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风俗民谣

不同年代 不同年味

来源:潮州日报 2014年02月07日 14:33:07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放鞭炮.jpg

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没有之一。春节意味着新的开始,寄托着新的希望,蕴含着新的挑战。正因如此,中国人格外重视“年味”,浓浓的“年味”既是一种好意头,也是一个好开头。虽然时代不断变化、社会不断进步,但对于“年味”的数念却代代承袭。借着辞旧迎新的由头,让我们一起来翻开记忆,闻闻不同年代不同的“年味”。

上世纪40年代:

浓浓的年味 甜甜的亲情

“解放前,我才10多岁,那时的生活很困难。但是,不管怎样困难,我们总要过一个像样的春节。”现年86岁的陈妇娟回忆起60多年前在潮州农村的往事,感慨不已。

解放前社会很不稳定,生活贫困的人比比皆是。然而,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对春节都很向往。由于陈妇娟的父亲是一名小商人,因此他们家虽然不富裕,但生活还算过得去。那时的陈妇娟也很期待过春节,春节对她来说意味着“有新衣服穿、有好东西吃、有戏可以看”。

某一年的春节前夕,陈妇娟和她母亲一起去山里劳作。回家途中,为了能尽快赶回家过春节,她和母亲都小跑着前进。结果在过小溪的时候,陈妇娟摔了下去,还好她母亲拉住了她。站起身后,陈妇娟对她母亲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妈,还好我没被水冲走,不然就不能回家过年了。”

除夕那天,陈妇娟要穿上裁缝做好的新衣服,和父母一起在家中祭拜祖先,家人一起吃团圆饭。到了大年初一,他们还要再次祭拜祖先。祭拜祖先时,有一道菜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甜豆腐干”,这道菜寄予着新的一年有美好的期望,子孙能升官发财。

除夕晚上,陈妇娟经常和母亲一起提着灯笼,到村里的庙宇点灯,灯笼里的蜡烛点亮后要带回家,供奉在灶神前,祈求神明保佑全家在新的一年里平平安安。然后,陈妇娟就可以和附近小孩一起到村里广场上去看潮剧表演。那时没有戏棚,没有舞台,没有音响,戏子们都是在露天广场表演,而看戏的人则围在一起,有人站着,有人坐在地上,有人则从家里搬了小凳子过去坐。据说,演潮剧的戏子都是富人请去表演的。

陈妇娟说:“那时候生活困难,过一次春节差不多就要花光一整年的积蓄。那些贫穷的人,为了能过好年,还要提前去富贵人家那里讨点食物。如果是收成好的年份,富贵人家就会很慷慨,他们就会给穷人更多食物。大家这么做,都是为了过一个像样的春节。”

上世纪70年代:

孩子结伴挨家拜年

在潮州定居十多年的洪先生,老家是在江西省一个农村,直到现在,留在他记忆中印象最深地还是上世纪70年代在乡下过年时的情景。

“只要进入新年,我们小孩子就整天掰着手指头盼望过年”。那个年代物质匮乏,日子清贫,平时难见肉的影子,只有过年才能吃上鲜肉,穿上新衣服。“鱼和猪肉是家家户户过春节的必备品。”每年的腊月29,村民将鱼塘的水放干,把大鱼都捞起来,再宰杀几头猪,分给大家过年。

分鱼当天可热闹了,几乎全村的小孩都出动了。“我们拿着脸盆或篮子,兴高采烈地跑到池塘边,排着队,等着分鱼肉。”村里的分鱼办法很特别,每户人家都有一个长方形竹牌,上面写着父亲的名字,然后把它们装在鱼篓里,放在村长背后,由他抓阄决定谁家可以先挑鱼肉。这时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眼见就抓到我家的牌子了,可鱼篓一颠,没了!”回忆起分鱼的场景,他说:“真是紧张又刺激,就想着赶快把鱼肉拿回家。”

“我们家有5口人,过年能分到5斤鱼肉和2斤半猪肉,但这些可不是随便能吃的。”他告诉记者,东西拿回家后,母亲先切一点肉,煮成汤来喝,其余的肥肉切成一片片,用盐腌制,而瘦肉则切成块状,加上萝卜块,还要准备一些青菜、豆腐等。到了除夕晚上才全部摆上桌,全家人终于吃上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每年过节,我们都要把家里的肉分成两份,一份自家过节吃,另一份等到亲戚来时,才拿出来吃。”

上世纪70年代的物资须凭票供应,快过年了,大家便带着票,步行5里路到集市里,换取一点布料做新衣服,还有糖、糕点。大年三十晚上,每家都要放鞭炮,村里好不热闹,小孩子争着捡没有放响的鞭炮,到处弥漫着他们的欢笑。大年初一,村里机灵的孩子就结群,挨家挨户去拜年。

“喜庆锣鼓震长天,龙灯为你送平安,财源混滚涌家门,福旺财旺运气旺。”一大早,他和4个小孩一伙,拿着做好的龙灯,每到一户人家,一边跳龙灯,一边喝彩。过新年,大家都想讨个好彩头,听着小孩子说吉祥话,大人很开心,也乐意给钱,有给3分钱的、5分钱的,要是到经济比较富裕的人家,聪明的小孩会再说吉祥话,他们听着高兴,就再给1分钱。有的人家一见到孩子进门,点亮煤油灯,把事先准备好的钱从桌子或枕头前拿出来。等到把100多户人家都走了一遍,他们就数钱分钱了。“拿着分到的一元多钱,大家可开心了。”在那个年代,对小孩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洪先生说,当时生活虽然比较贫困,物资匮乏,却有浓浓的年味和亲情。

上山下乡时代:

知青到驻地村民家过年

已近古稀之年的谢鹏翼回忆起上世纪70年代在海南农场工作时度过的除夕夜,每一个细节仍记忆犹新,他向记者娓娓道来——用红纸剪下“新春快乐”四个字,贴在空玻璃瓶身的外面,点亮瓶中的煤油灯芯,把它高高地挂在草房子的横梁上,让闪烁的灯光照亮昏暗的屋子。小桌子上铺了一张粉红色的纸,中间的空酒瓶里,插满了怒放的野山花。在艰苦且物质条件有限的环境里,谢鹏翼仍饶有兴致地为破旧的房子增添一点“年味”。

1971年,不到20岁的谢鹏翼前往海南,入驻屯昌县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参加开荒劳动。“当时很难请假回家,所以,在海南当知青的九年时间里,每个春节都是在那里度过。”谢鹏翼说,当时,物资非常匮乏,由于长时间的体力劳作,而且正值青年时期,知青们经常填不饱肚子。为了能够增加一些口粮,大年三十那天早上,不用劳动的知青们,会自发组织开展“四个一”活动,“就是每人挖一个坑,种一把菜、一种水果和一斤粮食,期盼着收成后就有更多的食物。”谢鹏翼说道。

那天的午餐,是他们难得的“大餐”,连队会把饲养的猪宰杀了,下些黄豆煮上一大锅,让大家开开荤。“一年只有两三次重大节日,才能够吃上猪肉。”谢鹏翼笑着说,那天大家都放开肚皮抢着吃。

“除夕晚上,虽然不能跟家人一起团聚,但也有热情的当地村民邀请我去家里做客,把我当成亲人一般。”谢鹏翼告诉记者,海南人很淳朴,你实实在在对他好,他就实实在在对你好。有一次,他到村里走访时,偶然发现村民李姐的儿子肚子圆鼓鼓的,多个乡村医生都诊治不了。谢鹏翼看出孩子是肚子里长了蛔虫。于是,他特意写信让家里人寄了药到海南。药一服下,小孩的病很快就好了,身体也壮实起来。李姐一家高兴得让小孩喊谢鹏翼为“舅舅”,此后便把他当亲人。谢鹏翼说,年夜饭,跟李姐一家热热闹闹地过,享用着他们的鹅肉、猪肉、番薯酒等“美味佳肴”,这让他在异乡的除夕夜,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上世纪80年代:

年前逛“灯光夜市”大采购

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向大江南北,上世纪80年代初期,潮州这座小城里人们的生活也因此悄然发生着变化。“十几岁过春节的时候,社会上物质比较丰富了,大伙的生活条件也好很多了。”这是1969年出生的郑家弘对当时过年的最直接概括,而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当年的“灯光夜市”,以及风靡一时的上海羊毛衫、喇叭裤、白力士鞋子。

郑家弘是潮州市区人,提起小时候过春节的情形,他说那时候可期待了,每年一到12月,就天天掰着手指头盼着。不过,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由于过年的物资特别少,虽然每一次年前总要花上很长时间准备年货,但不外乎自家制作的粿品类而已,最奢侈的也只是买了一只鹅,而且还要分成好几次来吃。至于最期待的新年衣服,样式也十分简单,并且需要老早就凭着布证去买布,然后交代裁缝制作。

郑家弘回忆说,随着社会经济的逐渐变化,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的几年间,饮食、服饰、交通等各方面的变化,让他们明显感到生活质量的提高。而他最高兴的,就是年前难得的“灯光夜市”。郑家弘描述说,当时每到12月中旬,各个地方的经销社就会在太平路、开元路设置摊点,市民可以买到很多平时买不到的东西。大伙最津津乐道的,就是当年的上海羊毛衫,特别是如果能买到一件上海牌的背心,就可以让他们高兴许久。

上世纪80年代初,郑家弘家里经济也逐渐好转,他最自豪的就是1982年春节前,他买了一条当时被认为最潮流的裤子——喇叭裤,第二年还买上了一双白力士鞋子,觉得特别时尚。“70年代买了新衣服鞋子,都要等重要的日子才舍得穿,但80年代后就逐渐变成普遍的东西了。”郑家弘说,那时候也开始有归乡的华侨带回外国的各种物件,一切都显得很新鲜。

1985年后,各地开始出现小商贩,市民随时可以在市场上买到各种年货。这时候的大年三十的团圆饭,便不再局限于自家储备的粮食,而是增加了不少当天买回来的新鲜食物。“经济条件好的,过年还能吃上一两顿海鲜呢。”郑家弘说,当时过春节比较遗憾的是,文化娱乐节目相对较少,正月这段时间只能跟朋友到西湖公园或者金山顶去游玩,别无其他。

上世纪90年代:

放鞭炮看游行表演闹新年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市区人,今年32岁的江先生回忆起自己小时候过春节,笑容满面地感叹道:“小时候过春节可热闹了,杀鸡宰鹅、放鞭炮、看游行表演,年味十足。”

据江先生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潮州市区最中心的地段要数昌黎路原县政府附近一带。而他小时候就住在这一带的巷道内。江先生说,巷道里的平房建得十分整齐,屋与屋中间还有一条火巷,通过火巷,可以直接穿到邻居家。在那个娱乐设施相对较少的时代,学习之余,穿过火巷寻找小伙伴一起玩耍便是他们最快乐的事情。

谈起过春节,江先生说,放鞭炮是他们最重要的娱乐节目之一。“春节前夕,家家户户都会买鞭炮。那时的鞭炮可长了,一串有十几二十米长。年三十下午家里打扫完卫生后,人们就会将鞭炮绑在竹竿,然后高高地挂在门口。” 江先生一脸高兴地回忆道,那时从巷道口望去,整条巷子都挂满火红色的鞭炮。等到除夕夜大家吃完团圆饭,鞭炮声便此起彼伏地响起来。“小孩子都高兴得不得了。可以说,除夕夜,我们几乎都在鞭炮声度过。”江先生说。

让江先生难忘的是大年初一和小伙伴一起捡鞭炮粒的事情。“等到大年初一的时候,巷道内的地面上铺满红色的鞭炮灰,我总会约上几个小伙伴,到处寻找地面上尚未爆炸的鞭炮粒,然后从妈妈那里拿来一只香,将它们点燃。”江先生笑呵呵地说,有时也会拿压岁钱去买一种叫“老鼠仔”的炮仗,然后用力把它丢在地上让它爆炸。

江先生回忆说,最期待还有一年一次的游行表演。“当时表演队的节目真是丰富多彩,有舞龙、潮州大锣鼓、扛标旗等。由于当时的娱乐设施比较少,每到那一天,大街上左右两边都会挤满人。有些人甚至会从家里搬来椅子或者一大早就站在大街边的骑楼顶观看。”江先生说,他的外婆刚好住在大街边,所以那时,他早早就跑去外婆家,事先找了个好位置。据江先生回忆,当时整支表演队伍经过的时间大约有一个钟头,场面特别喜庆热闹,看得大家是津津乐道。

新时期新风尚:

旅游体验不一样的“年味”

春节里与家人团聚,一起围坐在饭桌前,吃着暖乎乎的年夜饭,看着年年必备的节目——春晚……这个场景对于许多人来说,是最常见、最传统的过春节方式。虽说春节年年都过,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过春节的方式却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一些凤城年轻人不再是“宅”在家吃大餐,而是背起行囊,踏上旅程,去感受不一样“年味”,体验不一样的风土人情。

“小时候最期盼过年,除了能穿新衣服、放鞭炮,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走亲戚还有‘压岁钱’拿。现在感觉不一样了,觉得这样程序化地走亲访友,春节似乎没有新意。一个春节下来人都要胖一圈,还得忙着减肥。”今年24岁的邱小清告诉记者,春节她决定去黑龙江省旅行过春节,这两年的春节也是和朋友相约一起外出旅游过节,这一次想体验一下不一样的感觉,在1月27日,她便独自背上行囊,踏上去黑龙江省的旅途。

记者联系到她时,她正在佳木斯市和朋友一起打雪仗。她告诉记者,她们一伙还把鞭炮埋在雪地里,一炸漫天雪花,场面漂亮极了。“这边的过年前的氛围和潮州的很不一样,现在只要一有空就一群人坐在一起唠嗑。今年的大年30晚上,我准备在朋友家过年,然后打个电话给家里,跟他们说说在这边的趣事。这样的过年方式感觉很新鲜、很新奇。” 邱小清在电话里笑着说,接下来,她还要去其他地方,感受一下不同的风土人情,感受不一样的过年气氛。

“现在趁着年轻可以尝试不同的动词,体验不同的事物。到老了,想体验都有心无力了。” 邱小清笑着告诉记者。

邱小清认为,时下的春节,早已经不是几件新衣服、家人围坐一起吃一顿年夜饭所能涵盖的了,现代社会的人正开始选择适合自己的过节方式。春节不只是全家人在一起,也可以融入其他各种元素,例如旅游、学习等等。“现在的春节不单纯为了吃饱,人们更多的是追求幸福、快乐、新鲜,这是社会的进步,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生活方式改变的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