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林大钦墓被盗,状元文化谁保护?

来源: 2013年11月06日 22:02:08 责任编辑: 人气:

1.jpg

要重现7000平方米的状元故居状元第,没有几十亿元难以启动;状元墓的修建,又涉及到归属问题——这座市重点文物应该由林大钦直系后人来管,还是政府的事呢?当地正在筹建的状元文化公园,只怕是更宏大的工程。想到这些问题,76岁的林丰进就有些激动,“得让大家都明白,保护状元文化并不只是某一宗人的事,而是人人有责,所有潮州人都有责任。”说这话的时候,林丰进正站在状元墓前一片黄沙中,不远处,镇政府所立、证明状元墓是潮州市重点文物的牌子被一片野草遮蔽。

3.jpg

2.jpg

虽然早在1987年就被列为潮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状元墓却屡遭破坏,曾有当地人作诗称“残碑衰草伴寒烟”。

状元墓碑面正中书“状元及第翰林院修撰东莆林公墓”,右下角小字刻“孝子天继泣血立石”。刻“东莆佳城”四字的横额大石,“佳”和“城”二字之间开裂,这是120多年前潮州一次大地震造成的。堆放在一侧的破碎大石,这是文革时期的产物。墓前一对精致的石马、石羊在1993年被盗走,2007年墓碑后甚至被盗墓贼掘洞毁棺。

林丰进亲历了2007年那次状元墓修复,他指手画脚描绘着当时古墓侧面呈“7”字形的盗洞,约一米来宽、两米多深,洞的底部刚好露出了漆红色的棺木,洞穴外面,一堆被盗出的衣服到处乱扔。

对于2007年这次盗墓,林氏族人感情复杂,甚至有些因祸得福的意思,因为他们得缘见到状元公的骸骨。

当时墓被盗后,潮州市文管部门原本认为这只是林大钦的衣冠之冢,草草让当地乡民就地修复,就在林丰进和村民修复的过程中,他们竟在乱扔的衣服中发现一个小布包,打开一看,居然是一些年代已久远的骸骨。

由于墓地被破坏已久,寻找遗骨的工作非常困难,只能是小心翼翼地在被盗墓者翻出来的泥土中寻找,经过近一天的仔细寻找,墓中分散的遗骨终于全部找齐,被包在红缎上,依序摆好。

这也就解开了一个谜团——《仙都乡族谱》中曾记载:“林大钦长逝后的遗体葬于何方,传说有几处,难于证实。”而今,状元墓的被盗,遗骨的发现,鬼使神差解开了这个尘封几百年的谜团:状元墓是林大钦真墓而非衣冠冢。

2.jpg

■ 状元故居清初为流寇烧毁

林大钦故居墙体已破旧不堪

林大钦故居同样饱受岁月侵袭。《仙都乡族谱》记载,状元第占地面积有100亩(66600平方米),其主体建筑面积约有12亩(7000平方米),但今天,这里仅存石门、石埕、石鼓、石狮(原本是一对,现在只剩下半只)和府墙,即状元第的“门外功夫”。

状元第的前庭——一个高大的石门框,看上去原来应该是一座牌坊亭,虽然看不到原来的模样,但一根显得很沉重的石梁压着两条宽阔高大楹柱的石门框,两侧楹柱配上的一对石鼓和一条宽40厘米、高35厘米长的石门槛,当地有一步跨不过状元府第一说,可显当年主人的高贵。

步入石门内天井至状元第正门进阶的石埕面,全都铺上七米多长一米多宽的石板,陈年裂开的石缝里长满萋萋青草,进阶两侧已遭损坏,但还能辨认出石兽,而两侧后起的极不配称的建筑物,仿佛在告诉世人,状元第曾经的显赫与今天的沧桑。

踏上石阶,大门上“状元第”三个大字映入眼帘,往里走,就全然物是人非,原有两个主厅已遭烧毁,主厅两侧破落、倒塌,后来者在里面凌乱地搭建住房,产权已不复追究。问一位住在里面的大叔是否认识林大钦时,他只是讪讪笑说:“过去了,那是过去的事。”

林大钦直系后人、林氏老人公会理事林丰进说,这大约7000平方米里,只剩下一面墙属于明朝遗留至今的。

关于状元第的破败原因,民间有多个版本,一说林大钦因为照料母亲,老母一死,即认为无能力也无必要建成状元第,一说是林大钦由于把建状元第的木料拿去给自己的老师黄石庵建“状元先生第”,结果自己的状元第未能建成。

按照林丰进的说法,林大钦归退回家时,状元第主体已建成,尚未完工的只是花园和马棚等配套设施,而后来状元第被烧毁则是因为百年后的流寇。

根据《仙都乡族谱》的记载,清初,揭阳霖田都的武生刘公显聚众起义建立九军党,举旗抗清,并联合郑成功转战闽南一带。起义失败后,幸存的残余九军党战士,因无首脑而成为流寇,后来以抢劫为生,被称为九军贼。状元第就是在顺治十六年(1659年)12月19日被这些到处抢劫的九军贼烧毁。

■ 筹建状元文化公园缺资金

状元墓和故居的破败已成定局,要修复一新,需不少资金,而这笔巨资由谁出,又成了一个僵局。当地贤达也并非吝啬,状元第百米外的林氏家庙,即林氏祠堂,1999年耗资60来万,修葺一新,其中过半来自乡民捐题款,东莆小学、东莆文化大讲堂,也都来自村里贤达的捐助。

东莆小学、东莆文化大讲堂是当地以林大钦的号“东莆”为名所建,还成立了金石状元文化研究会、金石地方文化研究会,每周免费开讲状元文化知识,并免费对全镇居民开放。每逢讲座,东莆小学内便人山人海,除了部分团体定时组织听讲外,更多的是村民自发前来,而有时候讲堂的座椅还供不应求。

说到这些,村里人最感谢的是潮州市委副秘书长陈耿之和金石状元文化研究会的顾问林泽茂,也是在这两人的发动下,村里才开始重视有关状元文化的宣传和保护。

眼下,乡里还筹备在状元墓所在地兴建一座状元文化公园,并已申报省级重点文物单位,甚至已经请古建筑专家画好草图,村领导笑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意即启动资金)。”

只是要借来东风,并不容易。无论是要重现状元第,修复状元墓,甚至更为宏大的状元文化公园,当地政府的态度是以鼓励支持为主,启动资金自然则需要族人自己解决。

村里有人提议,保护状元文化,应该联合整个潮汕地区,毕竟林大钦是整个潮汕地区唯一一个科举文科状元,而从状元墓往西望过去,就属于汕头的辖区,让他们介入,或许是一个办法。

但林丰进暂时还没法考虑这么多,毕竟这是远超出他能力的议题。

“得让大家都明白,保护状元文化并不只是某一宗人的事,而是人人有责,所有潮州人都有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