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艺术 > 艺术品

立体嵌瓷《敬老院》欣赏

来源:汕头日报 2014年06月16日 14:20:40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艺术品.jpg

说起潮汕地区的民间传统工艺嵌瓷,谁都知道它与木雕、石雕一样作为传统民居、庙宇、祠堂的建筑装饰,历史源远流长,世代相传,其表现内容丰富多彩,应有尽有。其中的人物作品一般都装饰于垂带、门肚、壁肚等,几乎都是以历史故事、古代战将、神话传说、戏曲人物等作为表现题材,采用立嵌和浮嵌技法制作而成。这些年来,作为艺术品参加展览的大多是浮嵌挂屏,立体古代人物摆件还是寥寥无几,而作为现代人物的摆件作品虽耳有所闻,但却目所未见。今欣赏的这屏立体嵌瓷《敬老院》就珍藏于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的“深闺”,54年后的今天才有幸目睹,这“现代人物”的表现题材,还有人物众多的群塑表现形式,令人眼前一亮,为之击节!

这《敬老院》底座长85.5厘米、宽42厘米、高13.6厘米,所有物象采用“立嵌”表现手法,在三度空间中创造视觉效果,以1958年人民公社化时期,农村对五保户实行集中供养,兴办了敬老院为表现内容,成功地塑造了养老院老人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场景。构图上讲究画面完整圆满、对称协调、动静结合及“有看头”,注重整体效果,把握好人物形象的神韵乃至整个画面表现出来的态势和氛围,民间艺术造型的特点十分突出。以左侧为主,右侧呼应,所有的人物形态和神态都朝向左侧,主次分明;八个人物中男女各占一半,除了一女青年外,其余的都是皱纹满脸、须发苍白的老人,或坐或站、或正或侧,吹拉弹唱,姿态各异,生动自然;从正面看所有人物形象似乎分前后两层“一字”排开,但其实是通过前后不同的错落“站位”,构成“之”字形布局,体现出作者的艺术思维和审美意识,匠心独具;七张椅子、一只圆桌及其它“道具”一应俱全,烘托人物主体,表现主题,使之充溢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和乡土情趣。但见前排左起的老爷爷坐在椅子上,跷起二郎腿,正一边用手弹拨着梅花琴,一边在大声歌唱,其“主角”的位置十分明显;右侧两个老奶奶佩耳坠、围毛巾、戴抹额,一人将右手放在大腿上,左手似乎跟着节拍比划,也正在唱曲中;另一个右手扶着花镜框,看着左手拿的曲谱。在她俩后面的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竟然激动地站起来,双手合打着拍子。左起后排站立的这位食堂女服务员,戴着帽子和口罩,此时被现场气氛所感染,眼睛望着上方似乎想起曲目,忘记手里还端着送给老人们的一盘面包。紧接着戴花镜的老人右腿屈起踏着椅子,兴致勃勃地敲打快板;中间的老人跷起腿,满脸笑容的吹笛子;而旁边的这位老人却盘着右腿,拉起二胡,所有表现的人物高度自25.5厘米至34厘米,高低不一,形象鲜明,呼应传神,生动逼真,栩栩如生,富有艺术感染力。鼓、椅、桌、热水瓶、鼓架、茶壶、碗、烟斗、痰盂、各种乐器等“道具”,以生活中的物品为依据,做工十分精细,非常考究,宛若实物。画面上充满着幸福、欢乐的气氛,既表现了老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追求,也显示出艺人纯真的审美情趣和高超的创作才能,达到赏心悦目的艺术效果,给人以无穷的回味和隽永的魅力。

嵌瓷是以绘画为基础,运用瓷片剪裁、嵌贴来表现物象的一门传统工艺,以写实为风格,制作时不作过多的修饰,保持粗率质朴的美感,因而显露出淳朴自然的艺术趣味。这屏作品所有的“道具”都是用木料制作,后再涂上颜色,十分精巧细致。立体人物形象先用铁丝扎“骨架”,再将纸灰、水泥、红糖水搅拌成泥状,缓慢地粘在铁丝上,一遍遍反复堆塑成型。然后选取不同颜色的瓷片,根据表现物象的不同要求,用手拿铁钳剪出不同形状并进行嵌贴,每条接缝再以填补并入色,与瓷片的颜色融合。人物面部和手却是用贝灰、“米纸”拌成“面灰”泥进行捏塑,注重面部表情的刻划,后加以上色及描绘,把握好不同人物的神韵,使之呼之欲出。人物衣服上的皱褶用墨线进行勾勒,各种纹饰却描金上彩,总体上色彩对比强烈,鲜艳明快,具浓郁民间艺术装饰的意趣。民间艺人正是以自己的生活经历、审美心理,加上嵌瓷工艺制作上的特殊性,使《敬老院》呈现出鲜明的个性和特有的艺术风貌,成为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这屏难得一见的作品只知道来自普宁县,时隔五十余载,1951年普宁县“陇头美术组”的王维丰(1922~1978)、陈云龙(1914~1971)、许梅州(1920~2000)、钟玉俊(1928~1960)和陈如逊、陈文红、黄启籍(三位的生卒不详)等七位艺人早已作古,想要弄清作者是谁,难度非常大。我认真查找自己积累的历史资料,并请普宁县多位从事民间艺术的好友帮助查找,到原来的工厂找档案,往乡村访艺人的子孙,费了不少功夫,确认是该组(1957年改为普宁县工艺厂)的艺人集体创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