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汕头旧市政厅大楼的轶闻

来源:汕头日报 2013年12月03日 16:38:04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政府1.jpg

汕头市政府办公楼旧观

政府.jpg

汕头市政府大门旧貌

汕头老市民曾称这是城市的“斋缸”

1930年建成的汕头市市政厅大楼,建筑格式独特,宏伟典雅,周围环境美丽,是城市的一道风景,曾是文物保护单位。这座大楼的背后,还有一些故事。

斋缸(缸,此处潮音读gang1),是潮人对花瓶的俗称,是美的代词。汕头老市民把旧市政厅大楼称作城市的一个斋缸,由此可见这座建筑物在老市民心目中的地位。

据说像汕头旧市政厅大楼一样造型的建筑物全国只有两座,另一座远没有汕头这一座气派壮观,因为没有汕头这一座一样有美丽的周围环境配衬。汕头的这一座拆了,剩下的另一座就自然成了“孤品”,价值倍增。汕头这一座,存在老市民的心中,但是,随着时间的迁移,这一座,连同它背后的故事,都会彻底消失了。唯恐于此,所以我写下如下文字,希望让它的印记留存得更久。

“城市发展讲均衡”

汕头于1860年由清政府宣布正式开埠,1921年成立市政厅,但直到1929年,才划地筹建市政厅大楼,1930年5月确定地址。那么,此前的汕头埠政府办事机构、市政厅的办公大楼在哪里呢?史上无载。

我听老辈人说过,1921年以前的汕头埠,属澄海县鮀浦司巡检所辖,级别不高,政事由设在鮀浦乡的鮀浦司巡检所兼管。清末民国初,汕头埠发展迅速,颇具规模,以镇级行政,设镇长,机构寄附总商会(六邑会馆)。1921年,汕头成立市政厅,与澄海分治,成为省辖市。成为省辖市的汕头市政厅,长期租用私人房屋办公,为何?有人说:“因为无资金造屋。”这绝对不是理由。试问:建中山公园投资大,还是建一座市政厅办公楼投资大?回答肯定是前者。那么,1921年首任汕头市政厅长王雨若提议倡建、1923年省政府批建的中央公园(1926年改名“中山公园”),1928年就投入使用。而当时已成立7年的市政厅办事机构,竟然还“居无定所”。何故呢?原来,市政厅成立伊始,就提出建造市政办公大楼的动议,听取商界各翘楚的意见,因为当时的市政府根本没有财政基础,几乎所有的基本建设都要靠商家大亨掏腰包,因而必须征得出资者的认同,才能成事。建造市政厅办公大楼,大亨们没有异议,只有在定址这个问题上,各执己见,莫衷一是。有说应定址石,那里风景秀丽,有多个外国领事署在彼,市政厅与其在一起,便于外事交往;有说应选址在西南,西南是商业旺区,市政厅要在热闹地带;有人主张定址东北角,“东北”方位在“八门”中属生门,主吉兆,求发展;有人主张定址崎碌……

1929年,“汕头市政厅”改为“汕头市政府”,许锡清接任汕头市市长。许锡清把汕头商界的翘楚们召集起来,对他们说:“我知道八年前,你们就议论着建造市政厅大楼,一议八年,从‘市政厅’议到改名‘市政府’,还无法商定出个子丑寅卯来,难道还好意思再议下去吗?你们以前的意见,我认为:选址石,隔一重海,交通不便,不便处理日常民事;西南热闹,寸土寸金,政府不应该与商贸争土地;东北至今多是荒埔坟冢,发展还有待些时日,政府不能在乱坟埔办公吧?只有崎碌最合理,比较僻静,地不贵,离商埠又不远。政府大楼建在僻静处,犹如把‘福德老爷’的神位设在孤僻的角落,带旺地气。城市的发展,要讲究均衡。

1930年底大楼落成,虽汕头是时已称“市政府”,但大楼门楼匾额还是写“汕头市市政厅”老市民就一直这样称呼下来。

传统为主讲玄学

市政厅大楼,“楼有3层,底层为方石砌成,二三楼加大铁宽扇(笔者怀疑‘扇’是‘窗’之误),前有花圃,中竖孙文石像,门斜向升旗文化广场(现建为邮电大楼)。”(摘自《汕头市志》第一册P345)这座建筑物,属何种风格的建筑呢?大多数都说是“中西合璧”,而几十年前一位长者给我的说法是“带着洋气的传统建筑物”。长者说这座建筑物充满了风水学说。它坐南向北,是封建衙门的建制;它背水无靠而面向市井,称“危逼生路”,后退无路,向前光明;它对面是升旗文化广场以及青年会、市立图书馆、日本小学几幢平房式建筑物,空间开阔,属“面堂明朗”;壮观的大门楼牌坊上方最顶端的左右压角处,塑两具写意的棺材,寓意衙门里做事的人会“升官发财”(据说上世纪30年代有一任市长向部分市民头面人物解说市政府大楼的建选意图时说:“市政府办公大楼大门朝向市区,说明市政府官员关注民生。”不料当场有人反驳:“大门楼顶上的两口棺材,又说明了什么呢?”);市政厅大楼有水自西来(填福合沟为福平路时留存了水路。老市民都知道,到上世纪60年代,老市区的东部和华坞一带,依然留存一些沟渠,大多上盖石板以阴沟形式存在,市图书馆门前仍有一条阳沟,要进图书馆须过一座小桥),流进大院,给大院里的花木提供生长的源泉,然后东去,经过公园路流进月眉溪。此水寓意“财源循环不息”。

市民视之为“斋缸”

旧市政厅有多气派?它被拆掉15年,年青一代不知道,请读文中王瑞忠先生摄影的旧照,可以领略七八,自然会明白为何老市民称它是这座城市的一个“斋缸”。这个“斋缸”是广大人民共有的,而非一小撮统治者的私有,于是,人民懂得保护它。1976年,我访问一些老人力车工人时,了解到这样的细节:为了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人力车工人不止一次举行革命暴力斗争,利用人力车作掩护,往市政厅大楼投放土炸炮,但他们都把破坏物投在空阔处,只是想给当局以警告和震慑。他们不想炸毁建筑物,他们相信这漂亮的建筑物总有一天会回到人民手中。

40多年前,我与一个叫余立道的“反动派”一起在山中劳动。此老解放前在汕头市属“春风得意”的人物。田头工休时候,我瞧前后无人,就叫他给我讲一些老汕头的故事,他也乐得兜售,有几分显摆的成分。他讲了一个有关市政厅大楼的故事:1939年6月21日,日军攻打汕头,汕头市政府工作人员仓皇撤退出汕头。市政厅大楼被日军侵占,成为日伪政府办公大楼。在被迫撤退的市政府工作人员中,有一个姓郑的饶平籍青年人。有一日他忽然想起,市政厅大楼的设计图纸还放在大楼里来不及带走。这座大楼有可能在日寇败北的时候被炸毁,如果留存设计图纸,日后还可以重建。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其脑海中形成:潜回去,把设计图纸带出来。征得上司的同意,郑青年果然回到汕头潜入日伪市政府机关办事,历尽艰险,终于找到设计图纸,安全带出,交给上司。1945年8月,日本战败,所幸这座美丽的建筑物无恙,不幸的是郑青年,被列入“日伪人员”而被当局所抓,当时授意此事的上司已死,无强有力的证人,郑青年百口莫辩,最后冤死。

现在属金平区鮀江街道的鮀东古乡一带,流传着该乡骆驼舞队两度舞进市政厅而惊动领导人的故事。第一次是1945年8月抗战胜利以后,该乡骆驼舞舞进汕头以示庆祝。原本是交代舞进市政厅大院后就退出,谁知这些农村艺人看到安置在室外漂亮的大楼石板阶梯,觉得好玩,让骆驼腾跃上阶梯,正遇市长拾级而下,撞个正着,卫兵以为刺客,掏出枪支……第二次是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以后,该乡骆驼舞舞进城区以示祝贺,舞进老市政厅(当时的汕头市革命委员会),也发生了与上述类似的事,好在都有惊无险。那里的人说:“我们的骆驼舞还在,可惜漂亮的市政厅却没了。”

文 鄞镇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