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品  >  正文

走近潮汕民间手工艺者

评论

当工艺品生产进入商品化时代,绵延数百年的潮汕民间传统手工艺人陷入尴尬境地,守护祖辈遗留下来那门手工艺术,成为一件考验意志的事情。一批批手工艺人屈服了,放弃了,或被贫苦压垮双肩,或遭物欲蒙蔽内心。但仍然有那么一群人,艰难地守护着祖辈传承下来的瑰宝。

潮绣:一针一线总系情

潮州市古色古香的甲第巷内,一座民居文化展览馆静卧其中。每日晨曦皆有七八个绣娘齐聚在此,俯首低头,飞针走线。她们年纪在五六十岁左右,其中有一位潮绣的传承人李淑英,她还是第二届“中国十佳民间艺人”之一。

李淑英八岁随父学潮绣,十二岁成为熟练绣工。祖辈四代人,代代有人从事刺绣。“2005年广州市旅游节,我去现场展示潮绣技艺,很多人都被潮绣吸引住了,回来后,展览馆就在湘桥区旅游局局长协助下办起来了。”

2006年潮绣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但绣工却越来越少。李淑英说:“现在的绣工大都40多岁,但有的宁愿在学校当校工也不愿从事潮绣。潮绣是个精细活,操作起来太繁琐。”不过,三年前,詹慧娜出现给了李淑英一些希望。

2007年,年仅22岁的饶平女子詹慧娜到潮州游玩。艳丽的潮绣,一下子把她吸引住了。于是她的亲戚刘少颖——一位潮绣收藏爱好者便将她引荐李淑英。后来,詹慧娜还成为了李淑英的干女儿。

潮绣作品一般由两个人合作完成,詹慧娜负责一些比较简单的针法。由于需要低埋着头,一整天下来脖子十分酸痛。她也曾经想过放弃,但想法转瞬即逝。她说:“英姨是个非常坚强的人,对潮绣从始至终都是由心热爱。她一个老人都能把潮绣做到这么好,我相信我坚持下去也可以做得很好。”

李淑英一直想绣一幅《宝鼎》自己收藏:“类似龙、凤、宝鼎之类的经典题材现在还是供不应求。”但是几十年过去了她的愿望仍未实现,一幅完整的作品两个熟练绣工要一起绣半年左右,而这件作品还未开始就有人预订了。

潮绣的另一位传承人康慧芳,由于潮绣作品《金色骑楼》名声远扬。她与众绣工一齐制作《金色骑楼》的成为世博会广东馆唯一一块潮绣作品被永久陈列。

康慧芳突破了传统潮绣单面垫绣及苏绣双面平绣的技法,形成“立体双面绣”独特的艺术风格,使作品更具现力。对创新有着自己的理解:“技法上要创新,题材上也要创新。”

康慧芳还研究用头发来做双面绣。这种以头发作为细线的“发绣”其实在古代就已经有了,但要双面、垫高、使之更为立体,却是很大的难题。这些作品康慧芳都是不打算卖的:“留着自己收藏,为后人保留多点潮绣作品。”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