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小公园亭的前世今生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2013年11月29日 17:40:36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327.jpg

小公园亭1.jpg

小公园亭,座落在汕头老城区国平路、升平路、安平路等五个路口的交汇处,占据了小公园片区的中心位置,它是在上世纪30年代初,为缅怀孙中山先生三莅汕头而建成的纪念亭。虽然亭匾上写着“中山纪念亭”,但市民叫惯了“小公园亭”。无论是在战乱年代还是和平时期,小公园亭一直是市民休闲纳凉,外地游客观光的好去处,也是海外游子最为熟悉,最能唤起怀旧思乡的地方。

中山纪念亭为何选址于此?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回答是“美化环境”。殊不知建亭于此背后隐藏着一段“古”,我也是在偶然间获悉的——那是在1997年小公园新亭落成剪彩之夜,原南生公司老职员周叔来我家串门“讨杯茶吃”,看着电视上正播出小公园亭落成新闻,话匣子就打开了,聊起当年建亭的起因,但当时我没怎么用心听,依稀记得有这么回事。近期我特去翻阅资料,证实当年周叔的讲述还真有这么回事——

1932年,位于安平路头的南生公司大楼刚刚建成,大楼前面还是一片垃圾成堆的空地,邻近是大片的棚屋区,有碍观曕。汕头市政府曾许诺要尽快改造棚屋区,在这片空地上建立一座北伐纪念柱,并配套园林,构筑假山、喷水池,种植树木、花卉,供市民休憩。为此趁机向周围的商户募捐摊派,发行了几期“筹建小公园有奖券”,究竟筹集到多少钱,只有少数人知道。但市民知道的是当权者将钱财弄到手后,就改变了设计图纸,只在街心建了一座喷水池,种了几棵树,并安置一块刻有“万宝朝宗”字样的大石头,草草应付了事,这便是原始的小公园。小公园建成后,由于管理缺失,不久喷水池成了臭水池,树下变成垃圾场和小便处,市民怨声载道。

按照当年的市政规划,小公园片区的建设是以小公园为中心向四周呈环形放射状展开,这样的格局当然使小公园成为商业宝地,谁都想在此圈地发财。就在此时,传来“香港大新百货公司要到汕头市创办分公司,己派人来汕头考察,看中小公园这块地皮”的消息,这一下如同炸雷惊动了小公园邻近的大小商户。最先感到危机的是南生公司老板李柏恒,他清楚,创办于1912年的大新公司是财大气粗的大公司,在香港、广州、上海都设有分号。如果大新公司要在南生公司毗邻设立分号,那么南生公司必死无疑,当务之急是如何阻止大新公司在此设点。李柏恒立即与周围商户商议,大家分头找关系,想办法,后来找到了时任绥靖署秘书杨幼敏,送上茶礼光洋1000元,请杨秘书帮助出主意。杨幼敏经过深思,提出“可在此地为国父孙中山修建一座纪念亭,以死人治活人,让大新公司的计划不能实现”。方法一出得到众商户的认可,于是由李柏恒牵头,众商户即联名向市政府申请“改造小公园,修建中山纪念亭”。建亭报告一呈上,因事先己有沟通,立即获得批准。

1933年7月17日,李柏恒召集附近众商户开会,表示自已愿出光洋500元作为开工筹建费。经合议,成立“中山纪念亭筹委会”,选出南生公司、亚东公司、美成绸庄、利元银庄等11家为委员,并拟发动热心公益人士捐款。同月22日,便将筹委会组成情况呈报,同时选定南生公司二楼的中央酒楼作为筹委会会址。南生公司带头,众商户慷概解囊,建亭之事便紧锣密鼓地展开了。接着,中山纪念亭筹委会进行建亭投标,最终上海装璜社以工程款光洋4300元中标。

1934年4月11日,纪念亭正式开工。此时,大新公司派人来现场察看,见到小公园已在动工建亭,便决定取消来汕设点的计划,众商户获悉后皆大欢喜。转眼到了8月,各商户认捐的光洋2000元己用完。因己没有竞争对手,众商户就不再乐意掏钱了,为此工程只好停工。得知工程搁置,市民舆论哗然,始作俑者却欲罢不能。随后,以李柏恒为首的筹委会想方设法,议定通过演戏来筹款,并报请市政府批准。原定9月上旬在大同游艺场演戏3天,因筹备不周,演戏拖至15日才开始,共演了3天。那几天,筹委会派出大批店员挨家挨户摊销戏票。此外,招各商号设广吿水泥椅于小公园亭四周,每只收建造广吿费光洋50元。

通过摊送募款戏票、认捐广告石椅,建亭的资金便绰绰有余了,随之复建。12月5日,小公园亭建成,市政府派技佐陈达果来验收。10日上午,在中央酒楼举行落成典礼,并在国平路徐家祠(今飘香小食店)门埕连续两夜放映电影,演出潮剧助兴。12日,汕头市政府颁布《小公园游园规则》,至此,建设小公园亭圆满收场。

建成的小公园亭,亭身呈八边形,三级重檐盔顶,层层逐檐上收,顶端为葫芦顶。第二至三层为木质结构,八只亭角,上下檐之角参差错落,不相对应,形态别具一格。亭匾额上“中山纪念亭”五个字出自时任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之手。亭有八根红柱,均刻有柱联。开四个出入口,设置四座七级石阶及石狮子。平台四周安置了水泥磨石高背长椅。我们这代人,还清楚地记得当年的水泥磨石高背长椅,非常光滑,坐着舒服。椅背用彩色石米标出认捐商家宝号,如“陈李济”、“行军散”、“六神丸”之类广告。除此之外,小公园亭的平台外圆圈均置设石栏杆,用粗铁链相连,小字辈喜欢坐在铁链上摇晃着玩。

1949年10月24日下午,解放军边纵直属团进入汕头市区,汕头电信局职工陆山海等人就在小公园亭的石栏杆上竖起了一面五星红旗,并用自制相机拍摄下来,成为汕头解放的历史见证。可惜的是,石栏杆上的粗铁链在1959年“全民大炼钢铁”运动中,被拆下当成废铁回炉“炼钢”了,留下光禿禿的石栏杆。

小公园是汕头的发祥地,小公园亭是历史的印记。上世纪60年代初期青春照相室出售的《小公园》照片,那温馨的场景让人们难以忘怀。谁知在1966年末到1967年初,席卷全国的“破四旧”运动,令秀气的小公园亭也难逃厄运。同一时间遭毁的还有公园路的红亭。红卫兵砸烂亭顶之后就撒手不管了,支离破碎的亭子摆在街心很长时间。直至1970年春节过后,才由相关部门派员清理拆掉,成为一片空地。(与此同期即将被拆掉的还有中山公园著名的牌楼,竹架己搭好,后被省里来的领导制止。)坊间有此一说:1972年1月底,柬埔寨王国首相宾努亲王和夫人一行来汕头参观访问,期间特地到小公园参观,宾努要陪同人员带他去看慕名已久的小公园亭,陪同人员不好意思地指着一片空地说“小公园亭被拆掉了”,宾努一时无语。1985年,园林部门在此原址上建起中心街景,设置假山、喷水池,周围种上椰子树、鱼尾葵并铺上草皮,虽然多少能够起到点缀风景的作用,但却没能找回古色古香的韵味。

重建小公园亭一直是市民强烈的愿望。1997年,由热心社会公益事业的汕头市政协委员、岛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郑良奇慷慨捐资100万元,参照资料重建小公园亭,并于同年11月18日落成。美中不足的是,新建的小公园亭面积和主体结构比原亭缩小了很多,完全没有原亭的雄伟气势。尽管如此,小公园亭依然是汕头人心中的地标建筑物,而小公园片区就如同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外滩、广州的北京路一样,承载着丰厚的城市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