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品  >  正文

侯军、陈浩、李贺忠来汕举办“集印为诗”书法篆刻展

评论

篆刻.jpg

篆刻、书法、诗歌,这三种艺术形式如何有机结合到一起?日前,在述古堂美术馆汕头分馆展出的“集印为诗”侯军、陈浩、李贺忠书法篆刻展为观者给出了一个答案:每一幅作品中,有印章、有书法、还有诗,每一首诗均根据印章的内容而组合,再由书法形式表现。这一新颖的艺术创作形式,让汕头观众大开眼界、惊喜不已。

所谓集印为诗,就是以既有的印章内容为诗歌素材来成诗,以书法形式加以表现,进而制成风格形式各异的印屏,构成诗书印的完美结合。在以往的展览中,印章往往是书法的点缀品,而在“集印为诗”展览中,印章却“反客为主”,几方印对应一段诗文。就如深圳市文联主席罗烈杰在展览序中所写:这种诗书印的结合,乍一看,像是展示篆刻作品的印屏;细端详,却是集篆刻、诗歌、书法创作于一身,用印蜕装点作品,由印文创作诗歌,集印诗写出书法,印、诗、书三者“联姻”,文学与艺术融为一体,诗歌是对印文的阐释和文学升华,书法是对印诗的解读和艺术再现,两者交相融合,相得益彰。

“集印诗”的诞生,缘于展览作者、原深圳特区报业集团副总编辑、文化学者侯军的“灵光乍现”。侯军早年习金石,爱收藏,会鉴赏,与金石家结交甚广,手中藏品丰富。每每把玩闲章,自然诗心荡漾,诗兴大发。他告诉记者,作集印诗原本是为了消遣解闷,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多年收藏的闲章印文中突发奇想,找到诗歌创作的文学素材,将印文中的名言隽语串缀成诗,重新加工构建出新的诗境,玩出了新花样。随后,一种诗歌的新品种“集印诗”便横空出世。说是“玩”,其实“集印为诗”就如“戴着镣铐跳舞”:“库房”里拥有的闲章数量,限定了所能使用的词汇总量,而闲章中的韵脚多寡,又直接关乎诗歌创作的出品量。为此,侯军可谓是“诗人难为无词之诗”——“看似信手拈来,随性所至,实则苦心造诣,煞费神思,可谓‘妙手排得印石阵,奇思构得美诗篇’。”

作出“集印诗”之后,为了丰富创作题材,侯军又把篆刻家、书法家陈浩、李贺忠“拉下水”,一同创作玩乐。陈浩与李贺忠都是国内知名的书法篆刻家,书法和印学均有较高造诣。可以说,他们的加盟,使得集印诗从书斋走向展馆,从单一走向多元,让侯军在书斋中“排出印石阵”的创作脚本变成了一幅幅可观可赏的艺术作品,打出文人雅集式的艺术“组合拳”。

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展览共展出300多方印、60多首诗。其中,诗作出自侯军之手,印章出自侯军的收藏和陈浩、李贺忠的创作,书法则是三人的手笔,每一幅作品都风格迥异,各具神采。看这一幅,印文有“我见青山多妩媚”、“胡不归”、“松巢客”、“烟云供养”、“不看人面免低眉”等,集印诗则为“我见青山多妩媚,津门长客胡不归?烟云供养松巢客,不看人面免低眉。”拼上另外的印文“曾经沧海”“乐逍遥”,则“玩”出另一首集印诗:“我见青山多妩媚,曾经沧海胡不归?真如自在逍遥乐,不看人面免低眉。”赏来无不妙趣横生回味无穷。

“集印为诗”侯军、陈浩、李贺忠书法篆刻展将持续至4月10日。在汕头展出后,还将赴浙江、内蒙古、天津展览,为更多观众带去全新的艺术享受。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