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龚崧林的《意溪书院记》

来源:潮州日报 2014年03月31日 19:18:40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意溪书院是一所古老的学府,从前由于地方典籍匮乏,有关书院的始建年代历来少为人知。据市志办编印的张《志》卷之十《意溪书院记》载,书院创办于清朝乾隆元年(1736年),倡建人是当时的海阳县令龚崧林。

龚崧林,清代江南常州(今江苏省常州市)人,雍正十年(1732年),任海阳县令,在职期间为地方文化教育做过几件实事,主持创办意溪书院是其中之一项。乾隆元年调任番禺县(今广州市区),在他将要离开潮州时,心里记挂着正在兴工的意溪书院,遂“爰记其事”地写下一篇颇有历史价值的地方文献资料——《意溪书院记》。

龚崧林的《书院记》全文五百多字,内容大多是记述他筹建书院的过程,因而它可以说是今天的镇内学校的一份历史资料,也是我们认识和了解十八世纪中叶我镇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中的翔实可靠的文史资料。

《书院记》的开篇也即肇启书院的缘由。龚崧林这样说:“宪庙念闽、粤之处,南服也,语操土音,特诏郡邑于烟火广聚之乡建官学,延师儒,正音声课文 。良法美意至广且渥。”为了使我们更清楚的认识书院的历史,对这段文字的历史背景有必要粗浅的交代。

雍正六年(1728年)八月,雍正向内阁下了一道上谕,说他每逢见闽、粤籍的官员,听他们的乡音不能全懂,联想到他们到地方上处理公事,老百姓当然也听不清楚,难以通达上下之情,需要别人代传,中间肯定会出现欺骗蒙混的事情,为了改变这种现象,这两省的士人首先要学会用中州音韵发音的北方官话(正音)。并要内阁颁下规章条文、生童举监要在八年内学会官话,否则不得参加科举考试。到十年(1732年)署理广东巡抚杨永斌向他报告广东人学官话很困难,已经学习四年了,一点还没有变。越年,雍正就颁布一个针对闽、粤两省为推广官话教学,允许增建官学的“特诏”。

在清朝统治者对文化教育的重视下,意溪书院率先在海阳县“应诏而生”。当时的海阳县幅员很广,辖今潮州市内的古城区及十八个以若干乡村组成“都”为单位的县治区域。意溪是东厢都的一个乡级基层。龚崧林觉得意溪最具备“特诏”所列的建学条件,他说“海阳为都十八,东厢之蔡家围(意溪别称),乡之巨擘也。地广民稠,人文蔚起,官学之建,厥地宜先”。接着,他亲自到意溪选址,“余亲为卜地晏公庙后,广可亩许,盖堤之垠也,下临曾塘,监生曾衍章亦于塘岸隙地捐为建学前址。”对于这种德被乡人的善举,龚崧林用儒家所标榜的道德标准评赞他为“殆纂义者”。

对于书院建筑布局规划及周围环境,龚崧林作如下介绍:“度营三楹,中为堂,后为楼,前为门,左右为斋舍。枕韩江,面高峰,环清池绕翠竹,地胜而境幽。”并阐明书院命名的含意:“名之曰意溪书院,因郡邑志之名以名之也”。

从以上的记述,它使我们知道二百多年前意溪书院建筑布局采用中轴对称,纵深三进的庭院形式,讲堂是书院教学重地和举行重大活动的场所布置在中轴线中央。古代的教学以自学为主,与今天的授课方式完全不一样,老师隔数日开讲一次,上课的时候,学生大多自带蒲团席地而坐,以示尊师,也表明师道尊严。斋舍是学生自修的居舍,排列于两旁,儒家经典著作藏放后面书楼,体现我国儒家文化尊卑有序,等级有别的社会伦理关系。它更清楚地告诉我们,意溪书院原规模是正宗古代书院的建筑风格,绝不是“庙宇式书院”。

书院的创建是服从科考的需要,为赶速度,在龚崧林的主持下,边基建边筹资,“兴工之期,诹于孟夏。”捐助“土木之费”的地方官员有广东分巡惠潮道屿,潮州知府耿国祚“皆助以俸橐”。龚崧林“为捐五十金”。意溪“乡绅钟梦第等踊跃醵金以从事”。由于当年的意溪书院的性质是士一级的高级形态乡学,故筹资范围有所局限且没扩大到全东厢都,致筹集的资金达不到预算额。最后由“诸生徐联振等又吁于 公(即 屿)令酌公帑认成之”。

《书院记》的后半部分,龚崧林阐述乡校相当于先秦时期的庠序,是一个传播儒家文化,为封建统治阶级宣扬教化、替统治者培养人才的教育机构。海阳县为了推广官话教学的需要创办了意溪书院,他希望在这里肄业的儒生:“讲学、考艺,正声审音将期齿颊所形无乡语之错。”学会了这门课程,以后“杂游四方、语言通而性情洽。”入仕做官,立于朝堂“定计决策、对命扬休、侃侃焉、娓娓焉。入于耳宣于口,闻其声而益昭同文之盛。”龚崧林这段话,虽然已不适用于今天,作为一个封建官员对地方教育的重视,故仍不失有一定意义。

龚崧林走后,我们的先辈在陈士腾的带领下,不仅把书院建造得美奂美轮,还在其右侧增盖一座“文昌帝君庙”,集讲学、藏书、供祀三大功能为一体,完整地展现了意溪书院建筑气势。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