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艺术 > 艺术资讯

潮州历代美术史略

来源: 2011年02月19日 09:22:31 责任编辑:admin 人气:

今之潮州市辖湘桥区、潮安县及饶平县。湘桥区是历史上各朝代州府所在地,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美术在这里有深厚底蕴。本文以《潮州历代美术家辞典》(丘金峰等编着,下称辞典)内容为史实,综述潮州市历代美术概略。

(一)美术家概况

辞典收入的美术家有450名,包括书画篆刻家,西画家和工艺美术师三部分。

书画家,辞典中有378名,附有作品者313名。这些书画家有的在家里或在书斋、画室作画,以出售字画取得生活费用,如吴青、郑心经;有的在街面开画坊,以经营画坊维持生计,如南华画坊、陈典画坊;有的是当书画教师,教学之余自己作画,如孙裴谷、黄家泽。有的是职业画家,技艺传子及孙,数代人均以画为业,如胡楷传子胡翰,陈典传子陈松圃,庄淑舆传子庄铨,杨国崧传子杨栻等。这与祖传工艺师一样,技艺都是祖传的。这种情况,容易形成地方特色,如胡楷画蝶形成潮州粉蝶派;陈典、庄淑舆画神佛,形成潮州佛像派。这些开画店的职业画家每天忙于赶数量,将艺术作品产量化,作品风格具有工艺特色。开店面的书画师收入高些,没有店面者差些。如郑鲁等人,在家里接受订购,通常在家里创作,有时也到订购方那边去创作。这种书画师的家境并不充裕,甚至在抗日时期死于饥锇,使我们感到悲凉。

开画室、办书斋的书画师,其技术及身份都比开画坊者高一级,如杨国崧之“思补轩”,佃介眉之“宝籀斋”,郑心经之“逍遥仙馆”,黄史庭之“游真室”。这些斋、室都是书画家们进行创作活动及授徒讲课的场所。国学大师饶宗颐书画技法便是启蒙于思补轩。这些斋室经常有文人雅士、书画艺友雅集谈艺,他们的创作活动比较有创造性,是当时潮州书画水平的高峰,但他们仍需依靠出售作品维持生活。大书画家杨栻晚年双目失明,收入难以维持全家开支。

书画家中另一部分是业余作者,他们不以书画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甚至无须在书画上求收入。这部分人有的有功名、有的有官职,其书画作品或作于在职期间,或作于退闲之后。如古代的黄锦、吴殿邦、詹肯构、梁国治;近代的王延康、方功惠、鲁琪光;现代的杨雪立、陈小豪、王佐时。这些人功名最高者为状元,最低者是秀才,其中大部分是书法家,画家占少数。

业余书画家更多的是无功名、无官职者。他们不得志,无心于功名,如陆竹溪、郑雨亭,他们的艺术水平都特别高。业余书画家中还有的是从事经商、做工、任教者,他们对书画都有特别爱好,并有所建树。如王显诏,一生在韩山师专执教音乐,而成名的却是中国书画。饶锷、柯晓山从事商业,对书画研习都有所成。

书画家,有的既非专业,又非业余,而是无业者。富豪子弟,闺阁女仕便是如此。如清末民国时期的几个女书画家都是这种人。她们作画、写字仅供消遣、娱乐,但这部分人为数不多。

再说西画家。西画家人数不多,但成就特高。唐英伟是木刻画家,我国新木刻开拓者之一,毕生从事木刻创作;王流秋是美术教师,也是木刻、油画家大师;庄华岳为音乐、英语、汉语拼音教师,是国际水平抽象派画家;郑茂熙是美术教师,水彩、油画都非常写实;吴藏石是点彩名家,油画、水彩均以点彩为妙;洪风是木刻名家,而职业是舞台美术;胡浩是速写名家。

最后谈工艺美术家。本来这工艺美术家人数比书画家还多,但对入编标准提高了,只有50人入编。瓷塑中有林鸿禧、陈钟鸣、郑才守等;木雕有张鉴轩、陈舜羌等;潮绣有魏逸侬、蔡玩清等;剪纸有江根和、杨雪友等;花灯有林乐笙、林汉彬等;泥塑有吴潘强;金银首饰有刘元。特种工艺美术的大师绝大部分是解放前的民间艺人,只有瓷塑大师不同,是解放后国家培育出来的,反映出潮州瓷业比特种工艺业发展快,人才成长快。

(二)潮州历代花鸟虫鱼画

史上潮州美术各画科中,花鸟占优势,人物画、山水画次之。花鸟画家有:陈琼、沈瑶池、郑心经、符翕、杨国崧、周渭、周维屏、黄史庭等一百多人。

画蝴蝶出名者:胡楷、胡翰、陈修龄。画鱼虾蟹者有:吴凌、吴青、吴淞、肖纪斋、张赞和,画龙出名者有程赞,画果蔬出名者有金元。

潮州画史上,现见到的署名绘画墨迹最早是明朝吴殿邦的墨兰。斯图兰叶飘举,山岩盘踞,用笔苍老,气势阔大雄浑,可与元代赵孟兆页、明代周天球兰竹相媲美。

清初陈琼画飞禽,堪称潮州空前绝后杰作。潮州博物馆藏其《雄鹰图》,画一雄鹰站在海边石上,抬头远眺,气魄雄伟,其脚爪之鳞状,大腿之羽毛,眼睛的玻璃质感,喙尖的坚硬锋利,都描写得非常逼真生动,与明代林良的双鹰图比较,鹰的造型较为工细,质感稍胜一筹。林良倘若见到陈琼此图,也会叫好。陈琼之后潮州没有此等画鹰高手。

清代潮州诞生工笔虫鱼画,作品极为精妙。有以潮州城胡楷为代表的工笔蝴蝶画,形象惟妙惟肖,用色粉彩绘蝴蝶翅膀,增强粉状质感。另一派是以庵埠镇吴青为代表的鱼虾画,施工笔于熟宣纸上,多次渲染,水中鱼、藻,形象逼真。吴青鱼、胡楷蝶,成为潮州清代至民国画坛两绝,均巧夺天工于纸上,精妙非常,深受民众欢迎。他们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成就,并非继承哪一派技法,而是作者从写生中得来。胡楷曾采集蝴蝶标本,作画以真蝶为模特,吴青家中养着各种鱼,作画时对鱼写生,他们因而能得虫鱼之形神。胡、吴之后为虫鱼写真者,未有如此高手。

(三)潮州历代人物道释画

潮州历代的人物道释画都很发达,较有名的画家有:余雍、翁铨、陈琼、余颖、郑润、程赞、谢铭、陈香泉、吴芝田、杨鹏、赖樵、王昆、沈瑶池、李灿、谢思恭、杨国崧、陈子滨、卢松、蔡桐、蔡桢、林鹏、黄瑜、黄史庭、张梦庐、吴伯良、吴凤生、王佐时、吴凌、吴翰、林樵、陈昆等。以画道释及人像为生者有:杜滨、杜阳、杜松、庄淑舆、庄铨、陈典、陈松圃、李翠岩、刘炳星、黄高仙、黄少山、黄升初、蔡桢、陈刚、林涛等。画仕女者有:詹沄、朱灜、吴凤生、王文彬、林涛、章兰亭、林煜、杨柳汀等。

现存人物画墨迹最早者是陈琼的《筑堤图》和《关公像》,都是了不起的人物画巨作。《筑堤图》描写潮州人民在州官指挥下抢修潮州北堤的壮观场景。作品分截流,夯堤、植草、庆功四横卷,每卷绘画人物近百人,每人都有其活动目的。

潮州较着名的人物画专家,陈琼之后有余颖、郑润、谢铭、谢思恭、杨国崧、卢松、黄史庭、吴凤生、王佐时。本书收录每人若干作品,其中郑润、谢铭及谢思恭年代较早(清代道光),水平较高,他们各有三幅人物画,从现有墨迹看,三人风貌都不一样。郑润高古;谢铭笔墨丰盛;谢思恭多为粗墨骨重彩,线条粗壮,色彩浓重。技法上不同程度都受闽派影响,而谢思恭更为明显,其《祝酒图》人物衣纹及五官须眉画法是学习陈琼的,而谢铭则有唐寅、文征明的影子,但谢思恭的《出浴图》又描绘得很秀雅,人物神态极为生动。该画从前被人割补,“文革”期间得到书画爱好者的抢救(见谢思恭介绍)。黄史庭、杨国崧人物画又是另一风格,两人很相近,均很像苏六朋的风格。将黄史庭的《醉倒长安图》、杨国崧的《行读图》与苏六朋的《耍杂技图》放在一起,可以看到三图风格何等相近,都是白描淡彩,漫画式人物造型,线条潇洒自然。这种风格与清初陈琼、谢铭、谢思恭的风格迥然不同。此外,卢松、吴凤生、王佐时则是任伯年风格,三人都追随任伯年,笔下人物及配景一看便知是学习任伯年的。

释道画在潮州人物画中占重要位置。作者多数是开画坊的民间画师,他们创作庵寺、道观以及家庭供奉的神、佛肖像画,办丧事用的神鬼画,销售到国内城乡,也远销南洋各国。较有名的画坊有庄淑舆、庄铨父子相继主持的“南华别墅”画坊(饶宗颐少年时曾在这里学习),该画坊创办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1951年庄淑舆逝世,由其子庄铨继续开办。庄氏所画佛像在南洋享有盛誉,认为供奉其画的佛像甚为灵验。陈典、陈松圃父子所开的陈典画坊也很有名,其作品同样受华侨欢迎,常有华侨来信请陈松圃画佛像及历史人物,如韩文公像。陈松圃1976年过世,画坊关闭。潮州除庄、陈画坊外,还有王继顺、张梦庐等画坊,都相继关闭。画坊作品不限于道释人物,其他画也应顾客要求而制作,其中肖像画是热门的画种。

潮州历代肖像画有三种类别,一是祖宗肖像,为前辈人画遗容;二是传记肖像,如孔子、韩愈、李白、岳飞、关公等历史人物;三是书斋肖像,主要是文人求画的写真,画活着的人。这些肖像都较传神,画半身的,称“云身”,画全身的称“整身”。风格都是工笔重彩,层层晕染。画肖像名手,除上述画坊画师外,还有李翠岩、刘炳星、黄高仙、黄少山、黄昇初、王铭石等人。这些画家属民间画师,主要画祖宗肖像。

潮州肖像画艺术风格属福建“波臣派”一路。该派在潮州的传人,根据现有墨迹推断,最早就为陈琼,能见到的作品有《关公像》。

研究潮州人物画还须注意仕女画的发展,仕女画即美人画,有别人物画中的女人。潮州明朝以前专工者少,至清朝渐多,成为画中独立一科。在近现代中出现过詹沄、林煜、朱灜、王文彬、章兰亭、杨柳汀等画仕女专家。谢思恭、卢松、吴凤生、王佐时等人也画出很好的仕女画。潮州仕女画主格调是清雅秀丽,多数人学习唐寅、改琦的笔法,并喜欢在画面上标上祖师爷名字。詹沄于光绪丙子年所画的春闺静读图,画面便标明“仿唐解元法”。他另有四幅仕女,作于光绪乙巳年。即公元1905年,比前画晚29年,风格已不同,技法熟练,形象丰满,线条粗壮,有闽派形象,特别是景物描绘更为明显。

(四)潮州历代山水、风景画

潮州古代较着名的山水画家有:房修、李明造、翁铨、陈琼、黄璧、余颖、郑润、程赞、王利享、戴泽山、林岱、郑涧青、智凝等人。其中房修、黄璧是潮州山水画之鼻祖,他们的风格相近,继承祖国传统笔墨而又有自我发挥。房修作品已极罕见,汕头市博物馆所藏中堂一幅,纵213cm,横116cm,右上角纸地残缺一角,呈椭圆形,面积约40cm(平方),房修的题款被缺去一部分,存“修”字及三个印章。残破处经后人装裱修补,在上面题跋两处(见房修介绍)。题跋对房修评价很好,跋及画成为我们研究房修的实证。感谢汕头博物馆对美术史研究工作做出贡献。

黄璧现存的作品较多,但真赝混杂,赝品不但技法拙劣,“璧”字也错写成“壁”字。黄璧山水技法不只学房修,且直追宋元画法,以《高山流水图》为明显,山石用笔疏瘦,点染不多,气韵清秀,技法源出倪瓒门篱。汕头市博物馆有黄璧山水屏条一套12幅,仅一幅有题款。潮州市博物馆有两幅,澄海县博物馆也有两幅,以上黄作皆纸本。吴南生藏其《高山流水图》一幅是绢本。这17幅画有三种不同风格,潮、澄所藏四幅同一风格,着重晕染,用渲染塑造山石。汕头博物馆馆藏十二幅屏条用粗壮墨骨写成,用染充实气氛。吴南生所藏一幅,用细秀墨骨写成,点染不多。

房修、黄璧技法比较,房明显领先,画面气象与运笔用墨都较为老练。他们的技法渊源上追“元四家”(黄、王、倪、吴),下及沈周、蓝瑛。房修该画描写秋山行履,岩嶂拔地而起,气象峥嵘。山石用多棱式画法,用笔健壮顿挫,线条粗、犷豪放,点景人物衣纹粗简、挺劲,转折方硬,似梁楷减笔画法。整幅风格疏逸苍劲,造型墨骨为主,染不伤笔。在现存资料中,该画成为潮州山水画最早作品。

近代潮州市山水画家有朱灜、杨国崧、陈彦卿、郭餐雪、王延康、刘宇山、蒋乐山、陈宜士、许元凤、严墨翰,其中水平较高者有杨国崧、郭餐雪、王延康、刘宇山。刘宇山画山水学黄子久而自成面目,有“潮州派”之称。王延康是老老实实的“四王”学者。杨国崧、郭餐雪山水画画得极为娴熟,自由挥洒。杨国崧有《思补轩画稿》二册,共128图,其中山水画113图。该稿全用焦墨画成,不加渲染,面目如同《芥子园画传》,可以窥见杨氏用线造型工夫极好,该画稿未刊印。郭餐雪山水逸笔草草,也属遵古法制者。

现代潮州市山水画家有吴翰、李亦生、佃介眉、黄史庭、蔡梦香、陈松圃、杨栻、许安然、许伯元、李卓藩、王显诏、张梦庐、张象、饶瑀、陈昆、郭笃士、柯晓山、黄家泽等。其中以王显诏的成就最突出,表现在运用传统技法描写现实这方面很有造诣。

潮州现代以书法笔墨描写山水的高手是佃介眉、郭笃士二人。他们都是高水平的书法家,故在其山水画作中,富有书法韵味,增强了骨法用笔、强调以线造型的效果。

蔡梦香山水画是另一奇葩。他长期生活在海外,受西方抽象画影响,创造了造型简略,意境深远的中国山水画。这在潮州画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王廷康、柯晓山、许伯元等人,业余作画自娱,演袭传统技法,所作山水也足供玩赏。

陈松圃是民间画师,终身开画坊,所作山水画,工艺味道很浓,景物渲染精到,代表潮州市民间山水画风貌。民间画家,应在画史上给一席位。

郑茂煕是西法画家,以西法(油画、水彩)画潮州风景,一生创作了大批歌颂潮州秀丽的山水画,影响很大。王流秋则以油画描写风景。

(五)潮州历代书法、篆刻

潮州历代书法作品很多,人才济济。古代知名者有:韩愈、陈尧佐、刘昉、陆秀夫、陈天资、丘尚、陆竹溪、林大钦、盛端明、林煕春、黄锦、郭子章、吴殿邦、杨任斯、陈衍虞、杨钟岳、邱轩昂、刘启振、詹肯构、梁国治、郑润、童真、林一铭、韩凤修、郑玉壶、黄香铁、智凝、张展成等共28名,其中11名无笔迹可考,8名只有石刻遗迹,有墨迹者仅9名。

书法墨迹中,最早是宋代刘昉,只有题跋一件,为南京博物院藏品。论艺术之高,首推吴殿邦。吴氏传世笔迹多系石刻,墨迹有潮州愚乐斋藏草书立轴一件,汕头、澄海博物馆各有一件,总共三件,这三件都是书写三行字,很有气势。作者行书技艺精湛,结体自由,伸缩合度,随意挥笔,无不臻妙,与同时代国名书家笪重光相比,恐有超过之处;如线条功力,笪氏常有不到或放浪处,稍逊吴氏一筹。吴氏僻居南蛮,全国鲜为人知。

明代书法家有墨迹存世者有黄锦和郭子章。黄锦是明末尚书,明亡后隐居潮州桂坑,留下了不少石刻笔迹。墨迹近年有新发现,上海潮人苏迪曼有扇面一件,今转到广州许习文手;潮州邱伟雄有一件,转让给愚乐斋,是黄锦自书诗大立轴。潮州市博物馆藏行草书大立轴一件,总共四件。郭子章是明潮州知府,墨迹有行书诗轴,纸幅巨大,高达2米多。

清初有墨迹的书法家有:梁国治、詹肯构、林一铭、韩凤修、黄香铁、张展成。梁国治是乾隆状元,现存笔迹有苏碑、楷书,存放潮州韩祠中;木板横匾“宴坐观空”,行楷书,存潮州开元寺内;梁国治墨迹仅搜集到一件,上海潮人苏迪曼家藏,长卷自书诗,长近十米,前半卷写潮汕风景,后半卷是题画诗,楷中带行,既严谨又活泼。詹肯构是乾隆进士、官翰林院编修、福建道御史,存有墨迹二件。潮州博物馆藏行书立轴一件,纵180cm,横45cm,为詹氏早期作品,败笔较多;饶平县饶洋镇詹德铭家藏行书立轴一件,系后期作品,写得很成功,两幅水平相差很远。此外有“延德堂”三字横匾,行书,木刻,存饶平长洲。詹氏书风,娟润秀逸之中兼有凝重典雅。上海博物馆也藏有詹肯构作品。

近代潮州书家有57名,他们的作品现存的有:状元鲁琪光行书对联;进士詹璈、邱逢甲、范家驹行书;举人王延良、袁镇、陈宝瑜、李香溪等人的行书、楷书;知府方功惠、刘溎年的楷书、行书,刘溎年书法代笔人林芳梅行书;知名度很大的书法家符翕、郭烓、陈景仁等人的行书、隶书;李映梅楷书,陈炎初行书,曾文河隶书、行书,林大川楷书、行书,温仲和隶书、行书,他们水平很高,但名气不大;还有王洪(字春澥,我省着名收藏家)的小楷扇面。这些先贤墨宝都很难得,我们尽量收录并刊印出来。

近代学汉隶北碑书家有饶锷、陈景仁、温仲和及范家驹。陈景仁、温仲和主要写张迁碑,陈氏追求古拙,具丰厚典雅面目;温氏追求方劲,展现茂密雄强局面,同属潮州汉隶精英。范家驹学两爨,所作行楷条幅雄浑壮伟,庄严肃穆。所作楷书扇面,融碑隶于一炉,用笔圆熟湿润,清秀中显苍劲。曾文河的古隶扇面,风格出类拔萃,渊源出秦简及汉简,用笔简率刚毅,英气迫人。

现代潮州市书家有48名,书法艺术发展有两个趋势,第一是画家同时成为书家者较多,水平也高,如王显诏、佃介眉、郭笃士、蔡梦香、林受益和杨栻等人。第二个发展趋向是写碑风气大盛,成绩辉煌。戴贞素由帖入碑,寻求张黑女碑的内在美,创造出含蓄秀润新书体,名噪海内外,从学者甚众,蔚成一派书风。

文学家詹安泰,学者李芳柏、陈小豪、杨雪立,书画家庄寿彭等人写碑风格与戴贞素不同。詹安泰、李芳柏及陈小豪同一风格,笔划瘦健,字体修长疏朗、结构奇巧、形象古拙,笔法凝炼。他们除继承北碑雄强风范,又包含活泼、巧丽的素质。有点像赵之谦的书法,刚劲与流美相结合,庄寿彭楷书尽得清道人、曾煕遗韵,行书揉碑帖于一炉,行楷都有较高造诣。

这时期学秦汉书体有突出造诣者,除上述书画家外,还有黄钟琴,其金文及曹全碑都写得很好。写帖而有突出成绩者有符铸、黄方松、谢任直、余钟耀、郑雪耘以及梁果斋等人。

好多书画家本身是篆刻家,书画作品上的印章是自己制作的,虽然刻得很好,也被书名所掩。篆刻被认为是雕虫小技,不予立传,造成篆刻家史料奇缺,清代以上全无记录,清及清以后,现有资料也只有13名。他们是夏弘、林泉、吕玉璜、符翕、佃月汀、李朋亭、余鼎臣、吴元臣、朱愚谷、佃介眉、王显诏、吴华重。符翕篆刻作品有《蔬笋馆印存》上、下两册,原拓本,成书于丙子仲秋(1876年),共集印73枚。佃月汀是佃介眉的启蒙老师,现存作品7枚。朱愚谷专治竹根印,曾为王显诏作印存一册。佃介眉、王显诏各有印存二册,吴华重也有印存三册。此外还有《铭雀砚斋印谱》四册,部分系潮人作品。这些作品水平都很高,但都未能公开出版。

(六) 解 悟

潮州市历代美术家及其作品,灿烂辉煌,形成长长的银河,照耀古今。纵观这灿烂的历史长河,我们发现了一些值得重视的现象。

首先,潮州市书画艺术渊源来自多方面,自身的艺术形象尚在逐渐塑造中。潮州史称“南蛮之地”,开化较晚,书画艺术的发展主要来自外来文化,包括四方面:第一是从祖国内地传来。当时的内地书画家或因到潮州任职或因战乱移民来潮州,或者到潮州游览,他们将内地特别是中原的先进文化艺术带到潮州。有书籍流通之后,也由书籍传来艺术;第二是受闽派影响。潮州人的祖先,不少是福建人。福建人入潮带来福建书画艺术。福建着名画家房修来潮州落户,传说他入城带了13担画稿。其影响之大可想而知。第三是受上海画派影响。清末民初,潮州与上海沟通,潮州人到上海求学、经商者多,将海派技法带回潮州。第四是受岭南画派影响。以上四方面的外来书画艺术都可以从《辞典》中找到其对应的作者及其作品。外来书画艺术培育了潮州书画家,创造了潮州书画艺术,如吴殿邦、陆竹溪的书法;陈琼、郑润的人物画、花鸟画;黄璧的山水画,都是受外来艺术滋养而产生的高水平的艺术作品,但他们都未能形成流派,没有艺术接班人。他们死后,后人对他们的艺术只能望洋兴叹,或者制作技术低劣的赝品,未有在水平上超过或赶上的艺术品。孙裴谷、黄史庭以及杨国崧被认为是“潮州派”画家,但他们的艺术也未能得到后人发展。杨国崧之子杨栻可以说是继承发扬了乃翁艺术,但杨栻之后又没有接班人。

其次,潮州书画发展虽晚,而一旦发展起来,门类齐全,品种繁多,很快出现繁荣昌盛局面。这跟潮州城历史上长期为州、府所在地,长期为粤东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有关。经济发达,人才云集,书画发展随之繁荣。清初至民国,是潮州书画活动的繁荣时期,书画家达二百多名,大街上画店十多间,书画装裱店近十间,不但城镇的人购买书画,农村人也购买书画。逢年过节,书画装裱店忙个不停。各种书体的书法艺术,各种风格的山水画、花鸟、虫鱼、禽兽、人物、仕女、道释,各门类画,全国有的,潮州也有之。西画从清代传入中国,同时也传入潮州,出现了中西结合的画种。解放后,繁荣局面越趋衰落,至“文革”便告终止,以主要书画家佃介眉、王显诏等人的死亡,书画作品被当作“四旧”烧毁为标志。眼下的“改革开放”虽为书画发展再度繁荣提供了新的环境,但要达到新的繁荣昌盛期还有待于同人努力争取。

第三,潮州书画繁荣期间,摹仿与创新并存,而创新占着主导地位。虽然一些作品程式化,如山水画离不开“四王”面目,但同时我们看到,创新的作品以强大的生命力占领画坛,大受群众欢迎。这方面的作者及作品是很多的,水平也很高。例如陈琼的《筑堤图》、《关公像》,胡楷的蝴蝶,吴凌的龙虾,吴青的鱼,还有画坊画师们的肖像图,这些都是写实的作品,都是生命力很强的作品。胡楷画蝶,吴青画鱼都是对物写生,形象栩栩如生,深受群众喜爱。胡楷、吴青死后,画胡楷蝶、吴青鱼者大有人在,现实主义生命力可见一斑。现代出类拔萃的书画家王显诏,接受了石涛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用石涛的技法,写潮州市风光,取得很大的成绩。我们说现实主义创作道路主宰着潮州历史画坛,主要依据便是这些画家及其画作,都广受群众所喜爱。

第四,潮州历代书画与潮州工艺产品之间紧密结合,互相促进。潮州是瓷器之乡,在瓷器上作画写字极为普遍,且历史悠久。没有字画的瓷器被认为不高雅。瓷器上的字画有花鸟画、人物画、山水画。有工笔的,也有写意的;有色彩的,也有纯墨的。这与宣纸上的中国字画相一致。潮州的建筑,多为贝灰木结构,墙头及门楼肚,经常以字画装饰,特别是在庙宇庵堂的墙壁上、木构件上的书画更多,有释道画、有历史人物故事、花鸟等。此外,花灯、风筝、竹帘等工艺美术品,木家具制品,也常彩绘中国画,促进书画发展。有不少书画家原是工艺行业上的画师。潮州彩瓷画的水平及风格的发展与潮州中国画的发展是同步的,这从历代彩瓷产品上可以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