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品  >  正文

盘中纳天地 碗里有乾坤——饶平“彩青”

评论

彩青.jpg

将五谷、面粉、枣类、禽肉、家畜内脏等,制作成各式造型的桌盘、桌碗,在正月里摆到户外,供乡里乡亲欣赏,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这就是流传于饶平县三饶镇等地,有近700年历史的“彩青”习俗。时至今日,每年正月十六前后,三饶镇西巷一带仍然延续着摆桌盘、桌碗的活动。然而,由于这项民间艺术采用食材为原料,制作出来的工艺品保存时间短,未能创造任何经济价值,保护与传承工作尤为艰难。2007年,饶平“彩青”习俗被列入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但对于陈仁明、张喜娜等项目传承人来说,目前制作桌盘、桌碗仍属于“业余爱好”。

彩青1.jpg

盘中功夫来之不易

心中常系艺术创造改进工艺提高价值

这几年,每到农历年底,三饶镇西巷57岁的陈仁明就开始忙碌起来。他要为来年正月十六的“饤桌”准备各种盘子和原材料。三饶“饤桌”也称摆桌盘、桌碗,相传演化自古代的饤饾摆设。正月十六前后,当地民众会将食材制作成不同的图案、造型,装盛在盘碗之中,并摆到户外集中陈列展示,用这种方式为新的一年祈福。

陈仁明擅长的是制作桌盘,一切材料准备就绪以后,从正月初三开始,他便一头扎进工艺世界。先将面粉和水,揉成面团,然后构思图案,捏出大致形状,粘到白色的盘子上,再用指甲或刀片精细勾勒出轮廓、线条,渐渐地,花鸟虫鱼的白坯造型显露出来。待其充分晾干,涂上相应的颜料,一幅栩栩如生的“食材浮雕”便制作完成了。

制作一只桌盘,从头至尾需要花费一天时间。陈仁明每年亲手制作出来的桌盘,少则数十只,有时甚至多达一两百只。从初三到十六的10余天当中,即使采用“流水作业”,他也得消耗相当大的精力。特别捏白坯过程,必须一气呵成,如若失误再行修补,材料就难以融合。制作桌盘还要老天爷足够“配合”,气温冷热适中。“天气太热的话,面粉容易发酵,湿答答很不雅观,一旦天气太冷,图案又会收缩变型。”陈仁明说,正因为这种特殊性,要制成一件完美的桌盘作品实属不易。

彩青2.jpg

心中常系艺术创造

饶平“彩青”习俗流传至今,已有近700年时间,比县治历史还要悠久。曾作为饶平县城的三饶镇,历朝历代承袭着这项民间活动。“文革”十年,“彩青”习俗一度中止,改革开放后重新接续。

生长在三饶镇的陈仁明,自幼喜好工艺美术。每年正月长辈制作桌盘、桌碗的时候,他便好奇地蹭在旁边观看。10多岁起,他自己动手尝试制作,亲身体验到其中乐趣,对这门手艺越来越着迷。桌盘桌碗是食材制成,无法长时间保存,展示过后只能处理掉,但陈仁明每次都会自我总结,思考这次的作品有哪些不足之处,以期来年继续改进。

陈仁明是一名普通工人,“饤桌”活动一结束,他就要重新回到工作岗位,辛苦挣钱养家糊口,平时基本不会再动手制作桌盘。虽然如此,生活中陈仁明的思维却时时关联着桌盘工艺,见到美丽的花草树木、生动的飞禽走兽,脑子里总会不自觉地构思如何将这些景象转化成桌盘。有时候,他还会用手机拍摄下图像,供制作桌盘时参考。

“桌盘工艺没有花稿,制作之前也不画草稿,一切图案都印在脑子里。”陈仁明说,想制作出优秀的桌盘,除了必须具备一定的美术功底,还需要做一个生活的“有心人”,善于观察、发现美丽的事物,才能够做到心中有数、得心应手。

改进工艺提高价值

2007年,饶平“彩青”习俗被列入省级“非遗”名录,作为该项目省级传承人的陈仁明,却意识到桌盘工艺本身存在一些缺陷,不利于保护传承。如原材料方面,将食材制成工艺品,与木雕、陶瓷、潮绣等相比,别有一番风味,却难以保存,观赏价值再高,终究是“昙花一现”。

“老一辈用麦芽制作桌盘,看起来非常漂亮,但不到两三天就坏了。”陈仁明说,用面粉制成的桌盘,保存时间最长也不超出20天,一些食材还会变质、发霉,摆过“饤桌”后要运用大量人力清洗盘碗,即浪费又麻烦。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索和试验,今年正月,陈仁明改良了制作工艺。他选择淀粉作为基本原材料,将纸巾泡在热水中一段时间,拧干后与白乳胶、淀粉掺在一起,搅拌成泥巴状,代替原来的面粉进行桌盘制作。这样一来,桌盘作品更加结实,不容易受天气影响发生变化,不会变质、发霉,可以保存得更久,而且上色效果也鲜艳多了。

“我实验过,这样制作出来的桌盘,至少可以保存两年以上。”陈仁明略显得意地说,如今正月十六过后,桌盘可以取回家摆设,也可以馈赠亲友。最后即使作品掉漆、龟裂,实在无法保存下去,只要将图案轻轻铲掉,盘子就能够重新投入使用,节省了许多时间精力。接下来,他还要继续改进,尽可能延长桌盘的寿命,使这项工艺更持久焕发光彩。

彩青3.jpg

碗中生出精致图案

与陈仁明的桌盘工艺不同,今年47岁的张喜娜则擅长制作桌碗,如今,她是饶平“彩青”习俗的县级传承人。桌碗采用的原材料,主要是米、豆、莲子、枣类等五谷杂粮,经精挑细选之后,逐粒均匀粘贴起来,组成类似谷仓的圆锥状或其他造型,寓意满仓、丰收。

张喜娜有20多年的桌碗制作经验,出自她一双巧手的桌碗造型美观、花样繁多,乡亲们都颇为喜爱。有意思的是,张喜娜并非土生土长的西巷人,而是嫁到这儿的媳妇。“娘家没有这种习俗,嫁过来之后,看别人制作,觉得有意思,便跟着学。”她说,那时每到正月,各家各户或多或少都会制作几只桌碗,身为家中媳妇,她也要当帮手。制作桌碗一般没有规定花式,允许自由发挥,她也乐得在手工天地中肆意遨游。

起初,张喜娜只凭个人喜好进行创作,后来生了儿子,当地有一项规定:凡新嫁、新丁者,必须制作一荤一素两份桌碗,所用材料通过抓阄来确定。这其实就是“命题作文”,而且要亲自完成,不能请旁人代劳。她只好去请教擅长制作桌碗的长辈,学习更为传统的手艺。

传统桌碗的制作流程相当繁复,要先用面团垫底,待其风干之后,挑选大小一致的米粒、豆粒等,一粒一粒黏在表层,累叠出不同造型。至于花式变化,则完全通过不同材料组合,无需重新涂抹颜料。像张喜娜今年制作的一只桌碗,表层呈现出5种颜色,分别是白、米白、褐、红、黑5种糯米,看上去色泽丰富、巧妙别致。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