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品  >  正文

沈资源:情迷金漆画 努力闯新路

评论

金漆画是我国古代的一种宫廷廷设装饰艺术,具有悠久的历史。在汉代马王堆考古中,就出土了精美的漆画器物。在唐宋时,漆画艺术趋向成熟,并在清乾隆年间形成独特而又完整的民间装饰绘画艺术体系。金漆画流传到南方后形成不同流派,在广东分潮州和广州两大类,其中以潮州地区最为著名。

在潮州市区义安路铁巷头,有一座古老的祠堂,规模不大,却集潮州传统建筑艺术之大成,它就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己略黄公祠。在祠堂大厅的前门楣等处,可以见到有长卷式的描金漆画。这些金漆画工整秀丽,形象逼真,充分展现出潮州金漆画古朴浑厚和华丽辉煌的工艺特色。

金漆画和石雕、木雕都是己略黄公祠的三件宝之一,(金漆画)主题图案都是采用民间吉祥图案和儒家的经典著作,以及一些历史事件,并和本土文化融为一体,而且这些金漆画从光绪年间保存了一百多年历史,还仍较好保存原来的光泽,非常难得。

这些潮州金漆画高超的技艺,与“潮州厝皇宫起”的历史原因有很大关系。历史上,潮州地区民居注重装饰,无形中推动了本地金漆画的发展。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这门盛极一时的工艺也面临后继乏人的担忧。为了保护这门古老的艺术,近年潮安县把金漆画技艺列入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而彩塘镇华一村的沈资源就是该项目的传承人。

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山大学兼职教授杨光远:据我所知,金漆画技艺很苦闷枯燥,能够保护下来并传承的,据我所知,潮州寥寥无几,所以他很难能可贵。

潮安县美术工作者协会副主席沈再和:他对漆画很热爱,但这个很苦闷,有时看得眼睛都不看见。

面对黑色的漆板,努力描绘光明,在金漆画世界中,沈资源用了二十多年的坚守,赢得了工艺界的好评。不过这二十多年的从艺之路,他走得并不轻松。出身农村的沈资源,从小对画画极为喜爱,先后学过多门工艺美术,并进入文物商店上班。工作之便,他接触到各种金漆画艺术品。

工艺美术师,潮州金漆画传承人沈资源:那时接触金漆画觉得很美,(文物商店)老板说这个价值很高,但市场价格不高,很少人会的,可我觉得很美,但不知道到哪里学,后来老板说请辜锡奎老师,看他愿意不愿意,让他来教你。

沈资源又惊又喜,辜锡奎是潮汕地区的漆画名家,他创作的金漆画《潮州八景》在莫斯科举行的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艺术展览会上获得银质奖。当时,文物商店要请辜锡奎来修复一批金漆画文物,可这么有名的大师,能收自己为徒么?

沈资源:(当时老)他(辜锡奎)说(以后)只要你拿起这根铁笔(赚钱),就要养我,怎么养呢?我问他,他说一个月交三百块钱,在25年前一个月就要给他三百块事非小可。

原来辜锡奎希望沈资源能遵循传统行规,以传统的师徒之礼尊重他,那就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沈资源:(当时)我也没法马上答应,他跟我说回来跟父母商量,最后我答应了,说只要在汕头的(文物)公司做这个(漆画)工艺一天,我就养你。

作为辜锡奎的关门弟子,沈资源跟师傅学得了一手好技艺。潮州金漆画制作工序极为繁琐,首先要在纸上起好初稿,然后描在黑漆板上。对于不同的图案,漆画有不同的技法。如人物、树木等,要用粗细不一的铁笔勾勒线条,称为“铁线描”画法。而对于画中树山石要运用晕化手法,利用棉花蘸上金粉敷擦,大面积地渲染画面,表现阴阳虚实的变化,使画面层次丰富。

沈资源:(敷擦前)用纸画出这个造型,然后用刀裁出,然后(金粉)扫上去(漆板)就有这个造型。扫的时候要分深浅,不能直接扫上去,如花和叶子相重叠,最前面的地方就是金色的,后面要扫出来晕化效果,这个点(用力)最重,以前师傅说这个最重要。

沈资源介绍,以前根据行规保密原则,在制作敷擦金粉工艺时不可以让外人看见,以免绝技外泄。不过,如今为了更好宣传和传承这门技艺,他愿意向喜欢金漆画的人公开其中制作的秘诀。

沈资源:用这个(棉球)在上面扫,旋转着,纸张要按住,固定住,然后旋转,力气都在这里,棉球力度也有轻重。(这个过程)很有意思,比如你本要画一块石头,(有灵感)能分成两块,如果灵感好的话,造型比原来设想的还好。

因为做工讲究,因此往往一小块图案就要描画上好几天的时间,耗时间不说,也非常耗神。

沈资源:很费神,漆板在光线下很刺目,加上金粉后,比原来更刺眼,眼睛一下子就模糊了。年轻时一次做一个多钟头,现在只做半个小时。

因为制作辛苦,所以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学做金漆画,而让人望而却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金漆画的市场需求有限,而且制作成本高昂,让喜欢金漆画的收藏者可望不可及。要知道,制作漆画用的金粉那可是用真正的金箔碾压成粉的。

沈资源:金箔随着黄金造价很高,想要画一块漆画,单底板就一平方米要八百块,而金粉成本很高,二十张筛出的金粉倒在白纸上也只一点点而已,请问扫一块山石要多少张(金箔),一副漆画成本非常高。

看到传统金漆画市场迅速萎缩,逐渐面临失传,沈资源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有什么方法能给其注入新的生机呢?这时,他想到在清代曾出现过的纸漆画。那么,潮州的金漆画能不能也搬上纸呢?

沈资源:(传统)漆画做起来比较麻烦,工序太多,成本太高,人们接受不来,为了传承潮州的文化我就尝试将漆画画在纸上,但市场上没有黑的纸,我是自己制作的,但开始制作时都不成功,最后让纸厂专门做这种黑纸,拿回来终于可以用了。

为了研究纸漆画,十多年来,沈资源的收入几乎完全投在纸漆画的研究上,因为他始终相信,潮州金漆画一定能闯出一条新路来。

沈资源:主要是我一直以来做什么事情,我都不愿意做跟其他人一样的。所以我认为如果这个纸漆画我能够做成功,可能会很好,因为是现在市场上没有的。

在沈资源的坚守中,近年来,他的金漆画终于破茧化蝶,迎来新的春天,一方面他创作的传统潮州金漆画在各种工艺美术展上屡获大奖;另一方面,他苦心研究的纸漆画获得成功,为金漆画的发展开拓出新路子。

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山大学兼职教授杨光远:(沈资源)在传统的技艺上有他个人个性化的表现,传承创新和保护,特别把潮州金漆画发展到纸金漆画,这是一个很好的突破。

据了解,目前沈资源的纸漆画作为艺术市场的一枝新秀,受到了认可。从潮州金漆画身上,可以看到任何传统工艺,只要积极创新,就能老树发新枝,绽放出新的艺术魅力。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