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品  >  正文

高湃丹书画:气韵流动如春风

评论

高湃丹的书法,以隶书和草书为见长,古而能新,动静结合,气韵流动;而他的国画,多以江南山水为主,笔墨写意,流水人家,意境清丽。面对高湃丹的书画,如品琴韵,如沐春风。

作为青年书画家的高湃丹,别署不舍,1970年生于中国竹笋之乡——揭东县埔田镇,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书法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揭东县书法协会副会长。其作品分别参加过1991年海南军区书画作品展; 1991年广州军区美术作品展;1993年新加坡-世界华人国画展;全国第二届隶书展;中国千人千邮展;全国第二届青年书法篆刻展;获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

高湃丹从小受家庭艺术氛围所熏陶,书法涉猎甚广,真、草、篆、隶均下过长年功夫,而以隶书与今草为最能。他的草书作品兼收二王的儒雅、孙过庭的严谨和怀素的刚劲,结体与用笔时显险绝而不失平正。而在书法作品的整体布白和变化上,能够以凝重与轻盈的映衬,静谧与流动结合,产生行云流水和跌宕起伏的韵律,形成了自己的面目。

书界论笔法迟速,多以迟涩为不俗。事实上,迟速本身并无褒贬,只在根据需要合理运用,来体现笔触的效果。所谓“太缓者滞而无筋,太急者病而无骨”,“迟速虚实,若轮扁斫轮,不徐不疾,得之于心而应之于手,口所不能言也。”(唐·虞世南《笔髓论》)高湃丹作草书,深悟迟速之用,有时凝神下笔,犹如处子;有时驱毫犁纸,竟似脱兔。因此,他所作草书,线条流转而不轻浮,着纸凝重而不呆滞,结体每出意料之外,而法度未失。在整体上,高湃丹草书形成了气韵流动、韵律明快的气象,我曾经戏称其为“奏乐之作”,以其甚爱潮州音乐之故,艺友多以为然。他的《草书清明诗》、《草书苏轼诗》都可以看到这种令人心气律动的气象。在隶书上,高湃丹功底犹深。且看他的《隶书陋室铭》等作品,通篇典雅温和,错落有致,既有曹全礼器的汉碑风范,又有摩崖刻石的开张气派。大凡学真、行、草者,旁通篆隶,能得古质之意。高湃丹的隶书也直接影响到他的草书,观其所作草书,时见左右开张、沉着收笔的雍容之态,突破了今草以上下流动为主的单调性,增加了沉雄的内在节奏,这都是从隶书取来的长处。

书画本同源。高湃丹既学书,又擅画。特别于山水画创作,成为近年来高湃丹颇具影响的强项。由于长期临池,高湃丹的国画,在笔墨上深得书法的优势,观其墨分五色、水墨交融,品其线条情性、提按得体,均从书法中来。至于谋篇布局,每以闲适的景致与运动的线条相映衬,以淡定的远景与活泼的近景相呼应,在开阔的山水之间,点缀沧海一粟的人物,让人感受咫尺千里的国画画境之妙,体会作者寄情笔墨、纵横天地的画外之情。读他的作品《有山皆图画》、《赏渔图》等,墨意氤氲,动静相生,令人神清气爽,回味无穷,已足见其笔法与意境的高雅了。

书法家赵长青为高湃丹书画集作序时对他多有赞赏,并鼓励道:“学无先后,艺无止境,希望湃丹同志能够在艺术的海洋中继续畅游、推浪、高歌!”我想,这也是笔者最好的祝愿了。

赏鱼图 高湃丹 书

山欢水笑 高湃丹 作

高湃丹 书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