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医学传教士为潮汕患者治病除忧广受传颂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2014年02月10日 11:04:41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医学.jpg

——泽被神州千万众 山高水长百年功

1849年,瑞士巴色会黎力基牧师不远万里来到澄海盐灶,租得佩兰轩作为诊所,免费为当地人民诊治,从此,便播下了西方医学扎根潮汕的种子。此后,一批又一批医学传教士来到潮汕,为该地人民的身心健康贡献出无数心血。这些传教士中,有几位特别需要重笔一提:

吴威廉:首位将西方医学传入汕头的人。他1863年来汕,在茭萣地开办诊所,免费为患者服务,曾一天内诊治108个门诊病人及58个住院病人。因其积极筹备,短短四年后,粤东首家西医综合医院——福音医院在汕头成立,吴威廉为首任院长。1864年他便开始收治麻风病人,1867年在院内设麻风门诊部,改变了潮汕过去只有少量麻风收容机构而无麻风诊所的历史,1878年,教会又建成汕头福音医院附属麻风病院(此为中国首座西医麻风病院)。汕头福音医院多学科医疗技术全国领先并达国际先进水平,如1888年,首试腹股沟疝气根治性手术成功,比钱礼1973年版《腹部外科学》所记该手术术式创始时间更早,可见医院的普外科基本手术术式已达国际先进水平。1866年至1878年施唇裂手术160例,当时全国唇裂手术曾有过一年不超过8例的记录,汕头福音医院就施6例。汕头福音医院的医疗影响不仅辐射整个潮州府,还惠及惠州、嘉应州及诏安。之后,石益世医院、五经富福音医院、揭阳真理医院、潮州福音医院、汕头女医院(此为中国最早的女医院之一)、潮阳潮光医院、棉城华美医院、饶平真道医院、河婆大同医院、汕头圣玛利医院纷纷成立,为数量庞大的贫苦病患免费施治,改变了潮汕缺医少药的面貌,给人民切切实实地带来了实惠。教会医疗机构还具有很强的示范性,带动和促进了近代潮汕政府和私人相关医疗机构的创立。

斐义礼:远东防治麻风病的奠基人,1932年应邀在中华医学会麻风病分会组织的首次全国会议上演讲,会议决定将他的治疗方案作为中国的一项治疗标准,向全国推广。斐医生是汕头福音医院第四任院长,他进行了五项改革:1、改进外科手术的无菌操作,降低外科手术死亡率;2、废除病人由家属陪护的旧制度,改由护士护理;3、减少单人高级病房床位,改善总病房的物质条件;4、将医院自我招生、自我培训学生的制度改为选派学生到武汉、安庆、北平等地医药院校学习的新制度;5、1930年成立岭东高级护士学校。

怀敦干:1903年来汕,1923年离世,为潮汕人民的健康服务了20年。1911—1912年汕头霍乱流行,怀医生用静脉输注盐溶液之法成功救治病人。除医病外,他还从事医学研究,因其医术精湛,香港大学欲高薪聘请他任化验室首席教师(相当于医务总监),被他婉拒,他愿做默默无名的医生,将热血挥洒在汕头。1918年潮汕大地震,怀敦干和两位中国医生、江克礼牧师、潮汕基督教童子军前往南澳,每日为数百名伤病员治疗。怀医生与江牧师还发起救灾委员会,募得6211元。1923年怀医生在香港病逝,当遗体运来汕头下葬时,前来为这位不慕荣利的名医送葬的群众可用万人空巷来形容,这不禁使我想起辛稼轩的一句名言:“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

米尼娜:汕头女医院医生,20年以病弱之躯悉心为广大产妇服务,用西式接生法改变了潮汕地区过去由土法接生导致婴儿死亡率、孕妇难产死亡率与围产期感染率甚高的局面,极大提高了母婴健康素质。她还培养了许多学生。她深明医生不仅要治病,更要治人,所以常常勉励同事要关注病人心灵上的需要。女医院的医生在她的带领下,经常探访病患家庭,给他们送去精神上的温暖。

高似兰:潮州福音医院院长,后被借到中国教会医学会,翻译《欧氏内科学》、《哈氏生理学》、《贺氏治疗学》等西医著作,这对于提高西医教学水平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此外,高似兰还编纂中英对照的医药与科学辞典。1910至1911年,他被任为“中华医学协会”总裁。

医学传教士也十分重视培养医护人才,1874年,吴威廉便开始培训三名中国学员,以后陆续不定期举办医生培训班,学制六年。1911年,伟利济创办潮汕第一所护校——揭阳县私立真理高级护士技术学校,1924年,娜秀贞创办益世护士学校,1930年,英兰长老会和中华基督教岭东大会创办福音医院附属护士学校。上述班校均对学员减免学杂费用,培养了肖惠荣、柳德生等名医。

此外,潮汕医学传教士在传播自由、平等、博爱思想,创办慈善机构、帮助吸鸦片者戒食鸦片、倡导革除杀婴、童婚与缠脚等封建陋俗、提高民众文化水平等各方面均有积极建树。

著名的医学传教士(也是最早来汕的传教士之一)戴德生说:“假使我有千磅英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假使我有千条性命,决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潮汕医学传教士以高明的医术、高尚的医德,医治病伤,安慰悲苦,消除忧惊,在立德、立功、立言三方面都做到了不朽,谱写了一曲曲挚爱中华的动人乐章。他们是有信仰的群体,他们有无私的奉献精神,今天,当我们面对仍不完善的现代医疗制度,身处医患关系紧张的环境并不断呼吁“医学应以病人为中心”、“还医学以人文关怀”的时候,回望这些先贤的背影,也许能够得到一些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