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品  >  正文

红颜易老、遥梦可追

评论

做为潮州女人,兼承母亲的教诲,六岁便学持针,在花规上开始学习钉针、锁枝,然后水点、花叶一步步地学习剌绣针法。幼年直至少年的时光,那圆圆的花规就是我做为女孩儿的梦幻世界,一针一线之间,绣出的何止是微薄的工分与少得让人遐想的现金?一直认识,花规中被针线所带动出来的画面,就是我早年的艺术殿堂,许多的幻想童梦,在花规那圆圆的世界中渐次泛开,少女的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绣女,象电影《梅花巾》中的白梅一样,在梅园里邂逅属于自己的石磊。然而不管梦是如何的炫丽,刺绣总只是一种基于生计的劳作。成年了,放下针线拿起笔,然后再敲击起键盘,回头来,突然发觉,那飞针走线的日子竟已如此遥远。

曾以为,潮绣这种依靠人工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工艺品已经在机绣、电脑绣的冲击中没落了。于是写了一篇小文叫《鱼篓、花规和书架》去追忆那段时光和那个梦,但潮绣在经济大潮的冲击,在一批老绣艺人的手中传承了下来,潮绣与时光一起,进入了一个新的纪元。如今的潮绣果真上升成为一门艺术,但我已经不再是绣女。关于刺绣的那部份,或者在我的生命中已经成了一种追忆,但岁月在流转中总会出现一些交错。当我再次接近潮绣,走进这个梦想中的艺术殿堂中用纯净的欣赏情怀去感受它,艺术的提升使这一批批绣品带给我又一次心灵的震撼。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