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风俗民谣

浅谈潮汕歌谣

来源: 2015年04月13日 11:18:29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陈镇景

歌谣是民间口头文学的一种,潮汕歌谣是潮汕方言表述说诵的载体,只说不唱,只诵不唱,除了专门的曲谱歌唱之外,民间口耳相传。它的最大特点是押韵顺口,节奏鲜明,徒腔延调,表情生动,并且内容广泛、诙谐、易记、形象。潮汕歌谣分为苦歌和情歌、杂咏、时令、童谣、劝世文等,它风格朴实,是民间喜闻乐见、抒情达意的文学体裁,是潮汕传统文化中的一朵奇葩。

潮汕歌谣起源于潮州地区民间,盛行于清末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期间向丰顺、陆丰、海丰和福建东山、诏安、云霄等县以及台湾、东南亚的部分潮人地区延伸。潮汕歌谣先驱丘玉麟先生(1900-1960)于1929年编辑出版的第一部《潮州歌谣》称得上是开山之作。金天民于1929年秋出版《潮歌》;同年昌祚、鸣盛合编的《潮州儿童歌》也在杂志登出。1945年林德侯编写《潮州歌谣》。后至20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家编撰《中国歌谣集成》,当时潮汕各地编撰了潮汕歌谣资料本,采录上千首。在同个时期,还陆续出版了几本歌谣集,如王云昌、孙淑彦《潮汕歌谣选注》,马风、洪潮《潮汕歌谣选》,还有陈亿琇、陈放《潮州民歌新集》,黄正经《音释潮州儿歌撷萃》等。到2012年林朝虹、林伦伦编著《全本潮汕方言歌谣评注》,可谓是潮汕歌谣收集及研究的再兴时期。

潮汕歌谣作为一种地域民俗文学,具有深遂的内涵,独特的个性。它不同其它文学体裁,其思想内容、文字形式多种多样。潮汕歌谣反映时政、历史、道德、行为、风土、物景,以及述事识物、诙谐讽刺、生活追求等。其中贴近生活的内容具有较大的比重,如抗日战争时期的“大家爱须知,怨命不应该,俺会至艰苦,都是日本害。拥护共产党,拼命同伊刣,救国如救家,大家快起来”,抗日歌谣告诉人们受苦的根源,号召大家合力抗日,保家卫国,宣传抗战到底;如带哲理的“天地补忠厚,好人好在后,万恶淫为首,行善食老老”,告诫世人忠厚、笃信、孝顺、莫做邪恶,自有好报;如反映我国四大古桥之一的广济桥的“到广不到潮,枉费走一场;到潮不到桥,痛到冲冲潮”,告诉到广东不到潮州这历史名城是白费来一场,到潮州不到广济桥更将非常遗憾。此外,经典的《百屏花灯歌》、王敏的《潮汕特产歌》等都取材于家喻户晓的本土戏剧,地方特产经济产业,内容通俗而精炼,中肯易懂,且韵脚整齐,平仄和谐。以民歌和地方风情、俗谚的方式传播历史知识、风情特产,易于诵读,实为难得。民间歌谣对人们时刻存在着教化功能,它通过观风俗知得失,用社会上普遍存在的讽喻现象来教育人们,规范人们,帮助人们树立人生的正能量,促进社会的昌明和进步。

潮州歌谣与其它文学体裁不同,它形式自由,创作按照潮韵的韵脚,诗化方言,掺入谚俗,采用比喻、比拟、形容、夸张等艺术手法以及潮语八音“牵尾声”“延音”,顺口溜,口语音韵密,音韵和谐度高,使人易为上口,生动易记,悦耳动听,是一种艺术性较为特殊的文体。它同其他地方民间文学一样,反映该地方的人文概况、民情风土及经济历史风貌,对它进行研究,不仅有助于当地文史民俗的记录,也能补充国家文史资料,具有较高价值,故务必继续传承,特别是需要文化部门及文艺工作者的大力参与,使之延续文脉,再创辉煌,让其在伟大的中华文化中重焕更动人的光彩。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