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美食 > 美食资讯

潮汕隆江猪脚饭,深漂青年的加油站

来源:那一座城 2019年09月08日 11:41:40 责任编辑: 人气:

 

世界上最大的隆江猪脚饭聚集地,

不在潮汕地区的隆江,

也不在北上广,

而是在距离隆江250公里的深圳。

 

这位快餐界F4的“油腻”当担,

在深圳方圆百步一家,

成了每个深漂的年轻人,

躲得过的午饭,也逃不过的晚餐。

吃过猪脚饭的深圳人有千千万万,

但从没有人说得清,

第一家隆江猪脚饭,

是什么时候来到了深圳。

但人人都有目共睹,

有人戏说,在深圳,猪脚饭大概是一百步一间,潮汕牛肉火锅是两百步一间。

最日常的隆江猪脚饭,

藏在深圳大大小小1000多个城中村里。

在这里,你只需花几百块钱,

就能在每平方米6万块的小区隔壁,

拥有自己第一个深漂的“家”。

相对低廉的租金,使得60%的深圳常住人口都聚集在城中村。

无论你住在哪个村的哪栋楼,

下来左拐,总能遇上一家隆江猪脚饭。

它们挂着红底黄字的艳俗招牌,

门口的玻璃柜,挂满了卤水升腾出的雾气,

上面总会用红漆刷着“隆江猪脚饭”,

再次强调自己的身份。

这种强调,又让它更和谐地融入了四周,

成了城中村标配般的存在。

这些有时连美食APP都找不到的猪脚饭店,

日以继夜地,

用来自动物脂肪的充沛能量,

为深圳三分之二的常住人口,

提供改变命运的前进动力。

最忙碌的隆江猪脚饭,

应该是在华强北。

这曾被沙县小吃、兰州拉面、木桶饭三分天下,

后来却被一只隆江猪脚,一统江湖。

毕竟,在华强北,

潮汕话第一,普通话第二,

群众基础,决定了饭店数量。

作为“中国电子第一街”,

每天在华强北行色匆匆的,

有送货小弟,也有入门创客,

还有身家过亿的潮汕大鳄。

一份隆江猪脚饭,

从点菜到上菜只需一分钟,

满足了他们的共同需求:

快而满足地填饱肚子。

坐上了同一张桌子,

就都是大口吃猪脚的人,

什么身家、年龄,统统都不重要。

 

曾经的华强北是繁忙的“中国电子第一街”,诞生过不少“1米柜台走出亿万富翁”的传说。

而今,华强北的暴利岁月或许已一去不复返,

但旧的隆江猪脚饭倒下了,

又依然有新的开张。

地铁施工封闭四年后的华强北2017年重新开放,但已少了曾经接踵摩肩的生猛气息。

离华强北不到半小时车程的南山科技园,

隆江猪脚饭又是治愈系般的存在。

每当夜幕降临,

白石洲地铁站的人流如潮水一样散去。

刚刚改完bug的程序员,

才拖着被掏空的身躯,

顺着那盏温暖明亮的灯,

来到那家熟悉的隆江猪脚饭店,

照例要一份猪脚拼粉肠。

让掺和了卤香的油脂,

给枯燥的码农日常,

带来一丝活色生香。

隆江猪脚饭可以双拼粉肠、拼白切鸡、拼烧鸭、拼一切……

就这样,无论你是上班逛街,还是下班回家,

从城中村到CBD,

能做到人见人爱的隆江猪脚饭,

必定是有两把刷子。

物美价廉,

是隆江猪脚饭秒杀一切的根基。

无论你饿或不饿,

只要走进了隆江猪脚饭店,

你的食欲,

都会在老板码盘的过程中被充分调动。

操着潮普的老板,一边招呼你坐下,

一边从咕嘟咕嘟的卤水中,

捞起一大块红润的猪脚,

切下一块会duangduang的猪脚肉,

再轻快的片好,连同一排卤水豆腐,

齐齐码到雪白的米饭上,

最后淋一勺热乎的卤汁。

如果加上半颗卤蛋,

那简直不能够再完美。

而这么沉甸甸的一大碗,

价格最少12,顶多25,

在年轻人面前,这个价格,相当美丽。

仿佛自带声效的猪脚肉。

深圳,刚好是中国最年轻的一线城市,

平均年龄约32岁,

比隔壁广州,足足年轻了17岁。

低门槛,也是隆江猪脚饭遍地开花的原因。

不同于川菜或湘菜,

卤煮不需要多高深的技术。

只要学会处理好原材料,

掌握卤汁配方,熟悉火候,

基本做出来的都不会太难吃。

如果你稍有悟性,

10块钱就能在某宝买到卤汁秘籍,自学成才。

万一缺乏天赋,也没有关系,

某东方之类的培训学校,

也有课程包学包会。

学会了怎么做,

开店就是so easy的事。

2-3万盘个小店,

夫妻档加个洗碗工就能撑门面。

至于菜式,完全不用担心,

隔壁湖南人开的打印店,

有现成的隆江猪脚饭菜单模板,

你只需要套个X记,或者阿X,

甚至不加名号,只叫“隆江猪脚饭”,

更能彰显血统的正宗。

 

打印店里现成的模板,连大多隆江猪脚饭店的标配“原味汤粉”也有一席之地。

相比已拥有“同业公会联络处”的沙县小吃,

隆江猪脚饭仍在野蛮地生长。

这种蛮劲,

最万无一失的,

当然是在250公里外的猪脚饭故乡,

揭阳市惠来县的隆江镇。

挂着简陋招牌的“猪脚兴”经营至今差不多40年了,招牌隆江猪脚饭名声在外。

万州没有烤鱼,澳门没有豆捞,

但隆江,的确有猪脚饭。

在这里,每一只优秀的隆江猪脚背后,

都有一个勤劳的猪脚匠人。

每天天刚发亮,

他们会去抢购猪脚,

然后用火枪将猪脚上的毛全部烧光,

让表皮更好地锁住肉汁,

也方便洗刷得白白嫩嫩。

图 / 食在揭阳

然后,再把猪脚从头到尾砍成四块,

泡进“镇店之宝”家传卤汁,

再大火小火地慢慢熬制,

直到油脂渗入卤汁,

卤汁又透入每一寸肥肉瘦肉。

隆江人卤猪脚从不计算时间,全凭经验,

通常卤汁熬到像糖浆一样起胶质时,

猪脚饭的主角——隆江猪脚,便登场了。

图 / 食在揭阳

红花还需绿叶衬,

一份正宗的隆江猪脚饭,

配角除了肉卷、豆腐,

去腻的酸菜和芥蓝是标配,

再来一碗清而不寡的苦瓜或冬瓜汤,

才算圆满。

图 / 食在揭阳

只可惜,在快节奏的深圳,

猪脚饭的仪式感有时也被速度“打折”:

那碗汤成了可有可无的“洗锅水”,

运气不好的时候,

猪脚要么带着点“猪味”,

要么咬起来柴得让人抓狂。

哪怕是泰国清迈网红店凤飞飞猪脚饭,在潮汕人面前也仍难以完胜隆江猪脚饭。

想吃到好吃的猪脚饭,

大部分靠运气和不断试错。

假如你和潮汕老板有了交情,

被当成了“胶己人”,

那可能会给你猪脚中最好的“四点”。

作为猪脚的精华部分,

四点半肥半瘦,有筋有肉,

一口可以吃到猪脚的所有美好。

每一位新深圳人,

或许都有自己的那一家隆江猪脚饭,

但是否正宗,已经不是成为心头好的唯一标准。

他们留恋的,

可能是初来乍到,

那个蜗居城中村,

但对未来心怀向往的自己,

也可能是同自己一道,

加班到天昏地暗时,

下楼点个猪脚饭的奋斗同伴。

而隆江猪脚饭店,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