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估舶桅灯”见证百载商埠的崛起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2014年07月22日 10:10:42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在汕头开埠之前的1858年,恩格斯美誉汕头为中国除当时五口通商之外,“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那么,这个“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究竟是怎样的盛况呢?

近读清朝嘉庆二十年(1815)编篡的《澄海县志》,卷首《澄海八景图》之六“估舶桅灯”,仔细辨识,赫然发现,汕头开埠前六七十年,也就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汕头港已经是商船云集之地了(县志称:乃商船停泊之总汇),一个繁华港口的盛况重现眼前。由此而印证了恩格斯对汕头的美誉。

“估舶桅灯”,估,即估售的意思,估舶,意指商船。清代康乾盛世,人民得以休养生息,国家经济得以恢复发展。汕头因扼水陆交通要塞而发展起来,在汕头外洋妈屿附近海面停泊的商船数以千百计,夜幕降临时候,商船纷纷在桅杆上挂上桅灯,一时间海面蔚为壮观,一片繁华太平盛世的景象。放鸡山东面小岛上建有壮观的航标灯塔,指引过往船只。

明末清初,清王朝与郑成功不断战争,清顺治十四年(1657)郑成功在攻陷澄海鸥汀寨后,屠男女六万余人,使整个澄海县元气大伤。康熙一年(1662)、三年、五年澄海三次迁界,全县毕裁。1661年郑成功从荷兰人手中收复台湾后不久去世,郑氏集团对沿海的劫掠才逐渐减淡。康熙七年(1668)澄海县得以复界。由于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环境,澄海很快发展成了东南沿海的一个重要都会。

嘉庆《澄海县志》(卷八)记载:

是邑自展复以来,海不扬波,富商巨贾卒操奇赢,兴贩他省,上泝津门,下通台厦,象犀金玉与夫锦绣皮币之属,千艘万舶,悉出澄分达诸邑。其自海南诸郡转输米石者,尤为全潮所仰给。每当春秋风信,东西两港以及溪东、南关、沙汕头、东陇港之间,扬帆捆载而来者不下千百计。高牙错处,民物滋丰,握算持筹,居奇屯积,为海隅一大都会。

埠市因港而兴,当时的汕头内海由东往西分别有东港、西港、溪东港。嘉庆《澄海县志》记载:

邑之为埠有三,曰西港埠,曰东港埠,曰溪东埠,俱距城南三十里。南接鳄、蓬,东临大海,为水陆要冲,商贾舟航所聚,兴贩所集,其初盖云曼星繁矣……数十年来,或徙泊珠池,或转泊塗泊,今则尽出沙汕头、东陇港两埠矣。(卷八)

查看嘉庆《澄海县志》的澄海县疆域图(1815),对比今天的汕头地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仍可辨认出,东港即现今的梅溪河,西港即现今的西港河,溪东港即现今的大港河(溪东村)一带,双溪口即现今西港河、大港河交汇处。图中的天后庙是厦岭天后庙(初建于元末,重建于明洪武二年,即1369年),不是现今升平路口的老妈宫(初建于嘉庆年间,重建于清光绪五年,即1879年)。

嘉庆《澄海县志》记载:

东港距城西二十里,自蜑家园西南分一派,经渔洲、陇尾转万石、岐山等村入海。(卷七)

溪东港,舟楫停泊若蜂屯蚁聚,与沙汕头砲台东西相望。(卷二)

双溪口距城西南二十里,在鳄浦都,水从梅溪而来,北通庵埠三里。西南出溪东港七里,合梅溪、庵埠水会而为一,故名。(卷七)

沙汕头,地临大海,风涛荡涤,有淤泥浮出,作沙汕数道,前有海澳,由放鸡山而入,东对莱芜,西通潮阳之达濠、后溪,为海道出入门户。(卷二)

沙汕头口距城西南三十五里,在蓬洲都,即沙汕头,前海澳也。有淤泥浮出,作沙汕数道,乃商船停泊之总汇。东出大海,西达潮阳之达濠、后溪。西北通揭阳之北砲台,为海防要隘。(卷七)

《澄海八景图》之“估舶桅灯”图中的放鸡山即现在的妈屿。嘉庆《澄海县志》记载,“放鸡山在城西南四十里,左峰上有烽堠防盗。右峰有两天后庙”。嘉庆《澄海县志》记述“放鸡山本隶潮阳县,康熙五十六年建设炮台,奉拨澄海协,外委一员,操巡兵三十二名在彼驻防。”(卷二)“放鸡山系潮阳地方,康熙五十六年割归澄海协拨军防守,其地方民籍另属潮”。

放鸡山为什么叫放鸡山呢?这来源于潮阳的一个民间传说。传说古代潮阳有一草民因犯事被官府追缉,走投无路之下准备漂洋过海避难,在汕头港坐船出海时带着一只活鸡,准备到岛上的天后庙祭拜,祈求海上平安并能在番邦发财。可就在登岛准备宰鸡煮熟祭拜时,获悉官兵已经追踪而来,于是匆匆祷告妈祖,自己如果能发财,一定回来答谢神恩,急急忙忙扔下活鸡登船逃去。多年以后,这个人真的在南洋发财了。于是故事传开,漂洋过海谋生的人们也学着他,离开故土前上岛放生一只活鸡,以至岛上鸡群满山。放鸡山因此得名。

放鸡山又怎么会改称妈屿呢?从嘉庆《澄海县志》的《澄海水路陆路分界图》中依稀可以看到,在放鸡山西北侧有一叫“马屿”的岛礁。沧海桑田,当年的马屿现在何处?也许已与放鸡山主岛连成一体(大约在现今妈屿渡口处)。放鸡山上因建有天后庙(妈祖庙),人们也就慢慢习惯把放鸡山叫做妈屿,真正的马屿已经被人遗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