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风俗民谣

三月廿三妈祖诞——“闹热”日

来源:粤东门户 2014年09月25日 17:05:13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营老爷.jpg

每年农历的三月廿三日,是妈祖诞辰,汕头选定这一日为“闹热日”(游神赛会热热闹闹的日子,潮人俗称“老热”,书面语为“闹热”)。在潮汕地区,每一个村庄都有一个“闹热”日,近似中华传统的社日。社日是祭土地之神,春秋两祭,在立春、立秋后的第五个戊日。“闹热”日各村各里自定,所立定的日子的理由不尽相同,祭拜的神明也不尽相同,有奉三山国王的,有奉玄天上帝的。汕头是埠头城市,也有“闹热”日,似乎与其他埠头城市不同,形成一道独特的文化风景线。

汕头埠人选择农历三月廿三日为埠众的“闹热日”,是有缘由的:早在汕头开埠前的清嘉庆年间,船商、小商贩就在成陆的沙汕头从事贸易活动,他们在现在的升平路盖了一座妈祖宫和一座关帝庙,祈祷神明保佑平安,生财有道,宫庙前就是商贸场所,是沙汕头的中心。我国沿海商人大多信奉妈祖和关帝,认为在这样的所在做生意有安全和诚信保障(妈祖是平安的保护神,关帝是诚信仁义的化身),所以船商、行商都喜欢到这里来经营。这里的人气越来越旺,在1854年漳潮会馆建成之前,这里已有200多间店屋,生意兴旺,人称“闹市”。漳潮会馆建成后,尤其是汕头开埠后,汕头商业中心转移,这一带被改称为“老市”(在今老妈宫对面新关街至民族路西一带)。无灾无难且经营得利的商人们,把功劳归于妈祖的庇佑,感恩妈祖,于是特别敬奉妈祖,经常祭祀,对妈祖的诞辰日,更是视为盛大的节日来庆贺。相沿成俗,农历三月廿三就成为汕头埠的“闹热日”。

农历三月廿三这一天,汕头埠几乎举城同庆。家家户户蒸甜粿,杀鸡卤鹅炒面条作供品,祭拜完妈祖全家人和乡下请来的客人共进午餐“吃炒面配鹅肉”。

汕头人几乎家庭里都设有妈祖神位,待到农历三月廿三这一天,摆上八仙桌,用平日量米用的竹筒装上八分满的米,放置在桌子前沿的中间,插上三炷清香,就算是妈祖的神位。也有一些识字者,用一小片红纸写上“天后圣母”四字贴到插香的竹米筒上,祭拜毕,红纸撕掉,竹筒恢复量米的使用功能。

大多数人家只在家庭设临时神位祭拜妈祖,还有一些“诚心”者,除了在家里祭拜,还要再备一些供品跑到老妈宫、厦岭娘妈宫、华坞妈宫对着妈祖塑像顶礼膜拜,方显虔敬。故是日,这几处地方的路道“人满为患”。

宫中妈祖偶像还要“出游”,保四境平安。据悉,老妈宫的妈祖自1939年汕头沦陷之后不再出街。其中原因后面再叙。

汕头各个商业区间的商家都要联合举行祭拜仪式。以双和市场为例——

整个市场休市半天(全年只有春节休市一天,妈生休市半天),11时就关铺门打烊。全体商家到妈祖祭棚前集中行祭礼。祭棚搭在市场东头(阜安街1号、2号的门前大街上),祭棚一侧是木偶棚,专请木偶戏来演出答谢神恩,活跃居民文化生活。祭祀完毕就演木偶戏,一直演到深夜。观众如堵,有当地居民,更有居民的三亲六戚。自有双和市场到1939年汕头失陷告停,复员后的1946年恢复至1956年,年年如此。当地人俗称演木偶为“做纸影”,由此民俗活动而衍生出“老热过做纸影”的俗语。有的店员工作不够主动,老板就会在背后非议他“做工课像抽纸影——抽步动步”。

祭祀之后的供品,由主持人“标”给参祭者。程式大致如此:主持人举起一巴香蕉,喊:“这巴弓蕉6个钱,谁要?”甲喊:“我出8个钱!”乙喊:“我出10个钱!”如果没有人再接应,这巴香蕉就由乙用10个钱买下来。主持人再举起一盘红桃粿,喊:“这盘红桃粿12个钱,谁要?”如果没有人吭声,主持人或说:“那我自己收了。”自己花12个钱买下,或再喊:“10个钱,谁要?”如果还没人吭声,就再减价喊:“6个钱,谁要?”供品是吉祥物,大家都争着抬高价格买下来(雅说为“请下来”),几乎没有发生没人要而降价的事。“标”供品所得的钱,专款专用,留作明年妈生的庆典活动经费。

供品“标”完了,就抓阄(抽签)决定下一次妈生庆典活动的主持人。抓到阄的下一次主持人,负责保管祭祀的一切器物。

双和市场的“妈祖生”祭祀活动,1956年进行了最后一次,不久实行“公私合营”和“合作化”,这项活动自然而然告停。从此,汕头市的“妈生”祭祀盛况不再,但妈祖纪念这习俗一直保留至今。现在很多市民不再祭拜妈祖了,但到了农历三月廿三这一天,还是不忘记吃炒面条和卤鹅肉。

汕头籍的船民,视妈祖为护航神,十分恭敬,几乎每艘小型船只,都在尾舱的正中设立妈祖神龛,在船坡沿(船舷)的对应地方,是不准解衣大小便的。每天晚上都要上香,到了农历三月廿三这一天,更要隆重礼祭,以示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