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潮学 > 潮学动态

揭西三山国王的历史、现状及其与台湾的历史文化渊源

来源: 2010年10月27日 10:51:34 责任编辑:admin 人气:

揭西三山国王是一种地方的神祇,三山祖庙是一处历史名胜古迹,但它不是一般的佛宫神庙,而是有它积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丰富的学术内涵。正如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1999年到三山祖庙参观考察时所说的:“这是韩愈祭神中所说的‘界石神’,价值很高,此庙如此古老,实是有其历史渊源,应好好研究……”上海辞书出版社2001年版《中国名胜辞典》把三山国王与“揭阳学宫”等一起收入揭阳辞条。

近半个世纪以来,海内外研究三山国王的专家学者不断涌现,写出的文章和出版的专著也逐渐增加,特别是在台湾和马来西亚十多年前已先后发表了数十万言的研究资料。在国内,由于历史的原因,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有人开始研究这一问题。1992年在三山国王发祥地的揭西县城河婆镇召开一次“三山祖庙学术讨论会”后,才逐渐升热,收到研究论文数十篇。这些文章,在当时的《汕头特区报》、《汕头大学学报》、《韩山师院学报》、马来西亚《河婆同乡会会刊》等报刊先后发表;1999年由贝闻喜、扬方笙主编,由“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及祖庙管委会联合出版《三山国王丛谈》(列为《潮汕文库》丛书)。2007年贝闻喜《潮汕三山国王崇拜》专著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由“岭南文库”编委会和“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合编,列为“岭南文化知识书系”丛书,公开发行。

这里让我把这些专著归纳成几部分,作扼要介绍和论述。

一、三山国王的名称和庙址

随着历史的发展,三山国王的名称也不断变更。所谓三山,就是指在今揭西县城河婆附近的三座大山:即巾山,又名金山,海拔627米,在庙之东面约10公里;明山又名银山,海拔485米,在庙之南对面约3公里;独山,海拔789米,在庙西北约15公里。三山鼎峙、气象天成。庙之西有玉峰,祖庙即建于玉峰之东麓。这些是三山国王天然的标志,不容别的三山混称。

名称:最初叫三山神,一千多年前,未有河婆之名,因神庙所在地附近有一“东潮西惠”两州分界标志的“界石”,故也称“界石”神。三山神肇迹于隋朝,这时已废揭阳,辖潮州,又称潮州三山神。宋朝开国初年,由于三山神显灵“救驾有功”,宋太宗敕封为“三山国王”,故三山国王沿用至今。明代有“都鄙”之设,庙属霖田都,又称霖田古(祖)庙。因该庙在附近的规模最大,当地人惯称之为“大庙”,或“国王庙”,三山神也叫“大庙爷”,连所在的玉峰也叫庙山,附近的乡里也叫“庙垅”“庙角”。以上是历史常识问题,不能如一些人把不同的名称即以为是别处的什么神。

庙址的地点:据《明贶庙记》记载:传说隋朝某年,失其甲子,二月下旬五日,有神三人,出自巾山之石穴,自称异性结拜之兄弟,受天命分别镇守三山,托灵于玉峰之界石,庙食于此地……

据《巾山石穴探幽》称:登金山险峰,在绝壁白云中出现白云岩,后靠山石,前出悬崖,两面凌空,明亮透气,风雨无涉,深藏山林,远离尘世,确为神仙洞府也。估计此石穴即为传说中三山神最初栖息之地。自神显灵后,当地人士即按“神意”在现在的玉峰南麓,建成规模较大的“三山古庙”,自后历经多次重修,现址是明代枫宸村一位在古田任知县的刘昆兰捐资扩建,将原坐西向东不很大的庙,稍为移下一点改为坐北向南之大庙。“文化大革命”遭破坏,1984年当地人士又捐资重建,20多年来已建成现在这座殿宇巍峨、金碧辉煌、配套花岗岩的三山门、大牌楼、祖庙剧场、石拱桥、放生池、焚香塔等的‘三山古庙’。除塑有三尊国王神像外,还有三尊王爷夫人,指挥大使,木坑公王以及文官、武官、斗印官等60尊神像。

2007年6月,广东省政府批准为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现正申请为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它在潮汕建筑史上奠定了潮汕神庙的格局与造型,不但是三山神的祖庙,其标本起到潮汕诸神祖庙的作用。

二、奇特的神像和座位排列

据《庙记》记载:三山神肇迹于隋,显灵于唐、受封于宋,隋时就建庙于玉峰,已历1400多年,比潮州的开元寺早一个半世纪左右,唐初名将陈元光到庙瞻拜时就有“壁”可以题诗,并已非常灵显。

自古相传,神像的造型和座位的排列就很奇特:大王白面长须,二王红面长须,三王黑面,圆睁双目,面颊两道金黄色花纹,威气迫人。三位王爷一样穿戴官袍官帽,半蹲着腿,双手似恭接受封时的朝笏。神像构思巧妙,宛如戴盔穿甲的天兵神将。

三位王爷座位的排列也很奇特,大王二王分坐左右,三王却坐正中,据说三王骁勇善战,法广功高,皇封时指定坐正中。

三、三山神是“土产”的地方神,

它不受地域、语言的限制,潮客同尊

潮汕的居民,秦汉前多为“蛮”“越”,唐宋又多“畲”“瑶”。当时已有汉人迁入。他们带来了中原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文化、宗教、信仰,并与当地“土著”共同创造一种地方神祇。三山神和祀神游神等一套风俗习惯。从它的初期名称、庙址和巾、明、独三山的标志,完全可以看出它是土生土长的“本地神”,而不是外面传来的“外来神”或“共神”。今天各地信众把揭西的三山国王庙尊之为“祖庙”“庙宗”是完全正确的。

三山国王祖庙所在地虽然是在操客家话的揭西县城附近的河婆镇,河婆镇周围七八个镇统称“河婆六约”,过去每年要接受三山国王特使“指挥大使”、“木坑公王”巡游一次的地域,可以说是三山国王的“直辖地”。这里三四十万人口,200多个乡村中,虽然操客家话的占绝大多数,但操福老话的大溪镇等尚有二三万人,至于沿海的潮、普、惠等地操“福老话”的信众更多,他们世代都与客家人一起崇奉三山国王、村村寨寨建庙,香火不息,因此说明它是“潮客同尊”。

四、三山神“护国庇民”的宗旨及有功于国,

宏庇于民,故历千多载而不衰

三山神非佛非道,无经文教义,无牧师神职人员,却流传一千多载,历久不衰,其原因主要是它有崇高伟大的宗旨———“护国庇民”,它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对任何社会,任何阶层都是需要的。唐初名将、岭南行军总管陈元光题壁诗里赞颂曰:“雨旸祈响应”、“三山耀神德”、“黎庶神所庇”等;韩愈《祭界石神文》中说:“因淫雨害稼,祷于神,即淫雨已霁,蚕谷丰收,农民欢欣雀跃,谓是神之庥庇于人民”故而具备“清酌少牢”之礼,自写祭文致祭。七百年后,元朝编修官刘希孟的《明贶庙记》,更为详细叙述三山国王“护国庇民”之功绩:宋艺祖开基,刘鋠拒命,王师南讨,潮守侍监王某诉于神,天果雷电以风,鋠兵败北,南海以平。逮太宗征太原,次城下,忽观金甲神人,挥戈驰马突阵,师遂大捷,刘继元以降。凯旋之夕,见于城上云中有字曰:“潮州三山神也”。

到了现当代,潮汕地方民间大量流传着三山神辅助宋帝昺抗元脱险,庇佑六约人民抗击日军,拒乱于境外,并击落一架日机,以及“护国庇民”四字和解了两个姓氏械斗,一致抗日等传说很多。至少救苦救难,水旱疾疫,有求必应等故事更是不胜枚举。

五、三山神受皇帝敕封国王,

在神的行列中地位极高

唐初名将陈元光的题壁诗中就赞颂它“岭表开崇祠,辽东建神帜,六字动天威,九重颁岁祭。相期翊国忠,我与三山契。三山香火地、万古帝王钦”等极高的颂赞。

再经朝廷命官韩愈写文致祭,就变成各个乡村的“守护神”(社神),特别是经过宋太宗敕封:明山为清化盛德报国王,巾山为助政明肃宁国王,独山为惠威弘应上国王,赐庙额“明贶”,敕本部增广庙宇,岁时合祭。它在神明中就升为“王”的地位了。

到了清末民国期间,三山国王的崇拜由个人发展到全村,举族以至河婆六约200多个乡村有组织、有一定礼仪、有制度的大规模游神赛会,均以“恭迎圣驾”的最高规格,接受国王特使的巡视,享受万民的参拜。

六、三山神最早的原型是人还是神

有人据《明贶庙记》说它就是“山神”,但应知道这《庙记》是距三山神肇迹后七百多年才由元朝的编修官刘希孟写的,而且又以艺文形式、用神话色彩描写的,七百年前的原型是人也早已变成“神”了,如关公、岳飞、张巡,许远等无数历代的忠臣良将,节烈义士死后都被人民作神纪念、崇奉。有人说它是“社神”和乡里的“守护神”,但也是三山神普遍被人当神崇奉后才出现的,它不是最早的原型。还有个别人说是潮汕移民纪念祖先的“祖祠”,更是缺乏根据,或只凭只字片语推断的。

据诸多研究和根据证明三山神最先的原型是“人”,是汉族移民代表和地方民族首领“结盟”的代表人物。在隋之前,五代时期世乱纷纷之际,这些英雄豪杰,结盟聚众,抵御外海,保护三山“六约”的黎民百姓安居乐业,且曾协助正义之师(隋文帝)统一中国,死后人民以他生前宗旨“护国庇民”精神,以当地三座名山为象征纪念他们,叫做“在生为英,死后为灵”。根据之一:距三山神肇迹七八十年的唐初名将陈元光三首《祀潮州三山神题壁》诗,开头四句:“孤隋不尊士,幽谷多豪英,三山亦隐者,韬晦忘其名”,第一句指出孤仁寡德的隋炀帝不尊重爱护有才能的人,深山幽谷多不愿为用的英雄豪杰。三山神也是避世隐居之士,为逃暴政而韬光养晦,隐姓埋名。

根据之二是,据史料记载和传说,三位神人有其各自的姓名,生日,职业等,与人无异。如说大王姓连名杰,农历二月二十五日生,白面,教书,二王姓赵名轩,农历六月二十五日生,红面,屠猪,三王姓乔名俊,农历九月二十五日生,黑面,烧炭。潮汕在韩愈之前,文化还很敝塞,人们都以为潮汕的文化教育皆自韩文公开始。但比韩愈来潮早一个半世纪的陈元光及其文武将领,早就提倡兴学育才和留下一批吟咏潮汕风光的诗篇,而比韩愈早200多年的出现在当时的“界石”地方的大王连杰,就以教书为职业,自然就是“南渡衣冠”的汉族移民了。至于二王赵轩和三王乔俊各自职业都是人民生活需要的屠猪,烧炭为,那就是当地土著(畲、瑶民族)民族代表无疑了。这是古代的“民族同盟”,以儒家思想“护国庇民”为宗旨,不是英雄人物哪能如此?

再如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南郊三山国王(光绪十九年)重修碑记及台湾《神仙传》记载:三山国王乃昔日护国庇民三勇士,前后曾救过隋开国君主杨坚及末帝杨侗,被封为开国驾前大元帅、大将军。但三人神仙骨格,视荣华富贵非永久之福,星夜挂印留书退隐。归化后又曾显灵于唐、宋,受宋太宗封为国王等,这些也可作参考。

七、三山神给潮汕留下最古老的

诗篇和珍贵的历史遗产

(一)陈元光《祀潮州三山神题壁》诗三首,是潮汕传世最为古老的诗篇。

1998年,《汕头日报》发表汕头市的一位作者的文章,认为当前潮汕存世最古老的诗篇是大颠赠韩愈的四句“偈诗”,其内容是:“辞君莫怪归山早,为忆松罗对月宫。台殿不将金锁闭,来时自有白云封。”

其实比韩愈早一个半世纪以上的陈元光写《祀潮州三山神题壁》诗才是潮汕历史最早的诗人和诗篇。该诗五言古风三首,吟咏潮汕地方风光,抒发了诗人对三山神“护国庇民”精神的赞颂和表达自己为国家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其生活素材、思想感情、艺术风格都具南方边塞诗的特色,其浓郁的南疆乡土气息和清新峻丽的诗风,为潮汕历史诗歌发展起到开路和楷模作用。一部一千多年的潮汕文学史就是从这三山祖庙写起的。

(二)《明贶庙记》是研究三山国王历史的重要史料。它写于元文宗至顺壬申年,距今将近七百年《距三山神肇迹也是七百多年》。是当时朝廷编修官刘希孟写的,历代的志书《三阳志》《潮州府志》《揭阳县志》《嘉应州志》等收录入志时归入“艺文志”里,他的写法以神话色彩出现,但它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因此它又被明朝《永乐大典》,清著名大型类书《古今图书集成》及《韩江闻见录》等重要书刊全文收录。《永乐大典》国家藏书,在清八国联军进京时被抢走藏于法国巴黎图书馆,近年才由汉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复印回来。还有《祭界石神文》(收入“昌黎先生文集”)《潮汕百科全书》等都把三山国王列为重要名胜古迹,载入名册。2007年6月三山国王又被省政府批准为省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在申报为全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足见它的重要历史价值了。

八、三山神在海内外的传播及其与

台湾的历史文化渊源

三山神历史上“护国庇民”的灵显,名气赫赫,很快就传播到了各地。七百年前的《明贶庙记》里就这样写着:“潮之三邑,梅惠两州,在在有祠”,就是相当现在的汕头、揭阳、潮州、梅州、惠州、惠东、汕尾、整个粤东区域,到处都有三山神庙。随着国内移民的传播,还超越粤东到了台山赤溪三山国王庙,东莞市凤山古庙,佛山国王庙,福建东山澳角,广西昭平县招贤里等地的三山国王庙。

三山国王随着侨胞的足迹,飘洋过海到了印度尼西亚、泰国,特别是马来西亚等国,有马京吉隆坡的蕉赖三山祠庙,其深入程度令人惊叹。

下面着重介绍三山国王在台湾的传播及其与台湾的历史文化渊源:

(一)、潮汕向台湾的移民史和开发史

潮汕自明清以来,人口大增,人多地少,自然就向外播迁。由于地理关系,自明,清及至民国、播迁台湾的移民为数不少,因为当时台湾尚有大片地方尚未开发,这些移民们就携亲招友到达这些山陬之地,垦植荒地、构筑水利,开辟田园。在辛苦创业的同时,他们带去了故乡的神明三山国王的“香灰符”作为精神支柱,战胜种种自然灾害,逐步站稳脚跟,成家立业。他们把荒芜的丛林和大片的荒野开发成良田沃野之后,不忘对三山国王建宫立庙,一般先由个人奉祀发展到全村、邻里集体奉祀。当他们离开原地到别处创业时,又将三山国王香火带到新的移民地,世代相传,逐暂蕃衍发展。据台湾学者杨国鑫先生所写“彰化县霖肇宫的由来”所述:明神宗万历十四年(1586年),广东揭阳县弟子马义雄、周榆森二人恭带故乡霖田祖庙“三山国王”香火来台,于鹿子港登岸,转抵本庙现址开基,显化济世,即以故乡河婆之名相谐音,取名“荷婆仑”,兼取本庙前“溪湖”之中,天然出产莲“荷”欠实之特色及庙地一小山仓,“霖肇宫”也寓霖田祖庙来台肇迹之宫。至今四百多年了,比荷兰人及西班牙人来台还要早,也在郑成功来台之前。算是台湾第一批移民。该庙也是台湾首座三山国王庙。四百多年来,由于霖肇宫的影响、传播,以及以后一批批潮汕移民带去三山国王香火广为传播,如今已经遍布市、县各地、总数已有数百座宫庙。(注册的有260多座,加上新建未注册的,一共约在四百左右座。)

(二)潮汕与台湾的文化交流史

三山国王从它祀神和游神一整套形式和内容,都有深厚的文化内涵,这些民间文化习俗,传统的文体表演和民间工艺美术的传承,民间故事及史料的传播,宫庙建筑形式等等都体现了历史文化的传播和交流。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数以万计的台胞前来进香,祖庙代表团的赴台访问,也将台湾一套“礼神”“会神”礼仪形式传到了大陆,形成了双向文化交流的良好局面。

据载: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霖肇宫建成后即派人回霖田祖庙聘请河婆雕塑师赴台雕塑三尊国王神像,还带去“驱邪押煞的七星宝剑”。又据《台湾通史》载称:雍正七年(1729),台南知县亲率在台潮州商民回潮祭三山祖庙,并在镇北坊建三山国王庙。此外还有云林县南隅,嘉庆十五年新竹北一堡,1980年屏东等处先后建成许多三山国王庙。可以看出,凡是粤东移民较多的地方就有三山国王宫庙之建。这些宫庙建筑的形成,多数是按潮汕宫庙形式,当地人称为“广东式”,今天已被当作古建筑加以研究和保存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台湾各地随着大量回福建湄州妈祖庙的“探亲”热后,各地的三山国王庙也展开回广东揭西三山祖庙“探亲”较劲。他们有的迎回新塑的三山神像,有的迎回祖庙新刻的香炉,当返抵台湾后,纷纷举行隆重的“迎神会”“过火仪式”等。他们到了祖庙,得到祖庙管理人员热情款待举行座谈会,协助祭神等,结下了兄弟情谊,都深感到回“祖庙进香”为无尚光荣。许多进香团都带来各自宫庙的资料赠给祖庙作为纪念。开始祖庙资料很少,近十多年来祖庙的资料相对多了,他们互相交流,真正起到双向文化交流的目的。

(三)“三山精神”的发扬史

“三山精神”是由三山国王“护国庇民”崇高宗旨引升和渊发出来的,主要是“爱国爱民”“驱邪降福”“团结互助”和“敬祖爱宗”等观念意识。由于三山国王“护国庇民”崇高宗旨的感召必须由广大信众“爱国爱民”的思想行动来实现,要实现这“爱国爱民”的思想就必须不避艰险,敢以战胜邪恶势力,达到“驱邪降福”“国泰民安”的目的;另方面,要实现“爱国爱民”的目的,就必须在人民群众之间加强“团结互助”和“敬祖爱宗”的观念,绝对不能“数典忘宗”。

下面许多事例就可说明“三山精神”的发扬:

1937年,日军占领台湾时期,看见台湾同胞经常集体祭拜三山国王,日寇为了消灭台湾人民的民族意识,使之数典忘祖,下令禁止拜三山国王,将神像集中焚毁,强迫民众信奉日本的大麻神宫,企图使台湾人民任由日军宰割。但人民的爱国意识和反抗邪恶精神是焚烧不了的。当着神像被运往焚烧时,云林县太和街三山国王信众张士诚冒着生命危险,偷出一尊由其六代前祖先自大陆迎来的老三王神像,藏于家中木箱里,时年八节不忘焚香祷告,祈求庇佑合境平安。1945年日寇投降,民众欣喜的迎出神像,重建庙宇,派人到高雄市向下令焚烧神像的日军郡守中村乙彦索取罚金3000元,重塑被烧神像。

太和街三山国王庙还重视历史文物的保护。该庙有一块清仁宗皇帝御赐、刻有“熙朝柱石”的横匾。署款嘉庆癸酉年(1813年)。已成历史文物,二战时期该匾被筑防空洞时作为垫底之用,且被锯去“石”字一角,他们发据出来,珍藏庙里,保留了200左右年珍贵的文物,精神可嘉。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回大陆探亲尚受台当局禁止,但一批三山国王宫庙代表敢以冲破重重阻力,回到祖庙“探亲”。有的路线不明,失败而归。有的历经艰苦,找遍许多“三山”,最后才找到真正的巾、明、独三山祖庙,迎返祖庙香火,为其他各团起到“开路先锋”的作用。

三山国王诸多活动和“进香团”的活动,都是集体性群众性的,必须讲究“团结互助”。他们一贯都注意做好,在崇拜三山国王信众里如遇不必要的纷争,众人就会劝说:大家都是拜三山国王一家人嘛,何必相争?双方马上火气全消,重归于好。这是三山精神深入人心所感召之故。

太和街三山国王庙不但注意历史文物,还关心台胞之间的公益事业、注意培养人才,设立奖学金和社会急难救济金:密切乡亲的联系,每年结合神诞举办文艺活动,表演故乡传统文体节目,加强同乡之间的凝聚力。

1994年揭西县三山祖庙访问团一行十多人,受太和街三山国王庙邀请,带去三尊国王神像访台,全台95座三山国王庙代表带着各庙神像前来“会香”,一连半月,鼓乐喧天,烟花竞放,大戏连台,虔诚朝拜祖庙带去的神像。自此至2004年10年间,台湾数十座国王庙又先后组织89个进香团,3323人回访祖庙。与上面合共200多个团10000人以上。不但体现台胞之间“团结”“敬祖”之热诚,也体现了两岸同胞之间的团结、敬祖,这就是”三山精神“大发扬的具体表现。

九、三山祖庙是座历史文化和学术丰富的宝库

三山国王虽然是个地方神祇,但它是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学术研究资源的宝库。它牵涉到岭东地区与台湾的移民史、开发史、以及考古学、民俗学等学术问题,有深邃的文化内涵。既然三山神是肇迹于隋,那么隋之前的五代时期三山神的前身活动如何?三山神肇迹的时代背景、政治、经济、文化情况如何?当时民族的纷争,融合及自后的变化情况如何?

三山国王飘洋过海到达台湾的时间,地点,原因,及国王庙在台湾的兴起、发展、迁徙、废兴等情况,与他们的生产、政治、经济情况的关系怎样。1992年虽然在河婆曾举行一次“三山祖庙学术讨论会”,但它只是一个开端。许多重大的学术问题尚未真正接触,更谈不上得到科学的结论。深切期望海峡两岸专家学者携手并肩,共同合作,交流资料,密切配合,写出一批比较有份量的著述,最好能联合举办第二次、第三次“三山国王国际学术研讨会”,与福建的“妈祖文化”一样,把“三山文化”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三山祖庙原来就是揭西县一处历史悠久的旅游景点,在发展“三山文化”的同时,如何使其与日益兴旺的旅游文化相结合,发展海峡两岸的旅游事业,推动海峡两岸同胞的互访、旅游观光,或联合举办“庙会”、“会香”等祀神、祭神盛会,使三山文化为经济服务。这一新的课题希望得到学术界、商业旅游界的共同关注,建言献策,促进旅游文化的发展。为两岸人民带来千秋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