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那些年的养猪故事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2014年03月07日 10:51:06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想起儿时家中养猪,历历如在眼前。

当年是小农经济,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猪。我家的猪栏设在下山虎厝的门楼肚,天井有一屎沟(窟),便于收集猪排泄出来的屎尿以积肥。

养猪得先买猪崽,上军埠墟的猪仔场可以买到。买猪崽要找会看猪相的人陪着去。一般我家是请会看猪相的炳得叔同往,有时我会跟着大人去看热闹。一到猪仔场马上就有不少猪中(介)围着你转。等挑中猪崽,猪中就出面讲价钱,代表买卖双方的猪中之间讲的是我们听不懂的猪中僻语,有时会假装争吵,就是俗语说的“猪中相打,神鬼难猜”。幸好炳得叔懂猪中僻,每回我家都能买到价钱适宜的好猪崽。

猪崽买回来之后要绑上绳子以防止其乱跑。猪崽会十分不习惯,因为养猪苗者是从小在大栏养大,不缚索。许多做豆干的人用豆渣喂猪苗,我们买来后更换食物,精心伺候,让其慢慢适应。开始是喂米泔水伴煮熟的番薯或薯头、厚合菜,以后加薯叶,在猪槽里撒上细糠给猪吃。通常家中备有渀缸贮装猪食。养到几十斤就请人阉猪去除其生殖能力,使其专心长膘。那时农家人家里多会养至少一头猪,收集其屎尿可为农作物施肥。

猪养至一百多斤便可出卖,通常是在家门口杀猪。灶火旺旺,烧开一大锅水以备刮猪毛。猪养了很长时间,有了一定感情,一旦杀卖真有点不舍。猪杀完后肉贩把肉挑走,剩下的猪血和猪肠收拾后放在大鼎里煮,加上香菜,香喷喷的。先舀一碗碗分送厝边,共享卖猪喜悦。细想起来,相互分送猪血汤,也是睦邻礼节。

1962年9月,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南澳中学教书,我们学校的食堂也养猪。因为当时物质生活紧张,粮、油、肉都定量分配。为了填饱肚子,大家都积极想办法。“靠海食海”,柯老师是海岛本地人,从渔民处借来渔网,晚饭后老师们便带渔网到海边捕鱼,收获好时鱼虾蟹一二桶,拿回学校洗净放点米煮粥,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学校的猪由食堂的余兄利用米泔水、剩饭菜加上买来的猪食喂养,半年杀一回猪,三十多位老师一起加菜,几乎吃去一半猪,剩下的还可再吃几天,肚子里饱饱的,特过瘾。

我也曾带领学生养过猪。当年贯彻学军、学工、学农的“五·七”指示,为了学农,我们在学校范围的山坡开垦荒地种番薯,较低平的地带种稻,收获颇丰。劳动间隙,我们煮番薯汤或粥做点心,但也吃不完。这时有学生建议买猪苗来养,因为饲料不成问题。我觉得有道理,便和学生砌起猪圈,买来一头猪苗,大家轮流喂猪。到了寒假便杀猪,师生美美聚餐。那时我教的班级只有12个学生,聚餐后师生每人还可分好几斤猪肉回家过年呢!

——文/陈创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