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品  >  正文

幕后看潮汕纸影——一门民间艺术的尴尬生存

评论

铁枝木偶戏在潮汕地区被称为“抽纸影”。纸影戏因小型简便、热闹实惠、形式独特一度深受群众喜爱。90年代十分盛行的这一民间艺术,如今却面临着生存的危机。很多纸影艺人,为谋生计纷纷转行,现在为数不多的纸影戏班,也在没落中尴尬前行。

日前,记者走进隆都镇前溪许玉春香戏班,通过幕后,了解纸影戏这个行当,感受纸影艺人的生存境遇。

或无奈,或坚持。时代的变迁,潮流的更替,是这群民间艺人无法回避的现实。如今,在他们看来,与其说纸影戏是一种民间艺术,还不如说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手艺。当然,其中还包括他们自小对纸影戏的喜爱与痴迷。

◆ 幕后①——戏台

这个高1.5米、面积十来平方米的竹棚既是表演的舞台,也是戏班艺人生活的空间,演出、吃饭、睡觉都在这个竹棚里。

台前拉起一块布幔,支起一个“大声公”,打上一盏“聚光灯”,一个舞台就搭了起来。竹棚四周用“三色布”围起来,棚顶用沥青布遮住,台面再铺上两张大草席。竹棚里堆放着各式的道具:两个装有木偶的大铁皮箱、录音机、录音带、工具……此外,还有电饭煲、碗筷、水壶、桶等生活用品。每到一处,他们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能搭建起一个竹棚,演出结束,十来分钟就可以拆掉。如此“便携式”的家当,是戏班鲜明的行业特色。

舞台的简陋或多或少折射出纸影艺人生存空间的狭窄。

◆ 幕后②——演出

纸影戏班总共3个人,平均年龄54岁。年龄最长的是许汉泉老人,今年65岁,年龄最小的是他的儿子许炯锋,今年38岁,许炯锋从7、8岁开始就跟着爷爷四处演出,后来爷爷过世,便跟着父亲东奔西走。

一台戏只需三个人就能完成,每人可同时控制两个角色,三人轮流表演。一天演出十几个小时,工钱六七十元。累了困了,泡工夫茶成了他们提神、解闷最好的选择。

许汉泉告诉记者,春节期间是戏班最忙碌的时候,不过算起来,一年总共也就演出七八十场。

表演时,一根铁枝固定木偶背部,另两根铁枝支撑活动的两臂。纸影艺人,盘膝坐在幕后操纵木偶,或是水袖一挥、或是耍刀枪、翻跟斗……

◆ 幕后③——困境

幕后忙碌,台前冷清。

早上几个小时的时间,来听戏的人寥寥无几,有时一两个观众,有时甚至一个观众都没有,来的多是路过的村民,听一会、看一会也就走了。

许汉泉老人说,90年代的时候,是纸影戏最盛行的时候,四乡六里,有祭祀、节庆和民俗活动都要请木偶戏演出,因此当时要请到戏班表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时,看戏的人特别多,热闹极了,从早到晚演出,有时要到凌晨一两点才结束。而表演者对每一个动作都要求精准、到位。

而如今,时代不同了。“抽纸影”是一个面临淘汰的行当。表演什么戏目,自然也不会有人要求。戏班则尽量挑故事人物少的、自己熟练的来演出,像《四状元》、《三进士》、《四郎探母》之类的戏。“没人看,别弄累自己。”许汉泉说。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