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艺术 > 艺术品

金漆画挂屏《郭子仪拜寿》

来源:汕头日报 2013年12月06日 20:13:59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郭子仪.jpg

今年8月下旬的一天,为了解金漆画的制作过程,我陪来自广州的两位专家专程前往潮阳区铜盂镇艺人萧焕明的作坊参观,这里刚好在几天前遭遇水灾,道路崎岖,主人骑着摩托车带路,很不容易才赶到宅美村。走在老寨积满雨水的巷道里,来到“桂德居”这座旧平房。推开大门就闻到大漆独有的味道,里面设有漆房,又有描绘漆画的场地,墙壁挂着金漆画作品,地上还摆着已退光的圆、方形黑漆板,数名艺人戴着草帽在阳光下制作退光屏风框。萧焕明详细介绍制作的全过程,一一回答了专家的提问,并现场露一手真功夫。他用描笔蘸着白粉,直接在一块圆漆板上画出一幅《天官赐福》图,在场的专家为之称叹!

今读这幅金漆画挂屏《郭子仪拜寿》是刚获首届汕头市工艺美术大师称号的萧焕明创作的,在10月中旬举办的2013年“广东传统工艺美术精品大展”上获得了金奖,而展览的第六天就已有藏家要求购买此件作品。金漆画是潮汕地区传统工艺之一,自古以来与金漆木雕是相互映衬的孪生姐妹工艺,它配合金漆木雕作为传统建筑、神器、家具等的装饰工艺,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这幅作品宽124厘米、高84厘米,取材于我国古典小说《隋唐演义》。唐玄宗时,郭子仪带兵平息“安史之乱”,功居第一,官至节度使,封为汾阳王,画面表现的是朝中文武官员及家人在汾阳府向郭子仪祝寿的热闹情景。“郭子仪拜寿”这传统题材反映了人们祈盼子孙满堂,富贵长寿的美好愿望,一直都被漆画艺人们所广泛采用,或横匾长卷、或龛肚装饰、或屏风陈设等等,屡见不鲜,而描绘如此完整的场景,可作为独立艺术欣赏品的还是比较少见的。萧焕明经认真构思,借鉴传统的散点透视、鸟瞰透视构图,讲究布局中的留白(即退光黑漆面),巧妙地利用结构准确的殿堂、楼台、屋檐、围墙等建筑物的藏与露、横与斜来拓展空间,增强透视感,前后层次清晰,显其场景的宽阔,给人以画外有画之感;将近、中、远景融为一体,由近而远,又由远而近,每一个局部都互相呼应,景物和人物相结合,突出主题,表现情节,使画面显得层次丰富,疏密有致,统一和谐,在艺术审美处理手法上有其独到之处。但见寿诞这天的汾阳府画栋雕栏,翘角飞檐,富丽堂皇,绿竹婆娑,柳树低垂,门庭若市,上下一派喜气洋洋,近景的大门上挂着“天子姻门”牌匾,张灯结彩,“帅”旗迎风飘扬,兵士守护大门两侧,衣冠整齐的家人正躬迎宾客;前呼后拥的官员骑着马前来祝寿,一随从手拿拜帖上前呈报,一则手执遮盖在后。中景是殿堂前面宽阔的庭院,前来祝寿的文臣、武将正在互相寒喧,童子、家丁、兵士、账房先生,有的在清点祝寿的礼物,有的在执笔登记,有的在忙于搬运,各司其职,忙而不乱;儿子及儿媳、女儿与女婿都带着孩童前来拜寿;左侧这边楼阁上的人或品茗闲聊、或弹琴作兴;右侧那边却是敲锣打鼓,吹奏唢呐,小孩打闹嬉戏,生动有趣。远处大堂之上的郭子仪夫妇容光焕发,居中端坐,侍女执掌扇在其身后,两位将士手执兵器站立于殿堂前两侧,威风凛凛;两个孩童兴高采烈地在殿前展开手中“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字幅。这是萧焕明近年来描绘的人物、景物最多的一幅作品,在有限的漆板平面上68个人物男女老小,神态各异,刻划细腻,互为呼应,达到局部和整体统一,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这幅作品所有的建筑物和人物、石头、树木都在这块退光黑漆板上描绘、刻划,看似简单,其实是非常复杂的。对于漆板的制作工艺已曾多次介绍就不再赘述。萧焕明在漆板上是直接用描笔蘸白粉画出草稿,后再用笔蘸熟漆勾画线条,或平涂上薄漆,此后就用金粉、白金粉或平涂、或描绘、或晕化,同时注意人物、景物的虚与实处理,使之明暗既有变化,产生不同的亮度,又形成强烈对比,层次丰富,立体感强,达到“工笔重彩”画的艺术效果。此后就是用尖小而硬的铁笔对人物脸部、衣纹、头饰、袍服进行勾勒,线条流畅,精细入微,渲染到位。整件作品显得工整秀丽,晕化精巧,层次丰富,黑金相映,古朴浑厚,成为金漆画艺术中的又一精品。近年来,在全国、全省工艺美术展评中,萧焕明的金漆画艺术作品屡获金、银奖,已是声名远扬,此次他的另一作品《竹林七贤》也同时获得银奖。今欣赏萧焕明的作品让我在美的意境中享受金漆画的独特魅力,也领略到他在追求艺术真谛的过程中付出的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