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潮学 > 潮学动态

关于澄海冠山书院的几点浅释

来源: 2010年07月29日 11:11:25 责任编辑:admin 人气:

韩山师范学院20041722 陈玉妹

提起书院,怀旧的文人即便不是“齿颊生香”,也会浮想联翩:那清幽的山林,琅琅的书声,激扬的论辩,大师们“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绝披阅百家之言”,多少让人有点心驰神往。书院诞生于唐代,过去一向把唐玄宗时期的丽正书院、集贤书院作为书院的起源。但这两所书院只是最早的官办书院,且以修书、藏书为主要功能。据国内一些专家研究,在此之前,民间已有不少民办书院,如陕西蓝田县的瀛洲书院、山东临朐县的李公书院、河北满城县的张说书院、湖南攸县的光石山书院等。福建最早的书院龙溪(漳州)松洲书院大约也比丽正书院早了十多年。它由漳州首任刺史陈元光之子陈王向创办,目的在于移风易俗、教化乡里。松洲书院是我国第一所教学功能较完备的书院,以士民、生徒为教习对象,成功地完成了书院从个人、家族所有走向服务公众的过渡,在书院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作用。而在潮汕地区自唐以来也产生不少的书院:金山书院、东山书院、韩山书院、冠山书院、蓬砂书院、方公书院、中离书院、翁公书院、玉简书院等等。其中位于澄海冠华的冠山书院是比较特殊的一所。它的特殊在于它并不是建立于当时的县城。

一、关于冠山书院

据雍正《澄海县志》载:“冠山书院,在冠山乡神山麓,明朝知县蔡楠建。后堂祀朱文公(熹)。”现冠山书院存于澄海市冠山居委神山之麓,是明隆庆三年(1569年)由澄海县第三任知县蔡楠捐银倡建,于隆庆六年竣工的一座依山建筑规模庞大的三进硬山顶祠堂式学堂,为澄海第一座书院,始称“冠山书馆”。书院坐南向北,北靠神山,面向“古石山”,占地面积约5000平方米。前门匾名“冠山书馆”,中堂匾名“三益堂”,后堂祀朱文公。

冠山书院昔为澄海兴学育才之地,但历经战乱毁拆,重建多次。据史料记载,至清朝,大的修建有六次:明天启乙丑(1625年)由知县冯明主持修建;清顺治己亥(1659年)由知县赵廷佑主持再建;康熙二十四年乙丑(1685年)由知县王贷主持复建;清康熙五十年至五十二年由县令章兆曾主持修建;清乾隆五十二年丁未(1787年)由知县德文主持修建;清嘉庆十八年癸酉(1813年)由知县李书吉重修。

1999年至2001年在当地党政及乡众的支持下再次修葺经修复的冠山书院,属三进二庑的硬山顶木构架祠堂建筑形式。占地1306M2,建筑面积740 M2。建筑中轴线上,门楼为头进,大门为三门,中门为正门,正门匾“冠山书院”及对联“礼门辟冠山亦步亦趋追鹿洞,道岸登澄水为高为美溯杏坛”,均为康熙乙丑年复建时由邑人蔡祖神坤撰联并书的石刻原物。

进入院门,是一个宽敞的大埕,两株桂花,两大缸荷花。站在大埕中放眼,书院采用的是三进制的建筑,第一进的大门旁边是两间厢房,而通往第二第三进的是两条有房檐遮盖的庑舍回廊。中进主座讲学堂,立朱熹讲学石像,像前设讲坛,讲学堂匾名“诚正堂”,后进中厅祀蔡楠等,匾名“冠山书馆”(未挂),并设藏书室。两庑房间,在头进天井两侧,现辟为碑廊,中堂两侧仍保留原生员斋舍。书院内庭以宽敞的天井通巷相连,既解决了采光、通风又解决了排水的问题。中轴线建筑物的标高处理上,中进比头进高,后进又比中进高,使整座建筑物层次突出,显出恢宏雄伟之势。在后天井东西围墙开“龙虎门”,既符合潮汕祠堂的建筑格局,又解决灾害发生时疏散的安全出口。

走近第二进的正座大厅讲学堂,20扇规格木门肚组成排门,中间八扇,两旁各六扇,每扇门肚上都书写了明及明以前历代名人有关劝学、礼学诗句。 跨过门槛进入了讲学堂,只见一座高近4米的汉白玉“朱熹讲学”塑像正坐其中。朱子手执书卷,头戴一冠,面容慈祥。(“前祀朱熹,后祀蔡楠”是冠山书院的习俗。)讲学堂的横梁上面都有许多彩绘,生动的人物形象,美丽的房屋景色,精致而典雅。

从讲学堂出来,绕过石阶,通过一个小门走进了第三进。连接第三进和第二进是一个小埕,就是潮汕人俗称的后埕,相当于一条长长的巷子,前后连接两个厅堂而左右连接的是两侧的厢房和两个后门。依山麓构筑的第三进是书院后堂。正厅紧锁,没有对外开放。据说是和第二进的一样结构,只是里面祀的是这个书院的倡建人、当年的县令蔡楠,称蔡侯堂,是祭拜蔡楠的地方,以示当地百姓对这一位重教兴学的县令的怀念。

书院的山门和诚正堂顶脊均有双龙抢宝等造型的潮汕嵌瓷,屋梁下有动物、花草各式精雕细刻的潮汕木雕。书院埕前有圆型的池塘,俗称砚池,昔年砚池中间有一沙丘,上面种枫树,故称红叶池,冠山书院的灵气与红叶池的雅气互相掩映,构成了流传至今的“院堂一鉴”的古胜景。汕头名宿蔡起贤先生在《重修冠山书院记》中谓:“神山钟毓,人杰地灵。童子讴歌,诗人吟咏,驰誉邻邑”,“依其旧制,并加增饰,仑奂双美,旧观斯复”。

风从阳光里穿透,摇弋着后厅门口石阶前面的花花草草。不知名的绿色和红色,都是浅浅的颜色,仿佛诉说一个和历史有关的故事。四百年,冠山书院,它们又见证了多少呢?从最初的澄海兴学育才的发源地,到后来成为澄海某一个小学的校舍,到现在的尚待修葺。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又有多少仍存当年的气息呢?历史,从来都是可以用某种模式传承的。

二、关于冠山书院的几点考释

(一)关于名称:时光磨砺难抑光彩

冠山书院因何得名?地处冠陇,近傍神山?

1.从“地处冠陇”考释。

冠陇与冠山书院(馆),查多方书志,均少有记载。记载者亦仅是如此。《读史方舆纪要·卷一百三》(清·顾祖禹 著)记载:“冠陇隘,在县西十里。又西南有鱼它浦隘及乌汀背隘,县南有南洋隘。”《澄海县志·卷三 城池(镇寨附)》(嘉庆版语文体译本.澄海县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印.1982年诸如12月)“(一)下外莆都”条记载:“冠陇,即冠山,在县城西十里。”书中同时记载:“冠山书院:在冠山乡神山麓,明朝知县蔡楠建。后堂祀朱文公(熹)。天启乙丑(1625年),本县人重修。清朝顺治十六年乙亥(1659年),知县赵廷佑,康熙二十四年乙丑(1685年),监生杨茂十先后重修。乾隆五十二年丁未(1787年),知县德文再修,建魁星楼于山顶。嘉靖十八癸酉(1813年),知县李书吉自己捐钱重修,请老师讲学。十九年甲戊(1814年),报请上级批准,拨煎盘草坪每年租银,作为聘请老师的费用。”《澄海通志》(澄海县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印.1998年10月)相关记载如下:“冠山(Guànshān) 上华镇人民政府驻地。又名冠陇。在澄海市澄城西5公里,西隔韩江西溪与潮州相望。属上华镇。人口1.126万。相传宋代(约公元960—1000年)已有十余小村,以渔耕为生。元代并成大村。因北枕神山而林茂石奇,取其“秀甲邑中群山”意,故名。聚落呈带状,房舍多为砖瓦木结构平房。以农为主。有耕地220公顷,主种水稻、花生、荔枝、甘蔗、生柑、茶等。工副业有刺绣、工艺、竹器等。为市侨乡之一。有小学、幼儿园及卫生站。名胜古迹有神山古庵、跃龙桥、神山、神山摩崖石刻、冠山环翠等。三十年代曾任中国共产党江苏及河南省委书记的许包野(1900—1935年)原名许鸿藻,是冠山人。有公路通澄城。”我们仅仅可以从其记载中知道“冠陇,实应称冠山,意为‘秀甲邑中群山’。而冠陇应是潮人地方俗音得以进入书籍而已。”(相关资料可以参考庄义青、陈香白等先生著述。)然而诸如此类记载,并无提示冠山书院与冠山有何关系。

2.从“近傍神山”考释。

张凤翼《修建冠山书馆记》记:“(隆庆)三年,澄海未成,知县事蔡侯憩冠山,喜而莅政焉。乃于神山之麓,规为书馆”。

《潮汕名胜》载(著者不详)“神山:一名冠山,在距县城西北十里的冠陇寨。山高十一丈,周围七百余步,在全县名山中是最为低小的,但峰壑峭立秀丽,草木茂盛,景致比其各山优美。明隆庆三年(1569年)知县蔡楠加以开辟。山的最高处有观日峰和呼龙坞。下面岩壑幽邃处是攻玉洞和通仙岩。岩下面细流涓涓,捧在掌中更觉清凉异常,是仙岩第一泉。其他胜景有:仙人石、应碣、出米石、大士石、金龟石、仙砻石、仙江、红叶池。红叶池上有朱晦翁祠。祠的左边为冠山书院。有通仙岩而上为文昌阁,凭栏远眺,但见海上烟波浩淼,万顷流光,孤立的岛屿,隐隐出现于烟雾之间。城中万家楼阁如画,真是奇观。涉涧循山路而下,有驻云亭、神仙寺。山麓有明赐建的广灵庙。山中有十景,名为:海轮朝升:寒泉时涌;院堂一鉴;桂阁三台;仙岩凝霭;玉洞含烟;龙坞竦篁;虹桥流水;禅楼倒影;西麓悬崖。上述的文昌阁和朱文公祠,康熙年间因县民全部迁入内地而坍废,知县王岱和章兆曾先后重建。乾隆丁未(1787年)知县德文在观日峰上面建魁星阁。山下建一小石塔,共五层,高约一丈。”

《澄海通志》(澄海县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印.1998年10月)记载:“神山(Shén Shān)在澄海市澄城西北部,上华镇境内。南临冠山村。为莲花山南延山丘。据传村之先贤洪绍基曾咏曰:“疑是灵分三岛”,故名。(另有一说:神山,原名冠山,因形似帽冠而得名。)山高40余米。历为澄海旅游胜地。传为胜迹者有:观日峰、攻玉洞、呼龙坞、仙岩第一泉、通仙岩、仙人石(又称壶迹仙踪)、应竭出米石、大士石、金龟石、仙龙桥、仙江、红叶池、驻云亭、神山古庵等。誉为环翠十景者有:海轮朝升、寒泉时涌、院堂一鉴、挂阁三台、仙岩凝霭、玉洞含烟、龙坞疏篁、虹桥流水、禅楼倒影、西麓悬崖。至高处有魁星楼,建于清乾隆五十二年(公元1787年)。北麓有建于明隆庆六年(公元1572年)的朱文公祠。东麓有五层小石塔。民国二十四年(公元1935年)修建为“环翠公园”。1957年爱国华侨谢易初先生辟为上华农场,栽楠木数十株,今已成材。1959年于山畔建冠山中学。北坡遍植茶、果,称“花果山”。有公路通山麓。”

据文中介绍可知:神山原非此名,乃因“先贤洪绍基曾咏曰:‘疑是灵分三岛’,故名。”如此,那神山之前是何名字。在“在古代(包括潮汕地区),很多地名皆因附近或山或水或塔或寺等等风物而来。”的条件下和前文的记述下,笔者以为不可以排除原名为冠山的可能。

故此,对于冠山书院名字的由来,笔者列图(图仅代表名称序列)如下:

↑→(因地而名)→冠山书馆→(历史沿革)→冠山书院

冠山(山名)→(由人聚居)→冠山(地名)→(地方土音)→冠陇

↓ →(乡贤吟句)→神山(山名)

(二)关于选址:县城未建先建书院

据满洲人邑令德文《修理冠山书院并建魁星亭后土祠碑记》记载,冠山书院“创于前明隆庆年前,前栋祀考亭朱夫子,后堂以蔡侯、周绅配,嘉始事也。”“蔡侯”即蔡楠。明朝澄海置县之初,县城未见建,1563 年,澄海第三任知县蔡楠慧眼独具,以冠山乡约所(位于神山东麓)为休息议事之所;1569年,蔡楠于神山之麓,捐俸兴建冠山书院,明隆庆六年竣工,始称“ 冠山书馆”。“以书馆为成德达材之地,约所为移风易俗之基”,冠山遂成澄海的政治文化中心,开澄海兴学重教的历史先河,自此崇文尚教之举接踵迭起,明、清多任县令执篆澄海,冠山“人文蔚起,贤俊汇征”。为何澄海的首所书院建在冠山而非县城呢?韩山师范学院潮学研究所讲师吴榕青认为:根据明潮州的乡绅布政使刘子兴作《冠山书馆记》记载,冠山原属于潮州府海阳县,后才从海阳县划给澄海管辖。因为冠山富庶,文教发达,澄海县城还没建成之前,县令往往在冠山办公处理政务。翻查刘子兴《冠山书馆记》有如下记载:“冠山旧隶海阳,井几万室,其民俊义而知学。后改隶澄海,邑治未成,邑大夫往往即冠山视事,而俊义之民尤加励焉。岁隆庆戊辰,养斋蔡侯来宰兹仪邑,莅冠山,政先大体,日进青衿,谈经术性命,毅然以化民成俗为任。环封之士庶,无不熙熙,然冀德教之成也。因即神山北麓,构书院一所,祀考亭先生,以为兴贤育才之地。” 然而,有人异议:“冠山书院只是民间书院。蔡楠倡建之时,澄海正在筹建县城,图纸上已经有‘学宫’一项,却没有计划建书院,再建书院也显得多余。他体贴民生,建县城尤恐劳民伤财,‘蔡君唯唯,再拜而谨受之。退而思复,曰“民劳矣,未可动也,姑与之休息。”’何况一所多余的书院。且蔡楠自捐年俸100两。当时,澄海知县年俸40两5钱7分7厘。那就是说,为冠山书院,蔡楠捐出差不多两年半的工资。据蔡楠副使林大春《建澄海县城碑记》载:‘维隆庆三年……实始拜秩为天子命吏。’”不大可能。然而,我们可以思考:第一,澄海县城当时只是规划,并无实际动工,县学并不存在。林大春《建澄海县城碑记》也载:“于是以五年辛未之春布令,入秋而率作兴事。用仍故基,以审正于度,复即故所议。明年,崖州太守命下。是时方议继建学宫以及公府官属之署,会报至不果。”第二,蔡楠时刚任职,资财不厚,难以捐助如此高昂费用。其实,修学费用非靠蔡楠一人,他仅是“费数百金,侯捐俸为士民倡”(刘子兴《冠山书院记》)而已。

笔者在实地查访中也从当地一位乡中老人处得到以下讲述:“明朝时期,因为当时修建县衙的地点没有敲定下来,所以县令蔡楠多次亲自到澄海的各个地方寻找适合的地方。当他来到冠山的时候,感觉非常满意,就把自己的县衙设置在了冠山,从此冠山成了澄海的政治文化中心。在冠山安定下来的蔡楠,发现了现冠山书院的这片地方,人杰地灵,被靠神山而且平地的面前还有一个美丽的池塘,因此就决定捐献自己的俸禄在这个地方修建一个书院。这个书院就是冠山书院。书院建成不久,蔡楠离开澄海,书院便由冠山人管理。天启五年,书院扩建,增建东西庑房16间,知县冯明介闻知,即踊跃捐俸。那次建设费用180余两,不敛乡间士民一文钱。嘉庆十八年,知县李书吉听说冠山人要重修书院,也捐了银两。书院财产计田3.5亩,潭5.5亩,由乡绅捐赠,作聘请教师经费。后来明、清的几代多任县令执篆澄海的时候均重视兴学育才,于冠山书院捐俸兴教。就这样,从明代开始,这个书院延续了下来。”

因此,笔者以为吴榕青讲师的说法可信,并提以下旧籍资料以资佐证:

1.张凤翼《修建冠山书馆记》记载:“三年,澄海未成,知县事蔡侯憩冠山,喜而莅政焉。乃于神山之麓,规为书馆,捐俸百金,偕缙绅士庶,咸佐厥事,堂寝岿然具备,以崇祀考亭朱夫子。日与二三门人,讲艺不休,余时为诸生,犹曾沐其教泽焉。”

2.林大春《建澄海县城碑记》:“维隆庆三年,岁在己巳,潮州澄海县令,今崖州太守清漳蔡君,讳楠,字养斋,奋迹贤科,实始拜秩为天子命吏。于是以五年辛未之春布令,入秋而率作兴事。用仍故基,以审正于度,复即故所议。明年,崖州太守命下。是时方议继建学宫以及公府官属之署,会报至不果。”

3.《澄海县志·卷三 城池》(嘉庆版语文体译本.澄海县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印.1982年12月)“县城”条载:“明嘉靖四十二年癸亥(1563)年才设置澄海县,议建县城……至明年甲子(1564年)经知县周行议定。四十五年丙寅(1566年)知县张睿兴工。隆庆五年辛未(1517年)(注:此处应为1571年之误),知县蔡楠……竣工,副使林大春作记。万历三年乙亥(1575年),知县顾奕重加修筑,本县人别驾(即副职州官,与通判同)王天性作记……城上设窝铺二十六处,是知县左承芳所建……康熙三年(1664年)之后,因滨海寇患,先后三次命人民迁入内地,城墙崩坏,居民逃散,全县几乎尽废。七年(1668年)恢复县治。至明年己酉(1669年),潮州通判兼摄县事阎奇英依旧基重建。

4. 《澄海县志·卷四 山川》(嘉庆版语文体译本.澄海县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印.1982年12月)载“神山:一名冠山,在距县城西北十里的冠陇寨。山高十一丈,周围七百余步,在全县名山中是最为低小的,但峰壑峭立秀丽,草木茂盛,景致比其各山优美。明隆庆三年(1569年)知县蔡楠加以开辟。山的最高处有观日峰和呼龙坞。下面岩壑幽邃处是攻玉洞和通仙岩。岩下面细流涓涓,捧在掌中更觉清凉异常,是仙岩第一泉。其他胜景有:仙人石、应碣、出米石、大士石、金龟石、仙砻石、仙江、红叶池。红叶池上有朱晦翁祠。祠的左边为冠山书院。有通仙岩而上为文昌阁,凭栏远眺,但见海上烟波浩淼,万顷流光,孤立的岛屿,隐隐出现于烟雾之间。城中万家楼阁如画,真是奇观。涉涧循山路而下,有驻云亭、神仙寺。山麓有明赐建的广灵庙。山中有十景,名为:海轮朝升:寒泉时涌;院堂一鉴;桂阁三台;仙岩凝霭;玉洞含烟;龙坞竦篁;虹桥流水;禅楼倒影;西麓悬崖。上述的文昌阁和朱文公祠,康熙年间因县民全部迁入内地而坍废,知县王岱和章兆曾先后重建。乾隆丁未(1787年)知县德文在观日峰上面建魁星阁。山下建一小石塔,共五层,高约一丈。”

5.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一百三>>澄海县府东南六十里。东北至饶平县百三十里。嘉靖四十二年,析饶平县苏湾一都,揭阳县它江、鳄浦、蓬州三都,并海阳县之上、中、下外三莆共七都,置澄海县,创筑县城。万历、崇祯间,皆增修,周五里有奇。编户五十五里。

注释:

1.考亭:考亭在建阳,即福建省泉州市建阳县。绍熙二年(1191年),朱熹62岁。长子朱塾病逝,朱熹因政事受挫,心灰意冷,遂以料理长子朱塾丧事为由,要求辞职奉祠,获准。这年五月回建阳料理长子朱塾的丧事,寓居徐市,并着手筹划从武夷山迁居建阳考亭事宜,以实现亡父朱松生前曾嘱托的定居考亭的意愿。绍熙三年(1192年),63岁。据《朱子年谱》记载:朱熹“始筑室于建阳之考亭”。前此不久,他曾写信给好友吴伯丰,说到迁居之事:“此间(指考亭)寓居近市,人事应接倍于山间。今不复成回(武夷山)五夫,现就此谋人居,已买得人旧房,明年可移,目今且架一小书楼,更旬可毕工也。”迁居时,朱熹在武夷山亲撰《告家庙文》,委婉、悲愤地申述了迁居的原因:“熹罪戾于天,幼失所怙,只奉遗训,往依诸刘(指到武夷山五夫里投奔刘子羽、刘子翚兄弟和刘勉之)卜葬卜居,亦既累岁,时移岁改,存殁未安,乃眷此乡。性亦皇考所爱赏而欲卜之地。今既定宅,敢虔告,以妥祖考之灵。”绍熙五年(1194年)五月,65岁。任潭州(今长沙)知州和荆南安抚史。同年七月,奉召赴临安,拟任焕章阁待制兼侍读,因得罪权臣韩侘胄, 遂未任新职而罢归。同年十一月回到建阳考亭。从此真正息影山林,再未任职。后世也称朱为“朱考亭”。

2.冠山书院建于何时,记载多有说法:德文《修理冠山书院并建魁星亭后土祠碑记》“冠山之有书院也,创于前明隆庆年间”;刘子兴《冠山书院记》“隆庆戊辰,养斋蔡侯来宰兹仪邑,莅冠山,……因即神山北麓,构书院一所,祀考亭先生,以为兴贤育才之地。”;张凤翼《修建冠山书馆记》“(隆庆)三年,澄海未成,知县事蔡侯憩冠山,喜而莅政焉。乃于神山之麓,规为书馆”。杨景文《书香盎然的冠山书院》“(冠山书院)始建于明隆庆二年(1568年),由明朝澄海县第三任县令蔡楠倡建。” 陈泽泓《潮汕文化概论》“明隆庆四年(1570年),由澄海第三任知县蔡楠倡建。”本文取“明隆庆二年(1568年)蔡楠任知县期间,择冠山作议政之所。冠山书院始建于明隆庆三年己巳(1569年),隆庆六年壬申(1572年)竣工。”一说。

3. 冠山文祠与冠山书院:冠山文祠位于神山下,冠山书院后堂,也称考亭祠,祀南宋理学家朱熹(1129—1200)。因朱熹也谥号“文”,世称朱文公,朱熹祠也称文祠。朱熹乃安徽婺源人,晚年在福建省建阳县“考亭”这个地方筑沧州精舍,作为讲学之所,其学派为考亭学派,冠山文祠也称考亭祠。冠山文祠与冠山书院实为一体。明代澄海知县蔡楠所建的冠山书院分前后堂;前堂一直成为书院,后堂便是文祠。近年已修复一新,对外名曰冠山书院,冠山人却按习惯统称“文祠”或“冠山文祠”。

4.冠山书院名称,笔者以为实应称其为“澄海冠山书院”。因冠山书院不止一处。福建省乐清市雁荡镇楼下村、山西省平定县等处均有冠山书院。

附录一 碑记

修理冠山书院并建魁星亭后土祠碑记

邑令德文满洲

冠山之有书院也,创于前明隆庆年间。前栋祀考亭朱夫子,后堂以蔡侯、周绅配,嘉始事也。本朝湘潭王公岱。山阴章公兆曾复建驻云亭、桂香阁以祀文武二帝。其所以嘉惠乡人者,意良厚。嗣是人文蔚起,贤俊汇征,兹山遂为邑中冠,不独林姿泉态,足供游人吟眺已也。但历年既多。垣墉颓圯,涂暨之兴,责在后人。丁未春。余因公戾止。爰命乡人亟为修整。举凡古迹名胜。俾令悉复旧观。又念山峰东南为巽离文明之位。丁未春,余因公戾止,爰命乡人亟为修整,举凡古迹名胜,俾令悉复旧观。又念山峰东南为巽离文明之位,尚虚其地以有待,因构亭其上。以祀魁斗星君。于是捐俸首倡,并给印簿为序,谕乡中绅耆捐赀共襄厥举。且别立后土祠于院之左。规模制度。较前人益称宏备矣。工既竣,乡人丐余为记。余以为。是役也,人既乐其成,神必弥锡之福。由此科甲联翩。清华隽选,其所以应兹山之秀者,是固余之意而非即蔡周王章诸公之意哉?爰勒石为记并镌义助芳名,以垂不朽。

(嘉庆《澄海县志》卷二十五 碑记下)

冠山书院记

邑令刘子兴

冠山旧隶海阳,井几万室,其民俊义而知学。后改隶澄海,邑治未成,邑大夫往往即冠山视事,而俊义之民尤加励焉。岁隆庆戊辰,养斋蔡侯来宰兹仪邑,莅冠山,政先大体,日进青衿,谈经术性命,毅然以化民成俗为任。环封之士庶,无不熙熙,然冀德教之成也。因即神山北麓,构书院一所,祀考亭先生,以为兴贤育才之地。院制堂寝不一,门庑凡三、舍凡十数,费数百金,侯捐俸为士民倡;凡三月而工毕。君子谓侯知治道矣。夫为治者,不患民之不戢,而患学之不兴。学兴化行,而民不丕变者,未之有也。今澄地僻而民乱,为治者多务操切,而去治弥远。侯之治也,不屑屑于绳墨,而首先教化,与民更始,斯非务其本以胜之之道欤!善夫,孟子之言曰:“经正则庶民兴,庶民兴斯无邪匿矣。”今侯所以迪民者如此,吾将拭目而观民兴之有日也。

(嘉庆《澄海县志》卷二十五 碑记下)

修建冠山书馆记

张凤翼(?)

三年,澄海未成,知县事蔡侯憩冠山,喜而莅政焉。乃于神山之麓,规为书馆,捐俸百金,偕缙绅士庶,咸佐厥事,堂寝岿然具备,以崇祀考亭朱夫子。日与二三门人,讲艺不休,余时为诸生,犹曾沐其教泽焉。侯其以政学也乎!侯去,乡士民尸祝于此,以比甘棠。迄今五十余年,倾圯未修。天启五年乙丑,属乡诸生张齐咏、程大道、李日火阜,办财鸠工,集梓人,陶人,圬氏,

氏,各以方授役。会云间冯侯来宰是邑,其崇先儒,兴后学之心,隔世相感,遂捐俸以助;数十年间,声气潜通如此。乃于是年春,重建蔡侯祠,依旧基增高尺许。夏秋建东西庑房一十六间,暨修门墙堂阶,岿然巩 ,形势视前有加焉,匪徒构饬壮丽已也。计费一百八十余金,不敛乡间士民一缗。经始于初春,落成于秋中。诸友谒不佞,属以纪事。余乡人也,义毋容辞。第观侯之兴是馆也,其大有造于冠山哉!古有文章教必有所寄,祀先儒于冠山,崇寄也。入其堂,俨然若见其人,又愀然嗟不生其时,则礼让之心,有不油然兴者乎?今夫聚泥土而金碧之,肖为天神,列诸琼宇,凛凛乎走村氓无后至焉。一日衣落垣萎,室败以颓,则有倚视而笑之者,此曷以故,则饬与不饬也。今书馆既整而饬矣,时复为期,日率子弟来会。会有文,文有品序,宛然蔡侯讲艺谭道时。至今山川、草木、鱼鸟、烟云,可想见当年抽毫 经,神爽未泯,则又谨毖于教,匪徒饬也。诸君子生于斯,隶于斯,观感涵于斯,毋亦克远省蔡侯作兴之意以企修乎?乡之前人闻人,庶几以心为师,以忠孝为堂域,以躬行为垣基,以文艺为丹雘,此视考亭先生,奚啻旦暮遇之。蔡侯之功,吾知其可以永矣。余故书之而志之,以俟乎后之来学冠山者。

(雍正《澄海县志》卷十 碑记下)

附录二 同名书院史话

山西平定“冠山书院”史话

宋代是结束了五代十国纷争分裂的局面后相对统一的王朝。其社会经济显著进步,商业繁荣超过唐代,有100多年的繁荣景象。文化书卷气比唐代浓厚,书院兴盛遍布全国,多建于山水名胜之地。宋初,继全国的四大书院:白鹿洞书院、石鼓书院、应天府书院、岳麓书院之后,北宋末年在平定州城西南八里,山明水秀的冠山上建起了“冠山精舍”,书院属民间私办。元初,中书左丞吕思城父祖数世读书于此。

冠山,是平定州境内的名胜游览之地,海拔1125米,苍松翠柏,烟云缭绕,山势嵯峨挺拔秀丽,有资福寺、冠山书院、槐音书院、仰止亭、吕祖洞、文昌阁、夫子洞等名胜古迹。“冠山雨过”为平定州八景之一。金、元时期祖籍平定的著名爱国诗人元好问在《乡郡杂咏诗》中赞美冠山曰:“新堂缥缈接飞楼,云锦周遭霜树秋。若道使君无妙思,冠山移得近城头。”元代,在“冠山精舍”的基础上,扩建为“吕公书院”(吕公即吕思城),亦称“冠山书院”,成为山西显赫一时的最大书院。

吕思城,字仲实(1293———1357),平定人。泰定元年中进士,后擢升为翰林国史院检阅官及编修。顺帝初,拜监察御史、侍御史、集贤院侍讲学士兼国子祭酒、湖广参政、中书参知政事、左丞转御史中丞等职。有《介轩集》、《两汉通纪》、《正典举要》、《岭南集》等著作传世。他性情刚直、体察民情、秉公办事,倡导破除迷信,不畏权势,直言进谏。在任翰林院期间,曾总裁宋、辽、金三史,病逝后赠齐国公,谥忠肃。“吕公书院”虽系官办,但实成于吕思城之手,因而得名。志载:左丞吕思城,以元世祖“先儒过化之地,名贤经化之所”立书院令,并奏请赐额,造燕居殿,设宣圣孔夫子肖像,以颜子与曾子配祭,另筑会经堂,以及德本、行源斋舍,书院藏御赐经籍、图书万卷。

石楼书院建于明代正统年间(1436—1449),学正,夏廷器修建,系官办。旧址在今平定县圣庙大成殿东侧,相对城南10公里的石楼山。

名贤书院建于明代弘治十一年(1489),知州吴贤在冠山吕公书院遗址的石洞前构筑正堂叫“名贤书院”,时任山西布政司左参汪藻在弘治十三年立有赞颂吕左丞诗碑:“冠山山势碧棱曾,驻节来游吊左丞。十里红尘飞不到,百年青史价先增。”

高岭书院建于明代嘉靖九年(1530),时任临洮太守的孙杰,字朝用,别号高岭,回归故乡后,寓居于冠山书院,每日聚朋邀友且吟且酌,见冠山山腰中有一巨石,即出资凿石洞曰:“夫子洞”,供奉孔圣人,另凿两洞,供奉颜子、曾子,在夫子洞的左面修建了高岭书院。聚书万卷,校勘其间,从严规范以导迪子孙,亦称上书院。明代陆琛作《高岭书院孔子调铭》今犹立于夫子洞院中。

槐音书院,建于清乾隆年间(1736),郡人张佩芳任寿州时,与多人募资,在冠山资福寺东面修建。起初欲名“梵宇书院”,因院内有古槐参天浓荫盖地,山风时至疑有丝竹音,直隶总督那彦成题额“槐音书院”。自好之士,习静之儒,避城市喧嚣,本州外地好学之士接踵而至,多至100余人,每科名丽桂籍者,珠联星耀不下数人,亦称下书院。

冠山书院,建于清乾隆十六年(1751),知州王祖庚,劝捐银2683两,以利息作为师生费用,借用上城州署西部学院行署为讲学所,因上城为汉淮阴侯韩信下赵驻兵处,旧称榆关,故初取名“榆关书院”。乾隆三十年(1765),知州陶易奉礼部咨查各省书院名目,以榆关名义未确,思及嘉水贯通山城,始自嘉山源远流长,改称“嘉山书院”。乾隆五十年,学使戴衢亨易名“冠山书院”,有房屋50余间,规模宏大极一时之盛。旧址在平定师范礼堂附近,现仅存零星碑记石刻。

崇古冠山书院,清嘉庆十一年(1806),奉直大夫孙裕重建。书院坐西朝东靠山临谷建于冠山腹部,两重院,内院正面月台上有西窑五眼,居中一明两暗称崇古洞。月台下南窑三眼,中窑壁嵌集柳公权玄秘塔,五言诗石刻十六块,窑门额书“广业”。北窑三眼额书“新德”也为一明两暗。外院有窑洞一孔为书院仆役居室,外形为瓦房,内部为窑洞,冬暖夏凉。里院月台下立有明代嘉靖年间,乔尚书(乔宇)的《雪中访左丞吕公书院旧址》诗碑曰:“峻岭崇罔冒雪来,冠山遥在白云隈。松盘厚地蜿蜒出,花散诸天缥缈开。傍险欲寻归隐洞,凌高还上读书台。平生仰止乡贤意,莫遗遗踪闷草莱。”笔者幼年时,经常听老人们叨咕,乔尚书在冠山上读书时,夜遇狐仙伴读,星空淡月下,孤灯苦读的乔尚书,每当夜深人静,饥渴难忍时,青青松涛中,总有一仙女飘然而至,到身边伴读,适时送上明珠一颗为他解饥止渴,乔尚书为获取功名,怕坠入爱河,与狐仙女情断意决后,狐仙女在一棵歪脖子古松上吊死。这些美丽的传说,在儿时记忆中留下许许多多神秘的想象。崇古冠山书院中,现有明、清两代的碑刻很多,保存完整。近代平定籍才女石评梅,是上世纪20年代驰名中外文坛的女诗人、女作家。石评梅在小说《红鬃马》中写道“到家后三天……父亲爱怜我,让我去冠山住几天……山道中林木深秀涧水清清,一望弥绿……草花粉蝶黄牛白羊,这村色是我所梦想不到的……再上一层山峰至绝顶,便到冠山书院,我们便住在这里。”说的就是崇古冠山书院,即俗称上书院。古州平定的历代文人都和冠山书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割舍不断的情缘。

平定自古兴学之风炽盛,据文献记载:金、元、明、清经科举中进士131名;举人680名;各类贡生785名。仅清代嘉庆丁卯科乡试,一次中式解元、举人、副榜15名。留下了“文献名邦”的美誉,被世人盛赞为“科名光耀无双地,冠盖衡繁第一州”。

科举废,新学兴,光绪二十九年(1903),平定中学堂创立,是山西省最早建立的新学校之一。民国初,这所学堂易名为“平定中学校”,成为平定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其间人才辈出,不乏名流。一百年的风雨历程,直至1956年东关建成新校,成长为今天的平定一中。2003年10月迎来了盛况空前的百年校庆。平定素有重教化、开民智之传统,文科彪炳科举蝉联。历史上曾以“山西文风数二定(平定、定襄),二定文风数平定”称誉三晋。治学济世,遗风浩然。

我国古代重德,不仅为人讲究德,就是为山、为水也讲究德,有德之山才受景仰。冠山之德,在于文脉人气,在于涵养,在于不露,在于千余年来的书院清幽文化传承,只有那些不畏艰险,勇于探索,勤于思考的人,才能领略到平定冠山书院的魅力。

本文作者:耿喜寿,摘自《山西日报》

清末雁荡冠山书院

冠山书院,在今乐清雁荡镇楼下村。村处鸡冠山东麓,书院因此得名。明清以来,张氏聚族而居。据传咸同年间,张姓族人在村东高阜上建文昌阁一座和小屋数间,围以短垣,庭院宽广,并在院前增建张氏家祠,置膏火田若干,创办冠山书院,为邻近村庄子弟读书之处。至光绪后期(约在1900年前后),张氏后裔张步衢(号云峰)见书院势将荒废,与从弟承渠(翼臣)暨地方耆宿,集资修茸院舍,整顿院产,聘请举人蒋炯(字燧堂,大荆东里人,蒋叔南父)先生任教席。蒋炯学问渊博,久历杏坛,乡望卓著,各地学子纷至沓来,自此弦歌不绝,桃李盈门。其中如张寅(?—1950,字翰庭,温岭横河人),负笈来此就学,后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警监学校。民国建元首任乐清县知事;阮陶(钅容)(1882—1940,字石泉,雁荡泽前人),毕业于浙江巡警学校,民国初年,以温州巡官擢任淳安县知事;徐熙(字缉旨,雁荡环山人),民国初年任温州警察署长,随章吴俊参与温州独立。独立受挫后去官离温,回乡后热衷雁荡山开发事业,任雁荡山建设委员会委员;潘球(1876—1967,字耀庭,雁荡环山人),浙江省立法政专门学校毕业,民国三年(1914)任天台统捐分局局长,民国二十二年(1933)雁荡建设委员会成立,被特聘为技师,著有《雁荡百景先辑》,还有雁荡各村徐次伦、叶黄苏(字石芝)、金宰成(雁荡白溪街人)、诸立等,均曾注籍冠出书院,学成后或任职政法,或从事教育,皆知名人士。

冠山书院,于光绪初年设有练武场,聘请施兆升(雁荡靖底施村人,清道光庚戌武科举人)任教练,教授学生练习骑射、举重,应试武科。并将村前的山前塘东首一段,长约700米,宽12米,填平塘面,铺以沙石,筑成跑道,直伸至大塔塘与山前塘交接处,堆土垒石,筑成平台,台上竖立箭牌一方,牌正中置红日,为射箭中的标志。每天清晨,练武学生,集中跑道,纵马驰骋,习骑学射,以期应试武场。这条跑道和箭台,遗迹尚可辨认。现在附近各村群众,对山前塘东首一段塘基,还称为“跑马塘”。

在冠山书院练武的学生,一般都已考中武科生员,武术精湛。光绪八年(1882),金绕梁(雁荡石件头村人)、施王仁(雁荡樟树下村人),同科考取壬午武科举人;光绪十一年(1885),林桂芳(雁荡选坑人)考取乙酉武科举人,光绪十四年(1888),詹大魁(雁荡上詹村人)考取戊子武科举人,以武术优异,名列“经魁”,以平阳县古鳖头卫干总任用,光绪十七年(1891),徐雨霖(雁荡环山人)考取辛卯武科举人,榜列第四名,授予“亚元”称号,即任温州府止戈局之职;光绪十九年(1893),黄河清(1861—1926,字则如,雁荡白溪街人)、黄中馨(雁荡殿前村人),同科考取癸巳武科举人,当时号称“白溪七举人”,传誉乡里。因此冠山书院,又有“文武书院”之名。

参考文献:

1.吴榕青.潮汕的书院[M].汕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编.(以后资料不详)

2.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一百三>>[M]. (以后资料不详)

3.澄海县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印.澄海县志(嘉庆版语文体译本)[M].1982年12月.

4.潮汕名胜(以后资料不详)

5.陈泽泓.潮汕文化概论[M]. (以后资料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