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潮学 > 潮学动态

清代揭邑名宦郑大进

来源: 2010年05月24日 09:29:04 责任编辑:admin 人气:

郑大进,字誉捷,号谦基,又号退谷,17O9年10月出生于揭阳县梅岗都山美村(今属揭东县玉滘镇山美村)。父亲郑养性是一名乡里的私塾老师。郑大进自幼聪慧过人,有神童之称。雍正十三年(1735年)考中举人,乾隆元年(1736年)考中进士。乾隆九年(1744年)被召进京谒选。授直隶肥乡县令,官至直隶总督,授太子少傅衔。

郑大进是清雍乾年间一位才华横溢且颇具经济头脑和改革创新精神的实干家。在任期间他做了许多有利于生产发展、社会稳定的工作。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他任两淮盐运使。期时,由于商人出售上盐次盐价格相同,他们为谋取暴利,只售次盐,民众怨声载道。针对这一弊端,他亲自为民审辨盐色,并明确了安盐、梁盐二种价格,奏请朝廷批准。在任贵州布政使期间,郑大进了解到贵州仓库多储米粮,而黔地多雨,仓中米多有霉变,陈米质差,新米又进不了仓。郑大进上奏朝廷,获准于青黄不接、各地缺粮之时,将历年仓库中的陈米,以平价借或粜出去,然后于秋后按一米二谷,购补还仓。这一举措此后成为定例,仓储多改贮谷,减少霉坏。

郑大进十分重视水利建设,他每到一地,必查察灾情,据实上奏。任湖广总督时,恰遇钟祥、潜江、荆门、江陵等县河堤溃决。他当即查清灾情,据实上奏,指出应根据地势高低,加固堤围,以求永固。朝廷见其建议具体可行,即予准奏。任直隶总督时,见永定河因年久失修,河床淤浅,水坝又不够高大,时有水患,郑大进经多方调研和征求水利专家的意见,了解到“坝闸不修,则水无所蓄、泄”,遂上疏提出“宜分段开挑,增筑闸座,以时启闭”的措施,获朝廷批准,并拨给建闸经费七万余金。终于使永定河得以疏浚,又使蓄、泄得的问题得到解决,而且还可通舟楫,便民往来。

郑大进还十分重视农业生产和关心民生,他积极鼓励农民种粮,想方设法减轻农民的负担。他每遇灾害,都能采取措施,纾解民艰。如在河南巡抚任上,曾遇“沁、洛暴涨”,仪封考城决口150丈。他接到险情报告后,即赶赴现场,安抚灾民。他见灾情严重,一面自请朝廷处分,一面采取“以工代赈”措施,使灾民踊跃参加抗灾,既增大抗灾能力,又改善了灾民生活。而郑大进自己却因日夜操劳过度,致足患湿症。第二年,郑大进任湖北巡抚,又针对武昌辖下之通城,地僻山阻,漕运十分艰难的实际情况,上疏奏请以武昌兴国等7县每年以漕运余粮抵通城漕额,然后将通城漕额折合银款,分解各库,作为兴国等县漕运“脚价”等费用。这就解除了通城粮运之艰苦,兴国等县也无亏损,又方便于调剂粮米入库。在湖南,郑大进见地方官吏动辄借用库款大兴土木,修缮公署,并了解到许多官吏从中牟利,当即奏准“凡修署者,责令保固十年,不及限者自葺”,使各地官员对此有所收敛,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百姓的负担。

在任湖北巡抚兼湖广总督任上,郑大进关注楚北宝武局铸铜的情况,宝武铸铜的原料全靠云南供应。按原有铸法,需以40%的高质料配以60%的低质料进行鼓铸。而高质铜料越来越少,几至无法供应。采购者在云南有时守候经年,严重影响了铸铜生产。他经过一番考察、核算,认为低质铜料价格每斤便宜二两多金,若以低质料鼓铸,去除杂质之后,其成品仍能与混合料等质,剔除出来的铜渣还可炼成黑铅以制作子弹。于是,他极力推行单纯采用低质料的新的铸铜法,使云南的低质铜料不致积压,又使宝武局节省了铸铜成本,还能充分利用副产品黑铅,增加了利润。

郑大进十分重视“教化”。他认为,“古者王道之行,成于教化;而风俗之厚,肇自师儒”。他“所官之地,育爱士子”。他在正定府任上,即“修府志,建书院,立碑训学”。他亲自主持编修的《正定府志》50卷。他还在家乡倡建了梅岗书院,并亲为撰写了《梅岗书院记》。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郑大进身为十三省督,位高权重,却不许乡亲仗势欺人。清朝乾隆年间,他的家乡揭阳县山美村与池厝渡村,经常发生乡界纠纷,彼此对立结怨,成为历史悬案。村里人倚仗郑大进官威权势,欲置池厝渡人于死地,两村结怨日深。有一次山美村人想趁他回乡省亲时,借用他的权势压制地厝渡村。郑大进当即告诫乡亲:“世有千年池厝渡,而无百年郑大进。奈何修怨以累子孙乎?”

郑大进的高尚品格和富有哲理的话感动了两村村民,自此二村旧怨全消,村民和睦相处。“世有千年池厝渡,而无百年郑大进”遂成为千古佳话。

郑大进是一位名重一时的儒官,一生著述甚多,主要有《爱日堂诗文集》、《郑勤恪公奏议》。

1782年(乾隆四十七年)10月他因病卒于任上,享年7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