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潮学 > 潮学动态

江山易姓 韩愈与潮州城的渊源

来源: 2016年03月09日 20:22:13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每座城市都有一位对当地影响深远的历史人物,南京有孙中山、朱元璋,苏州有伍子胥、唐伯虎,常州则有季札、瞿秋白。而对于潮州,有这样一个人,可以说是改变了整个潮州的历史进程,而且让潮州的山水都为他更名易姓。这位先贤流传下来的诗词名篇,更是翔实地记载了他与潮州的故事。而他与常州,与常州人,也有着说不尽的渊源。

公元819年,是唐代的元和十二年,陕西法门寺的佛舍利引发了京城长安自上而下的狂热追崇。当时的刑部侍郎上表反对朝廷,唐宪宗因此震怒,将这位51岁的老人发配潮州。即将前往数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城市,他内心悲愤,前途未卜,于是留下了千古名篇《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这位刑部侍郎,就是韩愈。谁也没有想到,他的潮州之行,不仅成为了他生命中最辉煌的章节,也成为了潮州这座城市永远的印记。韩江、韩山,潮州城有着“一片江山尽姓韩”的说法,足以见得韩愈对于潮州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潮州人将山水更名易姓,纪念韩愈,全因为韩愈在潮州期间功绩显著。他在当年的蛮荒之地大兴教育,使得潮州历史上进士众多,数量甚至超过了广州府。在宋朝期间,更有人以孔孟故乡类比潮州,将潮州称为“海滨邹鲁”。而韩愈在潮州还有一个令人津津乐道的功绩,那就是治理韩江中的鳄鱼之患。

常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诗词协会副主席楹联学会副会长马士勇介绍说:“原来这个韩江,就是广东的第二大江。韩江在唐代之前不叫韩江,它叫“鳄溪”,就是鳄鱼的鳄,溪流的溪,因为这个鳄溪里面有大量的鳄鱼,经常祸害苍生,当地老百姓也称它叫“恶溪”。祭鳄据历史记载,韩愈先生曾经专门写了一篇祭鳄文,在这里边用这个猪啊羊啊,就是这些供品祭拜鳄神,然后又宣读了祭鳄文。宣读完以后,果然韩江这里面的鳄鱼不再为患了。我们这个这里就是我们韩先生的祭鳄文,祭鳄鱼文,这里面就有让它三日其率家族离开。如果三日走不了,五天也可以;如果你五天走不了,你七天也可以,给它的时间是很客气的。假如你不走,我将组织我当地的这些弓箭手们,操强弓毒矢,就是带毒的弓箭,把你的家族尽杀乃止,你不要后悔,也就是说韩愈先生是先礼后兵的。”

韩愈的《祭鳄鱼文》,写的是劝鳄鱼离开潮州,而实际上却是借鳄鱼痛斥当时的贪官污吏。《祭鳄鱼文》也因意义深刻,气势雄浑,被收入《古文观止》。然而,仅靠这样一篇文章是不能够真正驱赶鳄鱼的。韩愈到了潮州以后,带领当地的人民疏通水道,沼泽地变成了良田。被疏通以后,没有沼泽地了,鳄鱼便没有了生存的环境。

疏浚水道,治理鳄患,韩愈一次就为潮州做出了两大贡献,鳄溪更名韩江,就是纪念韩愈的这两项重要功劳。而笔架山更名韩山,则是因为韩愈常登此山游览,并在此种下橡木。“韩祠橡木”至今仍为潮州八景之一,而这棵橡树更是因为身居韩祠,便拥有了神奇的传说。

相传这棵树是由韩愈亲手所种的,并且这棵树它有一种神奇的预卜功能,可以预卜潮州学子上京考科考的这种盛衰现象。据说每年潮州的学子要上京进试,他们就会来拜韩公,看一下韩公亲手所栽住的这株树,今年开花的情况是茂盛还是稀少。如果开得茂盛了,大家今年上京科考中举率就高,如果开的少了中举率就低。

橡树开花预测科举,似乎与韩愈是文曲星下凡的传说密切相关。而潮州人对韩祠橡木的崇拜,更多则是因为对韩愈在潮州振兴教育的贡献铭记在心。但当我们在韩文公祠里寻找到这棵橡树的时候,却倍感意外。当年韩愈所种的树已经枯死,现在的这棵是在2000年,从河南那边找来的橡树种子,培植起来的。

橡树的寿命是有限的,而潮州人对韩愈的思念却从来没有停止。从韩愈的老家河南找到的橡树种子,在潮州生根发芽,它与千百年前韩愈的境遇如出一辙。而最终,它也将和韩愈一样,身植千里外,长成参天木,庇护潮州这一方灵秀的土地。

政绩与才学在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的韩愈,受到历代文人名士的极高推崇。在韩文公祠中,我们不仅找到了常州著名画家刘海粟的题字,还找到了终老常州的苏东坡为韩愈写的《潮州韩文公庙碑》。

苏东坡和唐荆川对韩愈的高度评价,在我们探访韩愈踪迹的过程中越发觉得名副其实。潮州人对韩愈的敬重,更体现在潮州最著名的地标--广济桥的身上。与常州广济桥不同的是,潮州广济桥更为雄伟壮观,它的故事也更为传奇。

潮州广济桥文物管理所讲解员介绍说:“广济桥俗称湘子桥,是古代闽粤的一个交通要道。它以其历史悠久、结构独特、气势雄伟而著称,被著名的桥梁学家茅以升誉为世界上最早的启闭式桥梁。而为了纪念韩愈的侄孙韩湘子,也把这座桥叫做湘子桥。”

韩湘子,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八仙之一。此人在历史上确有原型,韩愈的名篇《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就是写给自己的侄孙韩湘,也就是这位韩湘子。潮州广济桥又名湘子桥的原因,和韩愈依然密不可分。广济桥被称为中国的四大古桥之一,而它最著名的特点,就是桥中部是由可以移动的船舶连接而成。

“十八梭船二十四洲”,广济桥这种洲船相连的形制,是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它是启闭式桥梁的始祖,在世界桥梁史上有着重要的意义。

广济桥作为潮州风光、历史、文化的有机结合,承载着越来越多的潮州表达。如今,广济桥的二十四洲,成为了潮州手工艺文化的展示窗口。而就在我们拍摄的当天,常州市民团里的潮商陈桂钦走进一家潮州手拉壶店后,发现这家店的老板,竟然是自己的亲戚。陈桂钦找到了回家的感觉,主动泡起功夫茶,招待常州的客人们。而老板则给我们讲起他与广济桥的故事。

如今的广济桥,虽然被各种更为先进的交通设施取代,原本的通行功能渐渐弱化,但它肩负着更为重要的文化使者的使命,成为潮州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综合体。桥中间的十八梭浮船,每日依旧按时启闭,让韩江的船只通行无阻,也正因为这样,这座经历了千百年风雨的古桥才免除了拆除之忧,继续屹立于韩江之中。而就在大家继续游览的时候,才发现,史料记载这个桥是宋代的时候造的,韩湘子和韩愈是唐朝人的,这个传说只能是个传说。而这座桥的建造者之一丁允元先生则是我们常州人。

最早开始修建广济桥的常州人丁允元,在900年前的南宋远赴潮州,难道只是为了在潮州修一座桥?他到底是谁?为何要去潮州?如今在潮州还能找到他留下的足迹吗?而根据历史记载,湘子桥的建造时间也与韩愈的年代完全不符,那桥的名称为何又与韩愈息息相关呢?要解开这一连串的问号,敬请收看明天播出的双城记潮州行第三集《丁氏流芳》。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