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鮀浦巡检司史痕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2014年08月16日 14:55:27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鮀浦巡检司于明洪武二年始置,尽管巡检司的品秩不高,但却是明王朝加强基层控制体系的重要一环,在地方事务中占有重要地位。汕头开埠后,仍归属鮀浦司管辖,司署还从蓬洲城迁移至汕头,开启了鮀浦巡检司的全新历史阶段。1921年,汕头设立市政厅,与澄海分治,长期设在鮀江都的鮀浦巡检司完全退出历史舞台,但仍有不少文人雅士习以“鮀江”指称汕头。

民俗有云:“未有汕头,先有鮀浦。”这缘于汕头从海中沙脊、沙汕到沙汕头、汕头埠直至1921年设立市政厅而与澄海分治止,汕头一直隶属于鮀江都或鮀浦巡检司。

缘于此,自清末开埠直到民国期间,文人墨客多习惯以鮀江、鮀浦指称汕头埠。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则莫过于丘逢甲的《鮀江秋意》诗:“海上瀛洲已怕谭,浩然离思满天南。西风一夜芦花雪,鮀浦秋痕上客衫。”诗题有江之谓,诗文有鮀浦之称,更有注云:“鮀江,即今汕头,旧设鮀浦司。”所谓鮀浦司,鮀浦巡检司也。又如澄海隆都(时属饶平)陈子丹(陈慈黉弟)《舟抵汕头》诗有句“开窗觉山近,登岸正潮平。好是鮀江道,东风解送迎”。其实,随着汕头的崛起,鮀江指代的范围也渐为扩大,如山东宁阳人马骏声为陈子丹的《绣诗楼诗》作序有“陈君子丹,生长鮀江,经营燕市”云云。

关于鮀浦巡检司,现在能找到的文献资料甚少,府县志的记载只是阐明设置位置和个别吏员,这些材料对于了解鮀浦司的史事并没有太多的意义。其它所见,也只是些历史残痕。但对这些不可多得的零碎资料进行梳理、甄别,对于了解汕头的前世今生仍不无实际意义。

鮀浦巡检司于明洪武二年始置。当年,朝廷推行巡检司制度。朱元璋曾敕谕天下巡检说:“朕设巡检于关津,扼要道,察奸伪,期在士民乐业,商旅无艰。”尽管巡检司的品秩不高,但却是明王朝加强基层控制体系的重要一环,在地方事务中占有重要地位。其主要职责是盘查过往行人,稽查无“路引”外出之人,缉拿奸细、截获脱逃军人及囚犯,打击走私,维护正常的商旅往来等,与里甲制度、里老人制度(洪武“命民间高年老人理其乡之词讼”)并行;又与卫所相照应,无疑是卫所制度的重要补充。由此,鮀浦司得与蓬洲守御所互为犄角,成为确保一方安全的警备体制。

鮀浦巡检司一开始置于鮀浦市乡(今鮀东村)。鮀江耆宿,民国年间曾任广东省副议长的陈述经在《汕头市前身鮀浦市旧墟考古》一文中说:“旧鮀浦司衙址在西门,沿称衙园。围墙外角有福德祠,宫侧有更楼,已塌;宫前为盐厂旧址,沿称盐厂巷。”衙园后为栽种蔬菜的旱园。近年村民在其址建筑民房,清基时曾出土石鼓等衙门装饰用物,古朴精致,略可见当日鮀浦司署衙门的雄伟壮观。衙园地名民间一直使用不辍,围墙尚可见残迹;衙园福德祠至今犹存,而且近年已修葺一新。陈述经又说:“鮀浦巡检司,在溪东大港驻水师,存有官衙遗迹,铳城于民国后始为官产局拍卖拆除”,而铳城所在的位置则是“由鮀江入溪东大港处,为鮀江入内地要塞”;溪东港所驻此处水师守备,“为此一地区母汛营地,其子汛烟燉台,斥堠北由北门乡至水吼桥之庵埠,西至山后之小坑”,可基本窥见巡检司的职权范围;“鮀浦巡检司为出入海港商场,防御重镇要地,驻百户一员,率兵守卫。”

据考,当年在置鮀浦巡检司的同时,又在巡检司署北侧,置鮀浦河泊所。河泊所设主管大使一员,其主要职务是掌收鱼税。虽为未入流官秩,但因其掌管涉及税务,所以也颇为显要。《澄海县志》载,鮀浦河泊所设于鮀浦巡检司署之北,协助鮀浦巡检司管理地方相关事务。洪武十五年,鮀浦河泊所设立已十余年,河泊所制度已渐趋成熟,全国乃设所252处,这从一个侧面显示出鮀江一带在当年的潮汕地区有着不可忽略的地位。

清初,清廷为防范台湾郑成功的反清势力,更至采用“沿海居民内迁五十里,以杜绝汉人接济郑氏”的做法。这对于富庶的潮汕地区无疑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而作为一地商贸、物流中心的鮀浦市,其损失就更难言喻了。在内迁过程中,鮀浦巡检司署因荒置而衙门遭拆毁。直至康熙二十三年,清廷收复台湾,海禁解除,沿海建制恢复。但鮀浦居民回迁之后,巡检司和河泊所均无力展复,乃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一起迁入蓬洲所城内,于南门择地视事。及后,河泊所于康熙五十三年(1714)裁撤,其司署衙门改建为鮀、蓬、鳄三都的社仓。

经此重创之后,鮀浦巡检司日渐式微。但是,随着汕头开埠,鮀浦巡检司又一度重焕光彩。汕头埠仍归属鮀浦司管辖,司署还从蓬洲城迁移至汕头,开启了鮀浦巡检司的全新历史阶段。陈述经在上引文中这样写道:“直到郑成功反攻沿海,清廷实行坚壁清野,破坏特甚,顿成萧条,以致无力恢复;而汕头市反在战事结束,海禁解除后,得以应运而兴,替代鮀浦市场之地位。历经百数十年间,逐渐成为正式之通商口岸。鮀浦司衙门亦于此期间,由鮀浦移出汕头,管理市政。故鮀浦市不啻系汕头市之前身矣。”刚移入汕头埠的鮀浦巡检司,设在老妈宫前的旧升平街和顺昌街之间,又在妈宫后方建筑营房,并在营房前的张园地建立烟墩。陈述经在另一篇名为《鮀浦市与汕头市》的文章中说:“当时汕头行政属澄海管辖,商人涉讼由鮀浦司或澄海县处理。”在列强强行开辟的商埠,行政的力量显得很薄弱,一如陈述经言:“在当时,无论任何教会之牧师、神父,抑或长老,不管华人、洋人,皆可乘四抬大轿出入县知事衙门,并得县知事开中门接入,陪审案件。不但官厅敬而畏之,即当时我辈小童亦莫不时受长辈约束,禁与教徒接近,恐招麻烦也。”虽然受到列强的欺凌,但是鮀浦司依然尽力管理这个新兴市埠。也如陈述经在上引文中所说:“汕头市场自由鮀浦迁移至(汕头埠)之后,以至建立漳潮会馆为初盛时期,发展至六邑会馆为极盛时期,迨步入民国初后则为停止进步时期,由此渐呈衰退。”

可见,鮀浦巡检司曾着力管理好新埠市政,使汕头埠的市场经济历经“初盛”至“极盛”。清末潮阳诸生赵圭锡(价人)的诗作《挽章巡检坤》(见《潮州诗萃》),颇可见证鮀浦巡检司官吏之秉公尽职,诗云:“誓扫萑苻指顾间,鮀江未许一官闲(君坐补浦司)。终军系颈心何壮,温序衔须血已殷。自有总戎能死敌(时与膺公同殉),更教从事不生还。秣陵蒋尉英风在,望到残旗泪点潸。”此诗自有本事,基本可以得知的是,这位坐补鮀浦司叫章坤的巡检是与一位尊称为膺公总兵一起殉职的。至于为了何事,虽尚不得而知,但从“鮀江未许一官闲”句,已然可见巡检司的忙碌了。

1921年,汕头设立市政厅,与澄海分治,长期设在鮀江都的鮀浦巡检司完全退出历史舞台,但仍有不少文人雅士习以“鮀江”指称汕头。比如揭阳名士郭笃士先生在上世纪80年代初所写《刘海粟大师惠访鮀江感赋》云:“祭酒斯文九十秋,刚肠冱雪不堪柔。南天童叟齐欢笑,洛下温公今白头。”此诗所写是1982年刘海粟莅汕参加元宵画会之事,题目仍以“鮀江”代称汕头。又,揭阳诗人许键元在1994年作诗以《甲戌岁除,承王兰若、黄文凤二老于鮀江寄赠〈文凤翰墨〉一巨帙》为题,王、黄二老此时正居于汕头市区,题中“鮀江”,同样指称汕头。此类事例,并不少见。鮀江一名淡出历史舞台之后,人们仍未解“鮀”字情结,除以鮀江街道恢复了半个鮀浦外,至今在老市区仍有以之命名的鮀江旅社,以至用鮀岛作为汕头市的别称,因而衍生了岛影剧院、鮀岛宾馆等知名院馆。有学者认为“当年沙汕头就是隶属鮀浦巡检司管辖的,鮀岛由此而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