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民国汕头埠电池业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2014年07月16日 15:09:16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电池.jpg

干电池,人们习惯称为电池,这个发明至今已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小商品,长期以来其主要功能就是用于照明。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它也用于照相机闪光灯、电动剃须刀、收音机、录音机、电子表等电器产品之中。今天,电池已经深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电池的种类也越来越多,除了干电池外,还有蓄电池、燃料电池、太阳能电池、温差电池、核电池等等,并且随着科技的进步,新的电池品种也正在不断地被研制出来。

本文所要谈的民国汕头埠电池业,指的是干电池,也即是潮汕人日常生活中习惯称呼的“电塗”。

20世纪20年代以前,我国干电池市场几乎被洋牌洋货所垄断。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前后,日货电池首先输入我国市场。当时,日商同茂电池株式会社向我国广州、厦门、宁波和上海等沿海口岸大量倾销“同茂”牌电池。之后,由美国纽约永备电筒电池厂生产的“永备”牌电池亦来华倾销。因美货电池产品质量比日货精良,市场销售量自然大增。这样,美货“永备”牌电池逐渐占据当时电池市场的主导地位。

民国元年(1912),我国近代著名实业家、电气工程专家胡国光在上海闸北虬江路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电池生产厂——国华电池厂,该厂生产各种规格的“地球”牌、“鹰”牌干电池,开启了我国的民族电池业。1924年,吴照波从上海学习干电池制造术之后,来汕头创设协和电池厂,这是汕头乃至粤东最早开办的电池厂。协和电池厂生产的电池产品,皆由汕头臣盛电器公司代理销售。

当时汕头埠及潮梅各地市场销售的干电池,基本都是进口货,特别是永备牌干电池,汕头埠的报纸上到处都有它的广告。吴照波的协和电池投入市场之后,因价格只相当于永备牌电池销售价格的三分之一,这样低廉的价格,产品很快占领潮梅各地市场,吴照波的协和厂亦得到迅速的扩大发展。到了上世纪30年代前后,汕头埠的电池厂家迅速增加,较大的有协和、华光、新月、双光等几家,此外还有一些较小或家庭作坊式企业,也加入到此项产业的生产和销售竞争之中。据记载,30年代前后,汕头埠各电池厂,平均每天各厂产量大约有数十打,因大半为手工生产,故品质较之进口产品自然有一定的差距,但因其价格优势,市场占有量和销售量一直都很稳定,尽管自1929年世界性经济危机之后,许多商业大受打击,唯独本市的电池业,“在是业亦无若何之影响”(谢雪影《汕头指南》1934年版)。当然,间亦发生个别生产厂家因经营不善而倒闭,并不影响该行业的生存。可以说,上世纪30年代的汕头埠电池业,若跟上海、广州等大工业城市比,无论生产规模、产量等都难以企及,产品的市场也基本只局限在潮梅地区,少数亦出口暹罗,却亦是本市少数发展不错的民族工业之一。

时光一晃过去了八十多年,当年汕头埠电池业的生产和销售情况,有关的志书均只一笔带过,一些细节根本无从寻找。笔者试图从汕头埠早期的报纸中去寻找一些历史的痕迹,无奈汕头埠早期报纸本身就是凤毛麟角。不过,还是找到几帧永备牌电池和新月厂的几个产品广告,让我们一同领略一下当年的广告内容:

永备牌电池的广告词:“永备牌单个电池,为最有力、最光亮、最耐久之电筒用电池,务请常购真正永备牌单个电池”(《岭东民国日报》1931年3月17日),“请看世界上最精美的永备电池”(《汕报》1934年3月20日),“最光明、最耐用”(《汕报》1934年3月21日)。

新月电池厂生产的电池产品,分别有“新月”、“明珠”和“月明”等几个牌号),其广告词自称为“电池之王”,当然更强调其价廉物美,如月明牌和明珠牌电池广告词是:“最可靠、最经济、最耐用、价格最廉”,此外还有赠品(《汕报》1934年2月9日);新月厂另一则“明珠”牌电池广告更有意思,广告跟“永备”牌电池同时刊登于1934年3月21日的《汕报》,其广告词是:“明珠牌电池,品质可靠,胜过舶来,价格最廉,并有赠品”),直接跟永备牌电池较劲。

上世纪30年代,汕头埠各家电池厂的电池原材料,如电盐、铅片、英司柯内、炭精、炭粉等基本都依赖进口。抗战爆发,原材料进口受到严重限制,一些厂家相继停产,汕头沦陷之后,汕头埠电池业全面停歇。

抗战胜利,汕头埠的电池业才重新复业,但产业已是重新洗牌,抗战前的协和、华光、新月、双光等厂家都没再复业,而战前设于潮安的“三星”和“蓋一”两家电池厂则相继到汕头埠开设发行所或干脆搬到汕头埠设厂生产。

率先占领汕头电池市场的是三星电池厂。1945年9月25日,三星电池厂便到《岭东民国日报》刊登启事,宣告其发行所重返汕头埠,开设于汕头永和街42号。两天后的9月27日,尚未复产的蓋一电池厂,亦迫不及待地到《岭东民国日报》上刊登启事,声称其“夜明”“长城”等商标牌号电池,在沦陷期间停业并无生产,却被“不肖歹徒在陷区以劣货假冒”,现抗战胜利,即将复产,特向消费者告知:“自登报后如再发现假冒本牌侵害本长权益者,当依法控诉”)。1945年11月3日,刚刚复产不久的蓋一电池厂马上在《星华日报》刊登广告,我们从其广告上可知,蓋一电池厂在潮城复产之后,几乎同时在汕头设立分厂,厂址设于汕头福平路新洪巷8号,“夜明”牌电池重新进驻汕头埠市场)。

1946年,中国亮明电池厂生产的“照光”牌电池,亦在汕头埠设立办事处和潮梅总经销处。办事处设于汕头通津四横街12号,潮梅总经销由南华公司代理,设于安平路192号。这家电池厂在《星华日报》上的广告,标榜其电池产品“用科学电机制造,光强耐用,电力绩点保足十六小时”)。此外,国内一些规模较大的电池厂家产品也尝试进入汕头市场。如广州中亚电池肥皂厂生产的“关公”牌电池,亦到汕头开设代理,并在《大光报》(汕头版)刊登广告。

据《汕头市志》载,1848年8月,潮安蓋一电池厂从潮城搬至汕头同济二马路,这里市志没有再作进一步的具体说明。而按笔者在《岭东民国日报》上所看到的广告,蓋一厂至少于1945年11月便在汕头埠设立分厂了。故此,笔者推断,1948年8月,应该是蓋一电池厂总厂全部搬到汕头埠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