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一二·九”爱国运动在汕头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2013年12月09日 10:01:16 责任编辑:谭天 人气:

1.jpg

“九·一八”日本帝国主义占领我国东北三省后,亡我之心不死,继续进攻上海,侵占热河,把侵略矛头指向华北,华北五省危在旦夕。敏感的爱国青年对时局的演变尤为关切,在中共北平临工委的领导下,1935年12月9日,北平爱国学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日示威游行。这一巨大的救亡运动,很快扩展到祖国各地,促进了中华民族的觉醒。

潮汕与全国各地一样,在此之前,日本侵略者就加紧对华南侵略渗透。在汕头、厦门沿海常有20余艘日军舰游戈,并在我沿岸测量海深岸阔;日侨加紧移民汕头年超3000人,日本特务、间谍也乘机混入,并在汕头建立侦探网,暗中收买汉奸走狗,企图策动“东江自治”。并以武装包庇日人走私,公开贩毒开赌,指使日侨滋事挑衅,与其军事行动相配合。1935年9月11日,台湾浪人组织的走私集团,在汕头日领事馆支持下,偷运洋米5000包运往揭阳,被潮梅缉私机关拘留。驻汕日领事原田竟向汕头市政府交涉,并提出要保护日商货运和废除日米进口税等无理要求。同时日舰7艘开入汕头港加以威胁。9月27日,驻粤日本总领事河相又向广东省政府抗议,并派日舰3艘、陆战队120人上岸示威,有恃无恐,嚣张至极。

“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爆发后,潮汕各地青年学生积极响应,纷纷行动。12月24日,在现代中学的倡议发动下,召开抗日大会。有的学校出墙报、壁报,举行歌咏、演讲等活动,开展抗日救亡宣传。1936年1月,广州学生响应一二·九爱国运动形成高潮。中山大学成立了“抗日会”,组织下乡宣传队。其中一支队伍于1月13日来到汕头。同日下午,汕头市政府接到省教育厅为阻止学生抗日活动的急电,电令各类学校提前放假,停止正在进行的学期考试。市政府教育科长陈仲毓马上通知各校遵办,遣散学生离校。中大学生抗日宣传队获此消息后,立即与各校学生联系,决定翌日举行抗日示威游行。1月14日,在中大下乡宣传队的指导组织下,汕头市立一中、聿怀、大中、海滨、廻澜、省商、同济、光等中学数千名学生,高举“救国巡行”的旗帜,冒着凛冽的北风,走上大街游行。当队伍经过同济中学时,大批荷枪的军警企图驱散游行队伍。学生们怒吼了!高呼“打倒汉奸卖国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冲过军警的阵围,到中山公园浩然亭前召开抗日大会,表示“誓以血和肉来粉碎侵略者的枷锁。”大会通过三项决议:成立“汕头各界抗日救国会”;响应北平学生抗日救国运动;督促政府收回失地。会场群情激昂,气势热烈。会后继续游行,沿街散发抗日传单,张贴标语,进行救亡演说,吸引了不少群众加入行列。连续几天晚上,中大学生宣传队还为市民演出《汉奸的子孙》、《一个爱国的母亲》、《绥东一伤兵》等话剧,深受群众的欢迎。在青年学生的带动下,汕头各界人士和广大群众也积极投入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去。

“一二·九”抗日浪潮,很快波及潮汕各地。风暴传到潮阳之后,潮阳一中的“学生抗日救国会”立即行动起来,组织带动县内中小学生,连续罢课3天,强烈抗议日帝的侵略。在县一中校长姚华萼的支持下,该校抗救会会长王维礼与学校进步教师一道,带领学生队伍,冲出校门走上大街,举行声势浩大的抗日示威游行。潮阳简易师范生在爱国老师的帮助下,组织一支由20多人参加的抗日文艺宣传队,编演了《前夜》、《木头人》等救亡戏剧,并在县城街头募捐演出,还深入到沙陇、成田、赤寮等地宣传,号召群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同抗日,把募捐得来的钱物寄给东北抗日战士。潮阳的贵屿、陈店、峡山等地革命师生和社会青年也积极行动起来,投入抗日救亡斗争。

在抗日高潮的推动下,北平、上海、广州等地的潮籍进步学生,也陆续回来潮汕传播抗日救亡火种。他们组织读书会团结爱国学生,读革命书籍,探索振兴中华道路;推行拉丁化新文化运动,开设夜校识字班,宣传“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救国精神;成立“文艺座谈会”,传播先进思想,组建“小学教师救国会”、“华南抗日义勇军潮汕大队”。以挽救民族危亡为己任,共赴国难的大无畏精神,教育青壮年。

“一二·九”抗日救亡爱国运动在潮汕的展开,既提高了人们的思想觉悟,又使爱国青年学生受到教育和锻炼,也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横蛮气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