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潮学 > 潮学动态

“潮式”幽默

来源:新浪博客 2014年03月11日 17:28:56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什么是“幽默”?书上说:“幽默:有趣或可笑而意味深长:言词~,~画。[英humour]”(《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P.1520)。

什么是“潮式”幽默?史科一郎说:“深具潮汕特色的、潮汕人民熟知的、日常生活普遍或经常使用的、有趣或可笑而意味深长的潮汕方言熟语”(“新浪博客 - 史科一郎说潮汕”之《茶话潮汕之四》)。

“潮汕方言熟语”又包括哪些?书上说:“熟语包括惯用语、成语、谚语、格言和歇后语”(《潮汕方言熟语辞典》,P.1《凡例》)。

诸语之中哪种最幽默?书上还说:“而潮汕方言的歇后语,乃是潮汕方言熟语之中最生动有趣、最幽默的一种”(《潮汕方言歇后语》,P.3《再版序》)。

至此,藤已理顺,自可摸瓜了。

本文即以《潮汕方言歇后语》为主,“生动活泼,令人解颐”的《潮汕方言谜语》、以及《潮汕方言熟语辞典》为辅,试就其中所体现出来的幽默,说说其“潮汕特色”。

根据《潮汕方言歇后语》一书(以下出现的歇后语全部出自该书,不再一一注明),我将其收录的歇后语分成五个大类:

第一大类,是与神明有关、拿“老爷”来说事的。

潮汕人喜欢拜神拜佛拜老爷,并且,“佛道不分一起拜”(号称“潮汕十八怪”的其中一怪),潮汕人拜神拜佛,准备之认真,程序之严谨,礼数之周到,态度之虔诚,在我看来,放眼全球也难出其右者。但与此同时,老百姓在日常生活中,又特别喜欢拿其所拜的“神明”来说事、来调笑,并且说的心安理得,笑的自然而然。例如:“三十夜放屁——惊神;土地公肚——爱有食定;太阳公生做戏——唱乞天听;老爷现身——张神张鬼;老爷跋落水——假凉神;阎罗王着痧——鬼抽鬼动;阎罗王升殿无穿裤——笑死鬼”等等,事实上,这种强烈的行为反差,其矛盾的本身就已构成天然的幽默要素。(更有甚者,潮汕一些地方还有“拖神”“舂神”等等专家学者称之为“对神明的戏弄和亵渎”的风俗,与之相比,嘴巴上的功夫只能算小菜一碟了)。

第二大类,是与丧葬有关、拿“死人”来说事的。

潮汕人“事死如事生”,有一整套极其繁复、极端讲究的丧葬礼仪,其过程绝对严肃。但在平时,人们也照样拿这些事来说道,使之成为潮汕方言熟语、歇后语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例如:“坟前烧纸钱——骗死人;灵前訇经——瞒生骗死;身长棺材短——屈死人;出山回灵——死人事”等等。明明知道“坟前烧纸前、灵前訇经”是“骗死人和瞒生骗死”,但人们说归说,做归做,说的一本正经;做的正经一本,并行不悖都认真,这又是另一种的行为反差,构成“潮式”幽默的第二大特色。外地人总觉得潮汕人迷信,但如果仅用“迷信”二字来理解潮汕人,则显然是不够的、并极易自陷误区的。

第三大类,是与缺陷有关、拿“残疾”来说事的。

在潮汕方言熟语、歇后语中,有一大部分,是拿身体残疾来说事的,《潮汕方言歇后语》中涉及的就包括有“青盲、拐脚、哑人、缺嘴、腰痀”五种,各抄一例:“青盲趭鸟——散指天;拐脚洗浴——散舞;哑囝食饺——心中有数;缺嘴留须——无地场;腰痀上山——顺势”,这些都是以前民间流传下来的,如果按今天的观点来看,拿“残疾”来说事是不应该的,这话题就此打住。

第四大类,是与性器有关、拿“私隐”来说事的。

在潮汕方言熟语、歇后语中,涉及男阴的,在《潮汕“卵脬”》一中已有介绍,此处就不重复了,涉及女阴的,在《潮汕方言歇后语》中是完全没有,但在《潮汕方言熟语辞典》中,我怀疑有,两处,一处是“揞zi1绝壁,an1zi1zoh8biah4”(P.55),另一处是“垢zi1垢秽,gao6zi1gao6uêh8”(P.86,垢秽,潮音读“厚划”),林教授的解释照样是春秋笔法、只讲总体意思:“不光明正大,鬼鬼祟祟”和“不舒坦、不舒服”。“zi1”字是林教授还没考证出来、还是考证出来了不愿意写出来?不得而知。这两条,我自信不是我胡猜、淫猜,特别是第一条,“揞”字的拼音和潮音字母都是an,只是音调不同而已,其字义,《汉语大字典》的解释有“掩藏”的意思(该书P.5),“掩藏”比较文雅,林伦伦的《普通话对照——新编潮州音字典》中的解释则直接就是“用手捂住”(该书P.149),“捂”啥?结合“zi1”字,用“排除法”从耳、目、鼻、嘴、胸口、肚脐眼等一路排下来看可“捂”的地方,最后落点自有切合“zi1”音并适合“zi1”字之所在的可“捂”之处。

上述第一类与第四类“完美”结合的经典,非“老爷家伙——柴卵”一句莫属,“对神明的戏弄和亵渎”,放眼全国也难出其右者。《潮汕方言谜语》中有一个谜语,也堪称这种“完美”结合的经典,谜面是:“枫溪起有一座庵,庵内无厅又无房,和尚在内佛在外,许内钟鼓吱吱呛”(该书P.38),猜“用物名一”,单看谜面本身,没啥问题,结合谜底“便壶(枫溪陶制)”,愚钝如我者,看第一遍虽知“和尚”的隐喻,读第二遍,才知“佛”的隐喻更是“意味深长而可笑”,于我看,光凭这一条,与地球上的任何人比赛幽默感,潮汕人都是不会输的。顺便一提,《潮汕方言谜语》中,有几条“表荤里素”的谜语,总体上也可归入拿“私隐”来说事的一类幽默,例如:谜面很“荤”的“五兄抢二嫂,抱去床上放倒,脚马一体阔,尝看底样味素好”、“四脚相夹,四目相向,有人咬起牙根,有人在忍痛”,猜的都是“生活活动名一”,谜底却是很“素”的“拿筷子”和“挽面”(当然,仅是“表荤里素”的谜语就不属潮汕独家“特产”了)。

第五大类,五花八门的杂类。

一句“五花八门”就涵盖了,这当然是我的偷懒,再细分,自然也还可分出“与潮汕其他民俗有关的”、“与家禽家畜等动物有关的”、“与戏曲小说人物有关的”等等N多类,但那不是本文的重点。

类别分完,观点也就不言而喻了,即是:上述前四类歇后语所体现出来的幽默,在我看来,是最具“潮汕特色”的,因此,文章开头之——什么是“潮式”幽默?其版本至此也就自然升级为:“深具潮汕特色的、也即是比较喜欢并善于用神明、丧葬、残疾、性器等来说事的、潮汕人民熟知的、日常生活普遍或经常使用的、有趣或可笑而意味深长的潮汕方言熟语”,这句读起来够累吧?其实,我写起来也挺累的。

 

补白: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有一副时代感极强、革命性极高的对联“单枪匹马解放台湾岛,赤手空拳活捉蒋光头”,在潮汕地区流传甚广,有调皮者将之赠贴于朋友新婚之夜洞房门口,令对联的意境即时产生变化,其幽默,至今想来仍是令人叹服。

——文/史科一郎说潮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