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艺术 > 艺术资讯

五代裱画师,坚守一门手艺

来源:汕头都市报 2013年12月09日 11:54:12 责任编辑:谭天 人气:

老行当越来越少见,新行当在崭露头角,新老行当的变迁,往往折射一个时代的发展。老艺人的经历,往往是传统技艺的传承故事。

在澄海樟林一条不起眼的村道里,住着一户人家,五代人用精湛裱画手艺,修复了无以计数的古画名画,裱画技艺融京、吴南北两大流派,取长补短,在配色、用料、工艺方面相当考究,装裱的书画古朴、素雅、大方规整,耐存放。

从清朝末年至今,陈家祖孙五代装裱技艺代代相传,“彬雅斋”老字号享誉潮汕、福建等地,吸引众多文人雅士墨客上门求裱。新加坡、越南、新西兰、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地都有人慕名而来。但陈家从不以此居傲,而是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精益求精地做好自己的手活,并且努力地让这门裱画技术继续传承下去。

“彬雅斋”现在的主人叫陈贞平,他已故父亲陈有毖是澄海博物馆的裱画师,陈贞平现在和儿子陈祥麟在樟林自己的家里开设装裱店。自他父亲的祖父创下“彬雅斋”字号至今,“彬雅斋”装裱的书画一直备受称赞,而陈家也有自己的独门秘方。

立轴现在是最普及、款式最多的一种形式。以这种形式为例,装裱大体经以下工序来完成:一,托画心:将书画原作反铺在裱画案上,先喷水,再刷浆糊,托一层薄宣纸,再托裱绫。二,取比例:根据画作所需长短大小找好对角,裁去多余纸边。三,上覆背纸:将画幅反铺在案子上,喷水、展平、刷浆糊,然后将生宣纸刷在背面。四,上版晾干绷直。五,上轴、杆:将画幅去掉多余纸边,镶上天杆地轴。

经过上述工序后,一幅画就装裱完成了。当然,以上介绍的只是字画装裱的几道主要工序,一次完整的装裱过程,实际上需要十几到二十几道工序。

以托画心为例,装裱需要会细心观察画的简繁、墨色的浓淡,以及纸张(或绢)的特点,考虑其吃水缩水性能,然后再动手托裱。这样在托裱时就可以避免损伤原画的墨迹,使画面保持最佳水墨效果,同时尊重客户的要求、喜好。如用纸、锦缎或绫子的颜色,根据客户的喜爱来选择。

就装裱工具来说,基本上都是陈家自制的,刷糊的树皮刷、棕刷是自己扎的,糊也是自家拌的,里面有秘方调配的中药,可以防蛀防腐。测量的几把尺,有盐柴和橄榄木制作的,其中一把是从清朝陈贞平的老祖公传用至今。

就装裱手艺来说,在装裱过程中,怎样洗掉书画上的灰尘、补画、拼画、去蛀、装卷槌等,书画作品装裱出来后的效果,都离不开“彬雅斋”的技术水平和细致严谨。

从艺数十载,难免会遇到过较特殊或难度较大的装裱作品,除了修复李桐圃的《牡丹图》外,陈贞平印象比较深的是当年汕头海关在外马路落成时,有两幅杜应强画的巨幅榕树牛,他和高龄的父亲在装裱时得爬上专门为此搭建的脚手架,踩在上面像耍杂技一样。同样,澄海公安大楼落成时的巨幅书画也是由“彬雅斋”去装裱的。

还记得1992年,一个饶平老人拿来一个红纸包,里面是一张清代残破的祠堂人像,脸少了一半,身体全部丢失,让陈贞平帮其装裱和补笔。他细心地为其补齐全身,还加了一把酸枝椅。这个饶平人很满意很感激。

裱褙行中,能人辈出早年间的秦长年、徐名扬、张子元、戴汇昌、都是名功公卿的专家。就是近代绘画大师齐白石、傅抱石,文玩鉴赏专家韩少慈、李孟东,也都是裱画铺里学徒出身。陈贞平14岁当学徒的时候,向刘昌潮、蔡仰颜、李锦堂、杜应强、许川如、李昭泉等人学过画,在以前,学装裱先要学画画。

对一幅字画,装裱的好坏,会直接影响作品的效果。一幅书画不管书写得有多么好,如果装裱时色彩不协调,这等于将这幅字画置于“死地”。所以书画若没有遇到一个装裱好手,就算破烂不堪,宁可包好藏在匣中。陈贞平还提醒收藏书画的人,千万不能用樟脑丸来为书画除虫,那会让书画纸张变酥脆,易破碎,而应改用藏书画专用樟丸块。

在陈贞平家里,处处都让人感受到这户人家的朴实与淡定,没有一般生意人的浮躁、唯利是图,也没有当下业界之人的浮夸、骄傲。他们宁可守着家族几代人传下来的老手艺、老规矩,踏踏实实地为人处事。装裱书画从不像外面一些装裱店那样以书画家的名气定价格,而是以装裱难度论“重工”或“轻工”来收费。

当下装裱行业良莠不齐,在装裱时,有的人用乳白胶当糊来用,用熨斗来熨书画,刚完工时很紧实,但不耐存放,容易起泡、虫蛀等等。好好的书画就毁了。这种偷工减料乱来的方法在陈贞平看来是得不偿失的。陈贞平一再说,不能为了速度而损毁书画。

有时候,比起物质的传承,这样的传艺人一代又一代地把老祖宗的技术传授,更令人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