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汕头埠的嵌瓷

来源:中新网大潮汕 2013年11月28日 17:12:52 责任编辑:谭天 人气:

 

嵌瓷,潮汕俗称“贴饶”或“扣饶”,也有人叫“聚饶”(台湾称“剪黏”),是以绘画为基础,利用各种彩色瓷片剪裁镶嵌贴在建筑物屋脊、墙体,作为建筑物的装饰品或供欣赏的摆设,达到装饰目的的一种民间美术,成为潮汕地区特有的建筑装饰工艺品种。

潮汕嵌瓷工艺至清末已十分成熟。清末之后,瓷器作坊专门为嵌瓷艺人烧制各色低温瓷碗,这些瓷碗被彩以各种色釉,色彩浓艳,经风历雨而不褪色。嵌瓷艺人将瓷碗进行剪裁之后,把陶瓷片镶嵌、粘接、堆砌而成人物、花鸟、虫鱼、博古等各种造型,皆寓吉祥如意、长寿富贵之意,主要用来装饰祠堂庙宇、亭台楼阁和富贵人家的屋脊、垂带、屋檐、门额、照壁等。在这样的背景下,汕头埠不少传统建筑都运用嵌瓷艺术进行美化,成为一大时尚。在这些建筑物中,既有洪、林、徐、李等各大姓氏祠堂,也有升平路头的天后宫、关帝庙和外马路的存心善堂,艺人创作了大量精美的嵌瓷工艺。

在汕头埠的嵌瓷中,题材都是表达美好吉祥意愿,力求丰富多样,人物题材有神话传说、传统戏剧和民间故事,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装饰在存心善堂屋脊正面的嵌瓷《双凤朝牡丹》,线条粗犷有力,构图气势雄伟,色彩晶莹绚丽,以夸张的动态取胜;脊头、屋角、檐下的嵌瓷,则是取自《封神演义》、《三国演义》、《红楼梦》以及民间故事传说,如《盗仙草》、《宝莲灯》等等,创造了一个热闹非凡、寓意吉祥的神仙世界。

装饰在存心善堂屋脊正面的嵌瓷,是著名的嵌瓷名家普宁人何翔云所作。何翔云本名金龙,少时师从名匠陈武州学艺。据传说,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汕头兴建存心善堂,善堂主事人邀请当时潮汕嵌瓷两大流派代表人物吴丹成和陈武州前来竞艺。按规定,竞艺开始时,双方各自用竹篾、帷布隔开,相互间不能窥视。到完工之日,同时掀去竹篾、帷布,让主人和观众评判,胜者名利俱获。当时,陈武州年事已高,19岁的何翔云便挑起了大梁。在师傅指导下,何翔云匠心独运,在屋顶上创作出大型群组嵌瓷《双凤朝牡丹》,获得了主人和观众一致赞扬。而吴丹成则发奋努力,呕心沥血三个月,塑出了《双龙戏珠》嵌瓷,与何翔云的《双凤朝牡丹》成为双璧。自此以后,《双凤朝牡丹》与《双龙戏珠》成潮汕嵌瓷的代表作品。

剪钳、磨石、毛笔、红糖桨和耐腐蚀性氧化物颜料,是何翔云和吴丹成制作嵌瓷的主要工具,嵌瓷的主要材料是瓷片及纸灰泥,纸灰泥的成分是熟石灰加毛边纸,经捣练,过筛,陈腐后就可以使用。而他们创作嵌瓷的方法,分平贴、浮雕和立体圆雕(俗称“圆身”)等多种不同的艺术手法。其中,平面或浮雕工艺操作起来比较简单,趁灰泥未干时直接组拼粘贴即可。立体嵌瓷要先用铁丝扎好骨架,制成胚胎,用纸灰泥堆塑成所要表达对象的大体形,再按不同部位将彩瓷剪成各种形状,有的大如碗,有的小如砂,然后以掺有红糖、烂草纸、桐油的泥灰浆为粘结剂,将瓷片钳剪成所需要的形状,并把这些形状各异、大小不一、五颜六色瓷片背面涂上纸灰,按形状、大小、色彩的不同镶嵌拼贴于胚胎上,成为五彩缤纷的嵌瓷。

由于汕头濒临南海,每年台风对城市建筑的破坏非常严重,特别是1922年的“八二”风灾,更是近代重大的灾害。据《汕头大博览》记载:1922年8月2日,潮汕沿海各地遭受数十年未遇的强台风袭击,暴雨倾盆,海水倒灌,沿海堤围崩决殆尽,汕头市塌屋过半。在台风的肆虐下,汕头各祠堂、庙宇上的嵌瓷被摧残殆尽。在天灾面前,潮汕各地全力投入救灾,经过几年的努力,汕头又焕发出生机勃勃的商埠气象,汕头各祠堂、庙宇上的嵌瓷也都得到修缮恢复。

1950年以后,汕头开始有艺人尝试制作供陈设观赏的“嵌瓷屏画”,有挂屏、立体件等。这类嵌瓷,从原材料的剪裁、造型的设计到颜色的搭配尤其注重精工细作,有的作品不但填色描金,还缀上玻璃珠、胶片等,光彩夺目,成为潮汕嵌瓷艺术珍品。自1962年始,潮汕的嵌瓷屏画成为一种特种民间工艺品,送到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上展出,吸引了不少外商的注意,先后有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新加坡、泰国、日本和香港、澳门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商人前来进行交易。

上世纪60年代中期,汕头埠各座祠堂、庙宇上的嵌瓷成为“四旧”被破除殆尽,嵌瓷艺人被批斗,严重地影响了嵌瓷工艺的发展。

改革开放以后,嵌瓷艺人恢复了创作自由,他们多以单件的工艺欣赏品为主,镶嵌精工,技术较高,汕头埠的天后宫、关帝庙、存心善堂先后重修,庙宇的屋脊正面再次成为嵌瓷艺人技艺展示的舞台。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