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汕头沦陷之汕头军警奋勇抵抗日寇

来源:汕头日报 2015年06月25日 11:29:02 责任编辑:黄东妮 人气:

 

中国军队碉堡被侵华日军击中。

  ▲面对侵华日军的进犯,中国军队奋起抗击。图为中国军队在汕头市中心地带构筑的地堡。

  中国军队与侵华日军小田部队在石展开激战。

  侵华日军枪击手在迴澜桥前向汕头市区猛烈射击(图中塔式建筑物为胡文虎永安堂)。

  1939年6月21日,侵华日军攻城部队进攻汕头市北部入口的火车路榕耀桥,遭到中国守军顽强狙击。

 

1939年6月6日,日军大本营命令陆军第21军1部和第5舰队1部,协同攻占汕头,陆海指挥官为第21军司令员安藤利吉中将和第5舰队司令近藤信竹中将。6月20日,日军纠集3000多名步炮兵由南澳岛前江、后江、青澳分乘大小40余艘舰艇,另有巡洋舰一艘,抵达汕头好望角至澄海县北港口之间海面。翌晨(21日是我国传统节日端午节),日寇在陆军航空兵“荒鹫飞行队”蓝田部队机群的轰炸掩护下,驳运3000余兵力,泊于德州以东海面。而后在支队长后藤少将指挥下,以步“137”为基干的海路攻击部队(副田部“敢死队”)开始在新津、广澳等滩头进犯汕头,并从妈屿岛登陆。令人愤慨的是,驻守妈屿岛的国民党水雷队队长事先被汉奸用重金收买,预先切断了位于汕头港内的水雷电线,使日本军舰得以顺利通过水雷区进入汕头港。随后,日军兵分三路向汕头进攻,右翼主力1500人,沿新津经浮陇鸥汀由东墩和金砂包抄汕头后侧,切断我军退路。一路在达濠东湖登陆,占据石后,向汕头方向包围。

当时,国民党在汕头沿海及护堤公路、潮汕铁路一带驻防军有独九旅625团、626团及省保安第2团、第5团和教导团与地方武装警察、自卫团等兵力,由潮汕警备司令独九旅旅长华振中及省保安处长邹洪指挥。但由于兵力分散,驻守汕头市区、庵埠和新港这些重点地点,仅保安第5团、独九旅626团的一个部和一些武装警察。兵力没有及时集中,加上汕头海面被日寇兵不血刃突破,日寇登陆后突然袭击,国民党防军措手不及,节节败退。但绝大多国民党守军官兵都奋起迎击,顽强抵抗。如驻守金砂乡的保安第5团第3营在前沿阵地被敌攻占后,退入金砂乡与日寇进行巷战,第3营营长李平在战斗中多次负伤仍不下火线,不幸壮烈阵亡。由于5团3营的奋勇抗击,日军遭受较大伤亡。但以一个营的兵力是难以抵抗拥有现代化武器的日寇的。敌众我寡,实力悬殊,国民党驻汕5团第3营守军坚持至21日傍晚,除少数人突围外,其余的都英勇牺牲,汕头外围金砂战场终告失守。

战斗打响后独九旅626团与汕头武装部队和自卫团等1000余人,沿崎碌、石炮台、外马路等处狙击日军登陆,坚持至中午石炮台失守后,又进行巷战,顽强抵抗。令人可歌可泣的是驻海关5名警察竟抵御200余名敌军的进攻达一个多小时,最后均壮烈殉国。驻梅溪桥至庵埠一带的保安5团第一营在营长杜若带领下,进行了激烈抵抗。但由于敌强我弱,战况迅速恶化,至中午时分不得不陆续撤离市区,当晚8时守军撤离。22日晨,汕头市完全沦陷。

    

抗日故事

金砂乡巷战

——保安团营长李平壮烈殉国

日军在沿海登陆后以金砂乡一带为主攻方向。驻金砂的保安第五团第三营营长李平率队奋勇抵抗。李平是五华人,据1939年刊发的《潮汕抗战号·记李平将军死守金砂乡咸菜廊》记载,他当时到任营长只8天,考虑到这是一场恶战,他发给前来支援守军的工农抗日自卫队一些枪支弹药,让他们护送百姓撤离。面对日军凭借优良装备和敌机滥炸,疯狂进逼。李平毫不畏惧,指挥若定,在敌众我寡情况下,身先士卒,浴血奋战。

这时,四基围陈厝合失守,阵地也转移到了金砂。正午,敌一路从陈厝合来,一路越东墩迂回包围金砂,另一路也向金砂乡进犯。李平带领剩下的连队退入金砂乡展开巷战。日军战舰自海中发射炮弹猛烈轰炸,敌机低飞密集投弹,李平率官兵沉着应战抵抗。最后退守韩江边咸菜廊(一说思合菜栏)时,全营官兵只剩下40余人。日军渡江向咸菜廊包围,距离200米时双方猛烈开战,敌稍退后,又有一部分乘坐两艘民船渡江,且携多门小钢炮,向咸菜廊不停轰射,菜廊围墙洞穿多处。李平临危不惧,将剩余人数点清后分配任务,以菜廊为作战据点,命一位姓伍的排长带6人向韩江下流警戒,第九连的张排长向上流警戒,古排长则带7人向金砂方向警戒,剩余的随李据守于菜廊。敌向我进攻半小时后,再用钢炮向菜廊猛烈轰击,菜廊之外围墙几乎全被轰倒。菜廊里来不及逃走的平民近300人,有六、七十人为炮弹所毙。李营士兵也有伤亡,兵力更少。李平手持驳壳枪,于菜廊下指挥作战,多次负伤仍不下火线,士气因此更受振奋。敌数次进攻,李营官兵奋勇抵御,至傍晚,李平英勇牺牲,伍排长也中弹倒在他身旁。钟副营长指挥士兵继续抵抗,终因伤亡惨重后援不继,率剩余10余名士兵突围而出,由金砂向东墩浮陇而退。

 

迴澜桥血战

——二警察奋力抗敌弹竭阵亡

据资料记载,日军占领汕头时,驻汕头市、庵埠镇、新津港的有保安五团、独九旅六二六团一部和汕头市的警察、自卫团等约2500人。长期致力于民间文艺创作和研究的汕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鄞镇凯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1939年6月21日,日寇入侵汕头市区时,遭到了抗日军民的顽强反击,许多爱国将士为国捐躯。但是由于当时兵荒马乱,大部分伤亡人员的名字都跟在海关前与日军血战的5名驻海关警察一样无从考证。

鄞镇凯告诉记者,他后来曾听一些亲历汕头沦陷的老一辈说起,当天在迴澜桥,就发生了一件2名警察英勇抗敌、最终拉响手雷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悲壮故事。据介绍,这两名警察名叫徐金、陈嘉仁,是驻守片区巡逻的治安警察,与周围居民比较熟络。日军进犯迴澜桥时,徐金、陈嘉仁二人利用桥下掩体与敌人展开枪战。可惜兵力悬殊、寡不敌众,徐金和陈嘉仁在子弹殆尽的情况下,各自拿着仅剩的最后一颗手雷扑向了敌人,英勇阵亡。

(本版相片均由中央档案馆、汕头大学图书馆、汕头市档案馆独家提供)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