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番客 港口 西南通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2014年09月29日 14:33:30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1973年姑母(前排左2)来汕探亲留影


海滨路汕头港旧址 

亲情是一种对家的留恋,一种对团圆的渴望。上世纪70年代,汕头至香港航线尚未恢复,港人来汕探亲须经陆路,路途辗转而跋涉,然而对于游子来说,却是幸福的起点。1973年,姑妈从香港来到汕头,这是她离家二十多年后首次回家,见到了日夜想念的母亲和哥嫂、姐妹,执手相看,泪流满面。当年我才5岁,只知道姑妈从遥远神秘的地方来。以前,我们把海外华侨以及港澳同胞统称为“番客”。姑妈留着一头大波浪卷发,衣着光鲜靓丽,“番客范”显得与众不同。父亲与姑妈兄妹情深,一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姑妈尽管多年漂泊在外,早已习惯异乡的生活,然而乡音未改,情怀未变。

计划经济时代,大陆物资匮乏,民生窘迫。为了尽可能多带些物资回乡,姑妈尽量多穿衣,肩挑手拖,硬是把几倍于自身体重的行李扛回家。对于我们来说,姑妈的行李中都是罕见的“洋货”。除了衣物布料外,还有食用油、速食面、玩具、文具、药品,乃至牙签、面巾纸、塑胶碗等日用品。打开铁桶,糖果饼干的香味漫延开来。一种叫“罗低”的小圆饼干,上面结有一坨糖,吃起来酥脆香甜,至今印象深刻。以前邻里关系融洽,人情浓厚,听说有番客亲戚到来,纷纷前来道喜。姑妈便把“番畔物食”逐户派送,邻居们也会用鸡蛋回礼。

上世纪80年代初,汕头航运局先后投放潼湖轮、鼎湖轮、南湖轮、金湖轮、龙湖轮5艘豪华客轮,重新开通了汕头至香港航线。来往汕港,游子省去长途颠簸,实现一夜抵达,回家路变得便捷,姑妈来汕的次数频繁起来。接到香港电报,得知姑妈即将来汕,全家人满心期盼。到了到达的日期,我和父母亲来到位于南海横路的航运港口,这里早已聚集了大批接番客的人们。众人踮起脚尖,伸长脖子,眼光急切,死死盯着旅客出口。出了关闸,姑妈见到我们便招手欢呼,挑着行李快步走来。后来客轮改在海滨路汕头港(今七天酒店)停泊,而航运港口已于2000年建成“海悦花园”住宅小区。

如今每次走过外马路西段时,我的眼光总会下意识停留在一座半圆形的旧骑楼西南通大饭店上。位于外马路与国平路交界处的西南通饭店是一家经营餐饮及住宿的老字号,1951年,西南通挂上汕头华侨服务社的牌子,承担着对外接待工作。当时汕头的旅行业近乎空白,西南通是市区为数不多几家上档次的旅店,姑妈举家来汕就常常入住西南通。西南通共有五层,一楼为洗染店,二三楼格局相仿;从步梯登上二楼,大厅四周为客房,右边为服务台,往里为公共卫生间和开水房;五楼为天台,后来在天台上加盖了一层。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西南通是潮汕人“过番”的中转站,人们在此购买船票,搭乘客轮前往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等地,而40年前姑母也在西南通上车返港,这里曾是她与家人依依惜别的地方。临行前姑妈执意将随身财物留下,还偷偷换上我母亲的旧衣服出门。相见时难别亦难,送别是最难尝的滋味。找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为的是多看一眼送行的亲人。车轮转动的一刻,眼前的场景瞬间模糊。汽车早已远去,然而父母亲依然站在原地,久久不愿离去。

西南通,承载过太多血脉亲情,见证了太多悲欢聚散。今天再次走近西南通,西南通早已关闭,苦苦说服业主开门让我上楼,为的是告诉年迈的姑妈,西南通还在,我们很想您。

——文/图 邓忠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