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品  >  正文

撒向人间皆美丽——读施丽丽工笔画作品

评论

□鄞镇凯

▲花之富贵(工笔画)施丽丽

花之君子(工笔画)施丽丽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听到“施丽丽”这个名字时,脑海深处一闪念,为“施丽丽”三个字谋了一则灯谜:“仙女撒花。”仙女,美丽的化身,扣合“丽”;撒,施布,扣合“施”;花,美丽的物象,扣合“丽”。的确,施丽丽是一位美的使者,她于1995年在潮州陶瓷学校造型设计专业毕业后,来到达濠古镇,在当时的达濠区文化馆从事群众美术辅导工作,甘当人梯和绿叶的角色,手把手教出一批又一批的小画家。

施丽丽的专职是教画,业余就坚持创作,也是施布美的事业。我最近有机会读她几帧近作。我问她:“你的画风怎么有一点点像郑阿湃?” 她答:“我们同一师门。”我问:“令师哪一位?”她答:“我的亲叔父林丰俗。他从小过继给姨母,所以才姓林。我读初中时,每到假期,必赶到广州叔父家学艺。”

施丽丽从小学工笔画,在陶瓷学校深造,工笔画是主修的课程,因此她的成绩突出。她的画,神似也形似,我是欣赏的。且说那帧荷花图,让我如临初夏的荷塘边:阵雨刚过,空气是透明的,充盈着荷香;荷叶上雨珠滴滴晶莹还在滚动;几朵莲花绽开,粉红的是花瓣,鹅黄的是萼穗,翠绿的是莲蓬。一柄柄亭亭净植的荷花,仰耀彩霞,俯照绿水。

再读那帧无题的兰花图,顿觉缕缕清香袭人。画面只有两丛兰草,丛中挺出溢香的兰花,数枚卵石奠基铺底,显然是生于深林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且其香清远。有节有花有叶有香四美具。画面简洁清淡,留下大片空灵,让人品玩,让人遐思。诚如古贤所言,可喻之君子修身立道,不为穷困而改变。可譬之美人,淡扫蛾眉,临风欲堕。

施丽丽还画牡丹,画田园风光,神形俱佳,我是美术门外汉,只能说出其然,不能说出其所以然,只能凭感觉说,施丽丽的画,我喜欢。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