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潮剧潮乐 > 潮剧潮乐资讯

双唢呐独步乐坛

来源:汕头日报 2013年11月25日 16:02:23 责任编辑:郑琼 人气:

113.jpg

114.jpg

不少潮乐迷,欣赏潮乐时,都希望听到蔡锐辉的双唢呐演奏,如果缺了他,大家就总觉得有遗憾。蔡锐辉的双唢呐演奏,在整台潮乐中,常常是画龙点睛的作用,有了它,整台潮乐就韵味十足,十分美妙。

不但在潮汕潮乐界,蔡锐辉的名声更在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叫响了,在那里他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叫:“双唢呐圣手”,他是名至实归的。蔡锐辉现为汕头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在2003年的第二届汕头国际民间音乐会上,他担任唢呐领奏,就荣获了潮州锣鼓乐、潮州大锣鼓比赛金奖;2006年他参与演奏的潮乐《六国封相》,荣获了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艺术表演奖;2008年他荣获第一届广东省曲艺大赛音乐奖一等奖。

回顾蔡锐辉艺术的道路,笔者深感他的这些骄人的艺术成就不是幸致的,而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艰辛付出所换来的。

苦练唢呐功夫深

蔡锐辉出生在揭阳炮台的一个农民家庭。炮台是文化底蕴深厚的潮汕农村,民间的潮乐气氛浓郁。家乡有一位唢呐师傅名叫蔡若辉,在潮剧团工作,每次回家休息,经常要和乐友一起在晒谷场上演奏、唱潮剧。悠扬悦耳的潮乐深深地吸引了童年的蔡锐辉,尤其是唢呐的演奏,更让蔡锐辉感到神奇,他入迷地听着蔡若辉演奏,面前展开了一个美丽的音乐世界。

父亲看出他的心思,也乐于成全他,而蔡若辉也看出了这孩子的艺术潜质。他因此拜蔡若辉为师,学吹唢呐。喜欢是一回事,练起来又是一回事,但难得的,小小年纪的蔡锐辉却很争气,克服了许多困难,入迷而刻苦地学习。

吹唢呐要过三道关,“输气”、“含咬”、“指法”,这都不是一个孩子所能轻易掌握的。蔡锐辉白天黑夜苦练,白天他对着青山绿水吹奏,晚上怕影响人休息,他就猫在被底下吹奏。忘情时,他连奏了5天5夜,嘴唇吹肿了,手指也僵麻了。他的刻苦让师傅及家人都深受感动。功夫不负有心人,蔡锐辉终于成功了,能够把唢呐吹奏得出神入化,成为双唢呐演奏名家。

“双吹”绝技惊世人

蔡锐辉有自己的绝活,这是让海内外潮乐界人士十分佩服的,就是他的双唢呐演奏。

这里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唢呐的历史。唢呐又称“喇叭”,潮汕人也称它“的禾”,源于古波斯,即当今的伊朗,传入我国后,即融入中国音乐,成为传统音乐的重要乐器。它分为大小吹,大吹,音色浑厚、绵长,小吹,音色高亢、明亮,各有其妙。平日里,我们所常见的唢呐演奏,都是单吹的,这如果奏得好时,已经了不起了。能大小吹演奏的,却是十分少见的,因为一心要两用,不但需要技艺,也必须有天赋,一般人是很难做到的。大小吹的要求不同,运气大小、用力轻重,都有区别,难度十分之大,可想而知。但我们听蔡锐辉的演奏,却是得心应手,十分出色。由此可见,蔡锐辉的艺术功夫的精湛,他具有过硬的本事,精通大小吹的演奏。

上文说过,大小吹风格各异,精通其一或者还容易些,但兼通大小吹,可就有相当的难度了,而能够双唢呐演奏的,简直就是一种极大的挑战。他必须克服这些困难:其一必须熟练掌握大小吹的演奏规律,都要奏得好;其二要力求演奏时,大小吹各得其妙,运气与轻重的控制上恰到好处;其三则要对所演奏的曲目有十分深刻的理解。三者缺一不可,可见是多难的。因此,我们欣赏蔡锐辉的双唢呐演奏,不只是一种快乐,更是让人叹为观止的。他演奏得真好呵!

蔡锐辉的演奏有个人的鲜明风格,都融进了自己的艺术理解和追求,听他演奏,常常是一种莫大的艺术享受。他“双唢呐圣手”之称号,当之无愧。

可贵的艺术探索

笔者每回听蔡锐辉的双唢呐演奏,都深被牵引。我所最欣赏的是,他在艺术上的不断探索,这是他高于一般艺术家的地方。他不满足传统曲目,自编了《双飞燕》《风流事》等曲目;而且在演奏中也乐于吸收其它乐种的优点,不拘泥成法,如尝试了引进西洋管乐的一些技巧,融会贯通,不但增加了时代气息,也大大丰富了唢呐演奏的技艺。这使他的演奏更出效果,在一种饱满的音乐状态中,他常常把所演奏的乐曲表达得淋漓尽致的完美,让广大观众都如醉如痴。

他自编的《双飞燕》乐曲,已经得到认可,深受人们喜爱。曲中描绘了燕子双双飞舞,在大自然中觅食、嬉戏、自由快乐的动人情景。乐曲弦乐加上大小锣鼓,很有特点。但最动人的还是双唢呐的演奏,一唱一和,抛掷着的音乐旋律,活泼、欢快,极准确地表现了燕子的生动和嬉戏的快乐。令人惊叹的是在乐曲高潮时,蔡锐辉吸气运用强音,大小吹巧妙互换,大胆地足足用了二分钟的长音,把观众引领进了一个美妙的音乐世界。一曲既罢,余韵袅袅,绕梁不息,人们都忘了鼓掌了。但沉寂之后,是热烈的掌声如海涛般涌来,这是由衷的赞赏,是由衷的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