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潮学 > 文化名人

义薄云天陈拨臣

来源:潮洲日报 2015年05月14日 11:01:13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李煜群

近期在非洲西部肆虐的埃博拉疫情震惊全球,牵动着无数人的心,世卫组织及各国纷纷出台预防措施,并对发生地施以援手。我国政府也调拨了许多的救援物品,并派出医疗专家团队到受灾国救援,抢救病人,抑制疫情。在关注的时候,看到非洲某国,有国民亡后,无人敢近前,帮其收殓这一惨状,忽然让我想起了百余年前在庵埠发生的一场让人闻风丧胆的鼠疫,更让我想起一位义薄云天、令人肃然起敬的人物——陈拨臣,及因他与庵埠人结下情缘,让人至今还在传颂的一段佳话。

公元1899年(光绪廿五年)仲夏,一场史无前例的鼠疫,在庵埠等地流行、扩散,死人无数。当时清王朝正处于多灾多难、风雨飘摇之时,官方虽有抑制疫情解民忧之决心,但限于财力、人力和医疗条件,只能对着肆虐的疫情哀叹!病毒扩散的疫情如洪水猛兽,让人防不胜防,一村接一村、一乡连一乡,接连地发生,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仅庵埠一地就有近十个村受感染,死人无数,灾情最严重的是茂龙村,死了好几百人,有的是上午为亡者收敛,下午他人帮他入棺下埋,可见当时的严重程度,真是触目惊心!

在这危难时刻,潮汕的民间福利机构和社会贤达、有识之士,当仁不让,冒着被感染的危险,纷纷加入到抗击疫情的行列中。当时,生于中医世家的惠来人陈拨臣,那时他才廿余岁,风华正茂,正好在潮阳“仁济善堂”义务坐诊,为当地群众解除病痛。得知“仁济善堂”正在弘扬宋代高僧大峰(民间慈善神)的扶危济困的慈善精神,准备筹资和组建义工队伍到庵埠疫区帮助该地群众消灭疫情,渡过难关,他闻知后马上报名参加。

到庵埠后,他马上施展其祖传的医技,不顾危险为患者看病,还开了防疫处方给群众治疗和清饮预防,并亲自熬药将药水送给群众饮用预防感染。

在社会各界的齐心协助下,很快,庵埠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并消除,社会稳定后,陈拨臣向庵埠的地方乡贤建议借鉴潮阳民间办善堂的成功做法,成立善堂福利机构,当碰到天灾人祸等突如其来的灾情的时候,善堂这一义工群体能起到牵头互助,同舟共济的作用。他的建议得到了该地有识之士的响应,马上成立了庵埠广济善堂,并到潮阳“报德古堂”请来大峰祖师金身做为神主,供民众瞻敬。大峰祖师是宋代高僧,南宋初潮阳和平一带发生瘟疫,他从福建赶来为民治病,消除疫情,还倡建和平桥,为地方群众排忧解难,用实际行动弘扬中华传统的救人于危难的美德。他圆寂后,当地群众为了纪念他,建了一个报德古堂,并依他在生时与人为善、扶危济困、修桥造路、助国济民的崇高美德做为办堂宗旨,故而大峰和尚也就成了潮汕慈善界的祖师爷。

广济善堂刚在庵埠创建,群众纷纷叫好,支持的人很多,越年,又一个善堂——太和善堂在庵江边诞生,陈拨臣成了首任总理。一位外地人,年纪轻轻成了一座古镇,较有规模的民间福利机构的主要领导人,可见当时陈拨臣先生在庵埠之影响和号召力,及人民群众对他的信任感有多大。太和善堂的发展是迅猛的,不到几年时间,便创建医院、学堂、消防队、义冢铺等等关乎民生的公益机构。从这也可以折射出那时的太和善堂领导层的能耐和社会公信力。

当时,庵埠鼠疫消除后,陈拨臣准备打道回府回惠来家乡,但他高尚的品德感动了庵埠人,纷纷劝他留下,长居于庵埠。但陈可能是想到自己是外乡人,怕被当地人欺生,再三婉拒。当时亭厦村乡绅看穿他的心思,真诚挽留他居于亭厦村,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及庵埠人知恩必报的胸襟,带陈拨臣到其陈氏大宗祠,打开龛门,两人结拜为兄弟,并对祖宗发誓合村与陈拨臣永不相欺、互敬互让,直至子子孙孙皆然。就这样,在陈氏乡绅的真诚挽留下,陈拨臣终于在庵埠亭厦村定居下来,并开了一间叫卫生堂的医馆,方便村民及周边群众看病。可惜他于1924年因病逝世,享年61岁。

俗话说积善之家有余庆,这话一点都不错。陈拨臣因救灾而定居于庵埠,至今虽只有百余年,但子孙昌衍,且多业有所成,仅大学生就有四十余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专生也有近十位。难能可贵的是,他当初参与创建的广济善堂和太和善堂,如今依然焕发着旺盛的生命力,为社会发挥其慈善服务民生的积极作用,分堂(社)遍布潮汕各地。令人欣慰的是,在庵埠定居时创建的卫生堂诊所至今招牌还在,成了名符其实的百年老字号!

从陈拨臣先生的善举,到庵埠人挽留他在此地居住,可以看出,古人是如何地看重这“仁义”二字,一方是义薄云天的善士,一方是为其义举而感恩载德的地方乡绅,他们的行为,可以说是一段让人拍案叫绝的历史佳话,也是对儒家文化之精髓“仁、义、礼、智、信”的最好诠释!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