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潮学 > 潮学动态

潮剧中的太监——“废奚”

来源:潮州日报 2014年07月01日 14:24:51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潮剧舞台上,每逢太监出场,往往会摆动手中的“仙拂(北方称“拂尘”,用以掸尘土、驱蚊蝇的用具,短柄端扎有马尾。舞台上的仙人多执持,故潮人称“仙拂”),作前后左右掸衣状,边作科边尖着嗓子喊一声“废奚(何衣2)——”。

中国戏曲的表演程式中,有“引子”、“定场诗”、“定场白”等讲究。分别指角色第一次出场时所唱的曲子、念的诗句或宾白。地位低下的太监一般非剧中重要角色,属跑龙套行列,自然没有唱唸诗曲的份儿,故只能以简短的二个字自报家门、身份。太监出场后,必有皇帝或皇后登场,有的方言学研究者据此而断定:太监所唸的“废奚”,实为“威仪”之谐声转读,乍听似有理,细究之则此说有可商之处。

首先是,太监是阉官、阴阳人,远非威猛的武弁可比,由他们来喊“威仪”喝道,岂不辱没皇家威严气派?其次,“威仪”转读为“废奚”,依据不足;三是舞台上的太监念“废奚”时,都是阴阳怪气,其腔调及摆动拂尘的动作,与本应带有阳刚宏亮气势的“威仪”全不契合。

准此,笔者认为:舞台上太监开场白的本字就是“废奚”,不存在谐音转读等环节,无须深文周纳。

奚,古代指奴隶。《周礼·天官·冢宰》:

酒人奄十人。女酒三十人,奚三百人。(郑玄注:“古者从坐<按,即受牵连获罪>男女,没入县官为奴,其少、才、知以为奚,今之侍史、官婢。或曰:奚,宦女。)

郑玄的注,易使人误会“奚”专指女奴。对此,清·孙诒让《(周礼)正义》引贾达《疏》曰:

奴者,男女同名。以其晓解作酒,有才智,则曰女酒;其少有才智给使者,则曰奚。

可见,奚应是对男女奴隶的通称,不管他是“解(按,同“会”)作酒”的“官婢”还是“有才智给使者”与“侍史”。春秋时的名人百里氏曾为虞国大夫,虞亡,为晋所俘,作为陪嫁的臣仆入秦国,后出走至楚,为楚人所执。秦穆公闻其贤,以五张牡黑羊皮(即黑公羊皮)赎回,用为大夫, 后佐穆公建立霸业。一位原虞国大夫被俘后沦为奴仆,身价只值五张公羊皮,故秦人称他为“五羖大夫”。而或许因为他曾沦落为“奚”的缘故,史籍皆称之为“百里奚(傒)”。

总之,奴仆称“奚”,殆无疑义。皇宫里有数量众多的太监、宫女,他们都是皇帝的奴仆,故从南朝开始,专门设立职掌宫人事务的“奚官署”。隋唐时改称“奚官局”,隶属内侍省,掌奚隶工役、宫官品命及宫人医药、丧葬等事。“奚遂成为皇家奚隶的专称。(参见《隋书·百官志下》、《新唐书·百官志二》)

“废”字有26个义项。《说文·广部》:“废,屋倾也。”朱骏声通训:“废。屋顿……倾圮无用之意。”后泛指残败、失去价值、无用之物,比如,把无用之我称为“废人”。《北齐书·韩轨传》中,韩轨不肯到朝廷任职,“告人曰:‘废人饮美酒,对名胜,安能作入笔吏返披故纸乎?”难有作为者,则称“废物”《吴越春秋·王僚使公子光传》谓楚平王既杀伍奢,知其之子不是等闲之辈,谴使者去召伍子尚、子胥兄弟。子尚哭着对子胥说:

吾之生也,为世所笑,终老地上而亦何之?不能报仇,毕为(毕竟是)废物。汝怀文武,勇于策谋,父兄之仇,汝可复也!

伍子胥听从兄长劝告,潜逃至吴国,否借助吴王夫差之力,果然报了父兄之仇。

从上述两例中,可知称自己难有作为,无用时用“废人”、“废物”的说法,自古已然。

太监是被阉割过(古称“腐刑”)的、皇帝的“奚”,除了少数权势熏赫的大太监,他们确实属于无用的,难有作为的(包括生理和事业)弱势群体。因此在舞台上充当皇帝前导的小太监摆动“仙拂”有气无力地说一声“废奚”以自报家门、身份,就是顺理成章的事。而这种特定的道白、形象,亦成为“无用”的象征并进入潮人的日常用语中。如某件事黄了、办砸了、半途夭折了,人们往往会说:“件事乞伊‘废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