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风俗民谣

元宵那一夜的狂欢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2014年02月13日 16:36:30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春节已进入尾声,此时5岁的儿子与我一同坐在公共汽车上,窗外的风景映入眼帘,我正享受着这种欣赏佳景的安静,忽然儿子指着车窗外小摊档挂着的元宵灯对我说:“妈妈,你看,好多元宵灯!”元宵节赛元宵灯是孩子们的节日,从他蹒跚走路开始,一年一盏元宵灯,我已经为儿子买了三盏有当年生肖的元宵灯,在儿子的记忆里,元宵灯就是这个样子的,打开开关会唱歌,有灯光,有动作。

而我童年的元宵灯是那些纸糊的灯笼。记忆中外婆老厝的隔壁有一对聋哑夫妇带着一个壮实的女儿,每年春节过后,他们家就开始忙碌着制作元宵灯了。我那时总喜欢到他们家里看制作元宵灯。阿姨负责削竹条、竹皮,裁制薄薄的彩色纸,在彩色纸上描图案或描字;叔叔用削好的竹条、细线搭出立方体、正方体以及圆柱体的骨架;壮实的姐姐把彩色纸贴在这些骨架的四周,再用窄幅的纸上下镶边,再加上下摆,一支漂亮的元宵灯就出炉了。我们小孩子这么喜欢看他家制作元宵灯,妈妈每年也不例外地从他们家里为我们买来元宵灯,人手一盏。

虽然喜欢看那家人制作元宵灯,但我跟姐姐还是认为他们家的元宵灯图案不够漂亮。于是我跟姐姐会翻箱倒柜在爸爸的旧信件上找漂亮的邮票,剪邮票,浸清水,撕出邮票,贴在煤炭炉壁上烘干,然后把它们贴在元宵灯上。这是我们忙碌又快乐的事。一支元宵灯要贴上许多张邮票,而元宵灯在最后时刻或被淘气的儿童打翻里面的蜡烛而化为灰烬,或被雨水打湿,最终散架丢进垃圾桶,我们也不知暴殄了多少邮票。直至有一天,表哥在我们贴在元宵灯上的众多邮票中发现了一张珍贵邮票,跟我们要了那张邮票并对我们进行了集邮知识普及,我们才没再做出这种自以为聪明的行为。但元宵灯还是要装饰的,于是我跟姐姐改用剪纸贴元宵灯。我们费尽心机地搜集漂亮的剪纸,用铅笔把它拓在彩色纸的背面,然后再用剪刀耐心地进行剪裁。我至今仍记得贴在纸灯上那些漂亮的古装人物造型,当然我们仍不改浪费,搜集来的剪纸连同自己裁剪的剪纸一同贴在元宵灯上,就为了那一晚的狂欢和炫耀。

那时家里楼下的大厅与房间是半封闭的木板墙,我们几个孩子总在吃过晚饭后拿着点上蜡烛的元宵灯在大厅与房间里穿梭欢叫,家长会笑呵呵地看着,直至外面街上响起阵阵“元宵灯啊——好嘿”的呼叫声,我们再冲出街去。看制作元宵灯、在元宵灯上展现自己的设计、赛元宵灯……这些一同组成了我对快乐元宵节的记忆。

“妈妈,我有三支元宵灯了,今年不用买,还是跟去年一样,我们一人一支元宵灯,好不好?”儿子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去年元宵夜,小区里流光溢彩的元宵灯奏出多样的乐章,小区里灯来灯往,带着小孩子的人渐渐围成了一个圆圈,元宵灯轮流在围成的圆圈里面表演着,后来所有的元宵灯凑在一起竞技,大人与小孩子所传递出来的欢声笑语,与天上明亮的月光交相辉映,真正是天上人间,共享这元宵佳节良辰美景。

过去纸做的元宵灯带着我童年的记忆让我怀念,而长大我的孩子也将会怀念他曾经与这么一群年龄相当的孩子一起赛元宵灯的美好时光。每一个人都有他们最美好的回忆,正如一年四季总不缺乏节日,春节过后,元宵节就会接踵而至,生活总不缺乏惊喜,就让我们在忙碌的生活中,稍稍停下脚步,享受这种浓浓的节日气氛,快乐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