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品  >  正文

彩瓷工艺

评论

潮州的彩瓷工艺,因其彩绘技艺逐步形成自家风格,似广彩而有别于广彩,故晚清年间有“广彩”与“潮彩”之别。

潮彩是随着潮州古瓷器装饰的发展而逐步产生、发展的。潮城北郊、南关、东郊等处的古瓷窑址,先后发现唐宋间的釉下褐彩、青花等瓷釉器物或残片。明代,潮州的“九村”、“牛拖”等瓷窑已烧制青花瓷器,器物的青花下调较深,描绘技法为先圈线后彩涂,线条流畅,纹样简朴。清初产品青花纹样描绘工整,山石彩染层次清晰;晚清写意彩绘,线条豪放,笔随意转,更显得多姿多彩。

同治末年(1874年),枫溪瓷区已有公合成、永利、和顺诸家彩馆从事瓷器彩绘作业,这是潮州“小窑彩”之始。由于当时是采用国产颜料,故又称“本彩”。光绪十五年(1889年),枫溪吴合禧在潮城西门街创办玉顺彩瓷庄。随后,枫溪人纷纷进城开办彩馆。宣统年间,由于釉下颜料“海碧”等大量从日本进口,潮州各彩馆开始采用进口颜料涂彩,故有“洋彩”亦称“大洋彩”之称。这一时期,枫溪、潮城有彩馆20多家,从业300多人。宣统二年(1910年),擅长花鸟画的彩瓷艺人廖集秋创作的1.2尺的“百鸟朝凤四季盘”和擅长人物画的彩瓷艺人许云秋、谢梓庭创作的釉上彩绘人物盘碗等器皿参加在南京举行的南洋第一次劝业会,获得高度评价。

由于潮州彩瓷器皿的画面全部用手工精心彩绘,布局严谨,笔工细腻,颜色鲜研,既有各地彩瓷流派的共性,又有潮州彩瓷的艺术特色和风格,因而南洋瓷商指定潮州生产的彩瓷器皿为“潮彩”,以便在订货时有别于其他各地的产品。于是,“潮彩”便叫开了。

民国年间,潮州彩瓷行业较为兴旺,仅枫溪陶瓷产区就有彩馆17家,从业300多人;还有彩坊近200家,从业数百人。抗战前夕,由于战乱影响,潮城的彩馆分别迁往饶平、高陂、梅县和城郊东津。民国35年(1946年),潮州各家彩馆陆续复产。民国37年,余岳勋创制电光油彩绘法,翌年周再良改进彩绘染化法,进一步加强彩瓷器物的艺术效果。

新中国成立初期,枫溪陶瓷产区有彩瓷联作组61个,城区有彩瓷联营庄和由彩瓷失业工人组成的生产自救组各1个。至1956年,城区彩瓷行业组成潮州市彩瓷生产合作社;枫溪瓷区彩瓷行业先后组建公私合营潮安彩瓷厂和潮安彩瓷生产合作社。为了适应潮州彩瓷工艺的发展,自1966年开始,广东省枫溪陶瓷工业研究所有关人员和陶瓷颜料化工厂、潮安彩瓷厂等专业生产厂,先后研制成功535天蓝、532天青、523浓青、茶赤、102艳黑、11166深蓝绿、橄榄绿等釉上颜料和高温鲜黄及9、10浅绿等釉下颜料,改变了以往彩瓷颜料大部依靠进口的状态。同时,还研制成功堆彩结合的釉上堆彩技艺。1984年,潮州市彩瓷厂研制玉晶纹釉成功,已有蟹壳青、鳌裙绿、葡萄紫、鱼肚白、海棠红、朱赤、淡黄等7种色调,适应于陈列瓷、餐具、茶具等的装饰,具有独特的艺术效果。这一时期,各专业厂还相应改革烤花窑炉,从古老的柴草窑灶发展为辊底烤花油窑、电隧道窑、电井窑、电热梭式烤花窑、半自动多功能箱式窑等。市彩瓷总厂还引进402型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计检验、测试彩瓷器的含铅、镉量,使产品能更好地立足于国际市场。

彩绘类又可分为若干小类,如花瓶类就有花篮瓶、莲子瓶、琵琶瓶、美人瓶、灯笼瓶、鱼尾瓶、天球瓶、凤耳瓶、牡丹瓶、八角瓶、翻身凤瓶、葫芦瓶、冬瓜瓶、玉春瓶、蟾蜍瓶、什锦瓶、橄榄瓶、方瓶等,还有箭筒、大花缸、珠宝罐、将军罐、天香罐等,合计不下百数十种,规格最高的有1.75米,最小为9厘米;挂盘类有圆形、方形、椭圆形等,直径最大的有50厘米,小的为35厘米;瓷板类规格有16英寸、14英寸(整块)之分,还有以20×20厘米瓷砖并成的各种大瓷板。

彩绘类瓷器造型、规格繁多,瓷面彩绘大体分为诗画、开光、满彩、金地万花、图案花边等5种形式。

诗画式。诗画的表现形式是在白地瓷件的一面彩绘山水、人物等题材,相对一面书写与画题相称的古诗词,以求得诗情画意,和谐成趣。传统多采用折枝花题材,老艺人称之为“折枝花”。

开光式。开光也称开窗或斗方,是康熙年间艺人普遍采用的传统装饰形式。其表现形式是根据不同的器型,在其主要部位留出对称或多个的具有装饰性的几何形或果形、花形、瓶形、鱼形、扇形的白瓷面,称为“开光”。开光内外,分别采用不同的彩绘技法。近年来,由于装饰釉问世,用玉晶纹釉作开光外装饰,更独具风格。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