会”易名“青抗会”之机,国民党派出7名改组委员,主持重新登记会员和改选理事会工作,妄图夺取“青抗会”领导权。而在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下,“青抗会”争取了改组委员中的中间派,孤立了妄图夺权的少数派,向青抗会员揭露了他们的夺权阴谋。

在民主选举理事会时,进步势力取得优势胜利,坚持独立自主原则,保证了中共潮安党组织对“青抗会”的绝对领导权。

此后,“青抗会”执行中共中央的全面抗战路线,组织各级宣传队,运用教唱抗日歌曲、演街头剧、张贴墙报等多种形式,宣传党的抗日救国纲领。同时创办民校和识字小组,并有针对性组织示威游行,大造抗日声势。

“青抗会”还组建了300多人的“基本干部工作队”,设立3个分队,分别在县城、枫溪、鹳巢一带进行战备动员和军事训练。当发生战争时,以工作队为中心,发动民众参与开展灵活的游击战,支援抗日前线。

 

光辉旗帜——

奠定抗日武装斗争基础

至潮州城沦陷前,潮安青抗会员发展至四五千人,会员成分从学生、知识青年、教师拓展至工人、农民、店员和家庭妇女等,其中工农青年占八成以上。他们还协助创立妇抗会、学联会等群众组织,并派员参加“一五六师随军工作队”和“五七师战地服务团”。可以说,在这个阶段的青年运动中,潮安“青抗会”发挥了核心作用。

潮州城沦陷后,潮安“青抗会”与独九旅联系,组织了100多人的独九旅战工队,军民合作站,以及巡逻队、护乡队、运输队、情报组等。通过这些组织,为军队带路、当翻译、收集情报、救护伤兵、发动群众劳军、巡逻放哨、防奸肃特,配合支援国民党军队狙击日军,谱写了抗战的英勇历史。

潮安“青抗会”扛起了潮州青年抗日运动的光辉旗帜,为共产党领导下的潮州民众抗日武装斗争奠定了基础。虽然,随着国民党当局反共日趋严重,潮安“青抗会”于1940年5月20日被迫解散,但其骨干力量转入其他群众组织,继续坚持各种形式的抗日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