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潮学 > 文化名人

著名画家王兰若一家的文化承传

来源:汕头日报 2014年04月14日 16:53:35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王兰若.jpg

自古以来,家族式的文化承传是中国文化承传的基本保证,但是进入20世纪之后,随着社会发展的突飞猛进以及空前多样化,一家几代人从事同一艺术工作的例子已不是太常见。而著名画家王兰若的子孙一辈,不仅承传了其人生哲学,更是延伸、发展了其艺术精神。

据王老的女儿王种玉描述,王老1911 年出生于揭阳县(今揭阳市揭东县)塘边山村,王家祖上家境殷实且重视教育,先祖建书斋三幢,并延请私塾先生广教乡里弟子。故乡人称这三幢书斋为“书斋围”,王老的启蒙教育便从书斋围开始。

王老一生的经历比较坎坷,在1958 年“反右”时,他因为出言不慎,被划为“右派”,后来他去粤北英德矿山参加劳动改造,那里的生活非常艰苦,除了自身的境遇外,他更牵挂家人。“当时我大概3 岁,姐姐5岁,父亲无时无刻不想念我们,在英德,他到处收集木材,然后做成汽车等玩具寄来给我们玩。他的这种做法让我喜欢上了画画,当时对着那些玩具画了好多个本子。”王老的儿子王璜生讲述道,“以前有一个采访问我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艺术的,我当时立马就想到,我最早对艺术的认知应该就是从那些玩具开始的。当时玩具是非常稀少的,但我能拥有那些非常漂亮的五颜六色的木头玩具,我想这对我的美术是非常重要的启蒙。”如今,王璜生是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他曾任广东美术馆馆长,多年来策划了广东美术三年展等多项艺术重要活动,成为非常有影响力的策展人、评论家,他同时还是一级美术师,曾获意大利总统颁发的“意大利团结之星”骑士勋章。

王种玉则清晰地记得父亲开始教她画画的那一年,“我是怎么学起画来的?因为我失学了。”

1968 年,王种玉刚刚小学毕业,便因是“黑五类”的子女被拒于学校大门之外。“不让我上学,父母亲就当起了我的家庭教师,母亲教我识文学,父亲教我画画。原本我不曾想过要学画,但是命运却为我安排了这个机会,从此父亲指引我一步一步地走进艺术之门,并成为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1970 年,王兰若举家下乡。但就算生活在破庙里,王兰若依然身教言传,在自己坚持创作的同时悉心指导儿女画画,苦心培养,努力把失学受苦这件坏事变成磨炼意志、体验生活的好事。“白天父亲到山林劳动,晚上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指导我们读画史和画论。工余经常画一些画稿让我们临摹,还创作了一条长达9 米多的山水长卷——《四时景色》作为课子之作。”王种玉说,在学画的过程中,更重要的是学习了父亲对艺术执著追求的精神。“当时在乡下,住在破庙里,白天都可以看到硕大的老鼠出没,蚊虫滋生,民兵随时来踢门、抄家,在这种心身备受摧残的环境中,父亲心怀开阔,不卑不亢,不烦不躁,专心于他笔下的天地,所表现出来的画面都是美好的,到处可以让人感受到阳光明媚,高风亮节,看不到黑暗的影子,听不到叹息的声音。”

王老的外孙女林恬也有同样的感受,她说,家族对她最大的影响就是培养了其“比较沉稳,不浮躁”的性格。1986年出生的林恬此前先后在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国美术学院攻读国画专业,目前在美国从事图书馆出版行业的工作。在读书期间,林恬每次回家都会把自己的画拿给外公点评,“学院里我学到新的东西,每次假期回来,又能从家里的‘老传统’中得到新收获。”她说,“其实搞艺术的人,最主要的就是能吸取新的东西,每次的‘新旧’结合是个很头痛的事情,但处理好了,大有益处。”

王老不仅爱画兰,他的品性也如兰一般以一种儒雅的姿态淡然处世,而他的品性及对艺术的追求正随着后辈们的成长薪火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