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戍台澎故兵墓见证海峡两岸血脉关系

来源:汕头日报 2014年09月22日 14:03:10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戍台澎故兵墓是广东省南澳县一处富有内涵,气势恢宏,造型独特的文物景点。

戍台澎故兵墓位于南澳岛中部——吴平寨村西北坡,总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墓群面积250平方米,向海倾斜15度。在这倾斜的横势长方形地台上,筑地高30厘米,用白色水泥拌白石米洗结的“忠魂”两个立体大字,字的间隙用黑色鹅卵石填铺陪衬。在“忠魂”两个大字的笔划上,按一定距离、顺序嵌着一块块刻有诸如“清台澎义冢道光十三年XXX”字样的碑石,每块碑石垂直下埋葬着故兵的骨殖……

原来,明清时期,南澳总兵除了辖管粤东闽南沿海水师之外,其左营还担负着巡守台湾澎湖的任务,留守台澎的兵士,每三年一轮换,在留守期间,若因殉职或病故者,便就地埋葬,间隔数年后,分批迁出戍地,来在总兵府周边建坟,并立碑记存。

墓后高坡上,矗立着一座雕檐翘角、描金贴彩的“望鲲亭”,亭名由国际汉学家饶宗颐先生题匾。亭柱上刻有先生作的对联:“环海扬风舳舻千里,归魂瘗旅袍泽百家”。在亭的另一对石柱上,还刻有该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原县海防史博物馆馆长柯世伦撰的“戍台勋绩照青史,护国英风沐后人”。学者名人的对联,既是对热血儿男卫国损躯卓著业绩的肯定,对戍台澎将士留芳史迹的张扬,也是对眼前情景的倾情抒发,对长眠乐土英灵的宽心慰藉。

墓前中央有一座碑台,三层步级,石栏围护,正中竖立着一块2米高的石碑,石碑正面题刻着“清戍台澎故兵墓”,背面刻有柯世伦撰文的重建台澎故兵墓碑记。记曰:“南澳地扼闽粤咽喉,与台湾一衣带水,其地缘亲近,且关系源远流长……”简明扼要阐明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海峡两岸百姓都是炎黄子孙,中华儿女从来就是骨肉相连,血脉相通的事实。

前埕平台两侧,各有一座大型的兵士群像石雕,姿态雄健,形像逼真,是挥力猛砍,是举枪射击,是甩臂投弹,是扑身勇搏……让人联想将士卫国艰辛,浴血奋斗的英勇,让人继往开来,奋发图强。

昔先,即明万历三年(1575)以前,南澳是海中弹丸小岛,交通难,人口少,因而未曾设置行政管理机构,地域归属也屡有变更。追溯到夏、商时代,南澳属南百越地,周、春秋时属扬越地,战国时代属东官郡之揭阳地……元时属潮州路海阳地,明成化十四年(1478)属潮州府饶平县信宁都。

但是这弹丸小岛,却是屹立在南来北往的国际航线上,国外列强很早就在南澳所属的南澎列岛上建筑航标灯塔。南澳西看台湾,北连厦门,南通港澳,地处金三角的中心位置。是此,海盗猖獗,疆域多事。“海贼……开遁外洋、不知向往,追之则势不可穷,纵之则势将复返。聚众拒之,则师老而财匮,且各贼乘虚而入,避实而去,以此劳敝,而两者有足虑者”,故明代以后朝廷看好这里的地理位置,提出“窃思漳、潮之间,以海为限,其海洋之南澳,地险而沃,百谷所生,百货所聚,唯地非分土……今欲为两者久安计,必先治南澳,欲治南澳,必先总事权”而设立管辖机构。

实际,南澳是潮汕屏障,粤闽门户,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欲心澎胀,妄图独霸亚洲,他们一边从东北陆路挺进华中,一边水路进攻南澳,1938年6月20日侵略者的3只军舰向南澳炮击,很快占领了海岛,可是“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民,国民党军和地方武装,组合成立抗日义勇军,英勇抗战,一举收复了失地,成为是时国内外大力宣扬的南澳抗战精神,鼓舞着亿万人民起来浴血战斗。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最终大部分勇士壮烈牺牲,写下了广东抗日战争史上光辉悲壮的一页。

正因为南澳的地理位置在交通、军事、海防上的重要作用,明万历三年(1575),明皇帝朱翊钧于九月诏设“闽粤南澳镇”,给福建巡抚刘尧诲会同两广总督殷正茂的疏请设南澳总兵作了批复。“闽粤南澳镇”置协守漳潮等处专驻南澳副总兵,南澳副总兵受两省漳州、潮州总兵节制,又制两省之兵。广东沿海的澄海、饶平、柘林、达濠、海门、靖海以至碣石的水师以及福建的东山等地的水师都任南澳副总兵的所调遣。

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南澳镇升设总兵,“移厦门镇总兵并左、中、右三营驻南澳”,以后,进一步明确职责,扩大固守防卫区域,派兵轮守台湾、澎湖、淡水。澎湖在台之南,镇守可以掌握海峡,淡水在台之北,戍卫可以扼守钓鱼岛,把守了台湾的南北门户,主岛便得到安宁平静。

可以说,南澳总兵镇守了大清的东南疆域,守卫了帝国的半壁江山,所以皇帝把“亲解卸袍,慰劳宠赐”的勇将周鸿升调任南澳总兵,这里一有风吹草动,便命快马飞报朝庭,让皇帝君臣知晓。解放以后,南澳一直作为军事重地,严兵设防,封闭固守,几乎与世隔绝。进出岛要提公安局限期证明,岛民进行几次清查疏散出境,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一位老人南巡,才打开岛门,让春潮激荡海岛,春晖暖透渔村。如今,海岛人民在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饱醮浓墨熏彩,描绘着心中美好的中国梦——南澳梦。

站在“望鲲亭”,眺望浩瀚大海,碧波荡漾,蔚蓝蔚蓝,清风送爽,神思飞驰,喜海峡风平浪静,华夏一统可期。走入“忠魂”墓,徘徊其间,为英灵安息而宽怀,真感谢南澳县文物工作者,他们在文物普查的时候,发现了因为久年失管及土地开发,致使故兵墓日益受损毁,为了使这为国戍轮台的故兵骨殖得以保护,1994年,县文博部门将分散岛内各处的故兵墓迁徙在一起。更感谢汕头大学美术系师生别出心裁,设计了讴歌“忠魂”的墓群,建台亭,树碑记,造塑像,筑路道。适逢金秋,风和日丽,墓台周围的花圃,菊花怒放,黄的白的红的,笑脸相迎,芬芳沁肺。缅怀勇士卫国故事,思想中华未来,令人感慨。故兵们,你们是祖国统一的见证者捍卫者,你们是国富兵强的实践者体验者,为祖国恢复一统大业,功不可没,忠魂应受敬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