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潮学 > 潮学动态

潮州歌册:潮汕历史上独有的女子文化

来源:汕头日报 2014年10月27日 14:38:11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歌册1.jpg

歌册.jpg

潮州歌册,又称歌、歌文、说文、弹词,是用潮州方言诵唱的民间说唱本子,是一种民间说唱文学,主要流行于潮汕、闽南地区,在港澳台、东南亚潮人中也有流行。2008年,潮州歌册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录项目名单。潮州歌册俗中有雅,成为“中国说唱文学的百花园里一朵绚丽多姿的小花”,是潮汕历史上独有的女子文化。

一、潮州歌册主要是为妇女而作的

在重男轻女的传统社会,“女子无才便是德”。许多潮汕姿娘仔根本就无资格上书斋念书,即使是富足家庭的女孩子也大多难有接受文化教育的机会。但是,社会又要求女子有涵养,善孝敬,能贤惠,知礼节,会俭朴。为此,潮汕人千方百计,通过多种多样的方式方法,对女子进行道德教化,实施人格培育。歌册就是当中一种特有的文化形式。

二、潮州歌册以女性题材为多

潮州歌册的题材来源主要有两大类,一是来自本土的地方题材;另一类是移植、改编自其他地方各种文学作品。无论是地方题材还是外地题材,大部分是女性题材,或涉女性题材。地方题材的,如《陈三五娘》(又称《荔镜记》)、《苏六娘》、《金花牧羊》、《龙井渡头》、《花好月圆》等;外地题材的,如《刘备招亲》、《卓文君听琴》、《薛仁贵回寒窑》等。

三、潮州歌册诵唱者大多是妇女

潮州歌册诵唱者主要是一些粗识文字的妇女。她们聚集在抽纱、刺绣、织麻、结网等劳作地方或“姿娘仔间”(俗称“闲间”),自唱自娱。潮安县的陈昌婶就是其中一个遐迩闻名的潮州歌册诵唱能手。

四、潮州歌册诵唱是在以“姿娘仔间”为主的女性活动场所

潮州歌册诵唱的地点较随意,主要是在女性较为集中的地方。劳作时诵唱的,多在田间、盐埕;农闲时诵唱的,多在绣花的天井、织渔网沙滩边、纳凉的榕树下;雨天或晚上休息前诵唱的,多集中在“姿娘仔间”……“姿娘仔间”为潮州歌册诵唱较为普遍、最集中的地点。“姿娘仔间”的产生与存在,是因为旧时潮汕人多地少,一些孩子多的家庭十分拥挤,女孩子无地方睡,而有的家庭则有些空房。于是,一些同龄、共趣、要好的女子便十分自然地聚集到空闲的房子里过夜。她们少有二、三人,多则近六、七人,往往在农闲或晚上聚集在一起,时而闲聊,随之更多的诵唱潮州歌册。

五、潮州歌册以多元化的爱情婚姻为主题

1、抨击封建包办婚姻,主张婚姻自主。潮州歌册以反对封建包办婚姻为主题而较为典型的有《陈三五娘》、《苏六娘》、《海门案》等。这些歌册反映明代妇女婚姻观念的变化,她们追求的不是家财与权势,而是情投意合的理想郎君;她们要求婚姻自主,反抗父母包办的强迫婚姻。

2、讴歌坚守爱情。潮州歌册鞭挞喜新厌旧,讴歌坚守爱情的作品为数不少,歌册《薛仁贵回寒窑》、《卓文君听琴》、《龙井渡头》等是其代表作。

3、宣扬妇女守节尽孝。受封建纲常伦理的影响,潮州歌册宣扬“百善孝为先”,推行“尽孝道”,大力颂扬孝女。歌册《双退婚》、《孟日红》、《忠义节》等是属。

六、潮州歌册歌颂妇女英雄

英雄崇拜是一种世界性的普遍文化现象。潮州歌册也创作了一些歌颂妇女英雄的作品。歌册《十二寡妇征西》赞颂丈夫都为国捐躯的十二名寡妇,在西辽侵宋、三关兵将被困和国家兵弱将缺的紧急关头,为国分忧,同仇敌忾向疆场,破了番将各种魔法,斩杀西辽借用夷敌的十员猛将,降服了番邦,保卫了国家,显示中国古代妇女英雄公而忘私,一片赤诚报效国家的爱国主义高尚情操。《刘明珠》则是歌颂刘明珠的英雄事迹。

七、潮州歌册抨击世态炎凉、枭情绝义的恶妇

贤慧、顾家,是传统社会推崇的女性品格。为此,人们通过民间文学等载体,正面推崇女性,又通过一些为世唾骂、谴责的恶妇作为反面教材,告诫世间女性,与人为善,为人厚爱,切勿世态炎凉,切莫枭情绝义。此类题材的潮州歌册有《金花牧羊》、《双如意》等。

八、潮州歌册渲染“婢为娘死”的“义举”

潮州歌册有部分作品渲染“婢为娘死”的“义举”,塑造了不少“义婢”、“义仆”。歌册《香罗帕》叙述婢女秋月为回报主娘如兰平日厚待之恩,化装成如兰模样,持刀毁容自尽,瞒过色狼张士良,使如兰得以乘夜脱逃的事迹。

九、潮州歌册造就了女子贤淑温柔的品性

潮州歌册浸染着儒家忠、孝、节、义的封建伦理道德思想,宣扬愚孝、守节、忍让等落后愚昧观念,糟粕不少。然而,作为一种女子文化,潮州歌册文化内涵十分丰富,其教化功能非常明显。

首先,潮州歌册成为潮汕女子接受文化教育的主渠道。传统社会的潮汕妇女,能上学堂的很少,尤其是农村女孩子,她们无机会读书识字,却从听歌册中获取知识,增长见识,特别是刘备、关羽、薛仁贵、杨令公、包公等历史人物的故事与知识,基本上都是来自脍炙人口的潮州歌册。

其次,潮州歌册为潮汕女子提供了文化生活。传统的潮汕社会,民众生活贫困,人们为生计而奔波,艰辛劳作。地位低微的女子,不仅无机会念书识字,也很少有文化生活可供享受。潮州歌册乃成为女子少有的文化生活之一。潮汕妇女喜爱听唱歌册,也十分珍视和爱护歌本。她们往往把家中收藏的两三部歌册视为有文化教养,并引以为荣。有的地方女子出嫁,要随带几部歌册;有的家庭女儿要出嫁,则把歌册作为一项嫁妆。这既是一种新风尚,也用来表明出嫁的女儿是有文化素养的。

再次,潮州歌册有效地实现了对女子的道德教化,造就了潮汕女子贤淑温柔的品性。作为一种女子文化,潮州歌册的内容主线是健康积极向上的,寄托了人民的善良愿望与美好追求。辛亥革命之后,潮州歌册注入了不少反封建、号召男女平等、提高妇女地位的新内容。

在经常性聆听与颂唱潮州歌册过程中,潮汕女子开拓了眼界,开启了心灵,潜移默化地感染了传统的道德规范,感悟了人生的真谛,增长了判别真与假、美与丑、善与恶的能力,生成为人处世的良好准则,提升了自身的品性和情操。几百年来对潮汕妇女的精神熏陶、普及文化教育起到无法估量的作用。

总之,潮州歌册是潮汕历史上特有的女子文化,是“潮汕妇女道德理念、行为规范和文化学习的教科书,也是广大妇女的精神家园”。如今,随着社会的高度开放,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冲击,人们文化消费品的多样化与消费选择空间的扩大,潮州歌册基本退出历史舞台,成为人们的记忆。然而,面对当下社会道德的滑坡,我们不能不承认当代道德教育的缺失。重新启用潮州歌册来加强青少年的教育是不可取的,不合时宜的,但是,我们是否应该从潮州歌册这一潮汕特有的女子文化中得到有益的启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