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艺术 > 雕塑

专家:生产力不足制约潮州木雕发展

来源:新快报 2015年07月21日 10:12:30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檀香木双层龙虾蟹篓

 


 


■樟木大型龙虾蟹篓《高山流水》

现在很多潮州木雕应该是超过清代的

“作品更注重形、意,更精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辜柳希表示

机制木雕与手工木雕价值天渊之别,目前在木雕市场,已经充斥不少机制木雕。对此,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辜柳希认为,虽然革新工具也算创新,但完全用工具代替手工,也是舍本求末。面对目前潮州木雕各自为政的局面,他前几年便开始“付钱招生”,寻求更好的技艺传承方式。他说:“一般年轻人知道要学两三年才能出师,都不愿意干了。”他直言:“制约潮州木雕发展最根本的因素就是生产力不足。”

一般年轻人要学两三年才能出师,都不愿干了

收藏周刊:据了解,一个学徒真正学成木雕工艺至少要3年,一般情况下,3年后,他们的收入会怎样?

辜柳希:他们学成出师比其他工作都有优势,一般一出来就是2400元一个月起薪,有的能力好的,三四千元都很正常的,如果能够正式拜我为师,又是另一种算法,待遇会更好。

收藏周刊:早些年您开办的培训班是“付钱招生”?

辜柳希:是的,我们有个算法,一般第一年是每人800元一个月,第二年是1000元,第三年则是1200元,但前提是他必须是学三年,有的人过来学几个月就走的,则没有这样的待遇。

收藏周刊:您曾说 “订单几乎每天都有”,既然客源不愁,为何难以招收学员?

辜柳希:因为一般年轻人知道要学两三年才能出师,都不愿意干了。而且整个学习的过程非常枯燥,节奏非常慢,因为这是手头功夫,每一步都要非常扎实。头一两个月也许只学会磨刀,然后才开始学怎么雕,往往第一年完全是拿不出一个像样点的作品的。我始终认为,制约潮州木雕发展最根本的因素就是生产力不足,就是人才的培养。

潮州木雕界的主要问题在于各自为政

收藏周刊:目前从事潮州木雕的群体如何?

辜柳希:群体体量马马虎虎吧,主要问题还是在于各自为政,各做各的,没有一个集中的场地。大多数是几个人的厂,小作坊的模式。

收藏周刊:您认为这种“各自为政”的局面对潮州木雕的发展有怎样的影响?

辜柳希:这样影响肯定不好了。但原因还是潮州人不喜欢办大厂,有的人怕自己的手艺让别人学了,所以宁愿几个人做一个厂也就可以了。

一个厂没有大胆的创新,就只能等淘汰了

收藏周刊:与上一代对比,目前的木雕技艺有哪些突破?

辜柳希:不一样的是,这一代比较大胆地创新,大胆地改革,从原材料来看,以前都是用樟木等,但我们从2004年就开始用难以施刀雕刻的花梨木、檀香木、紫檀木、黑檀木等硬质木材。这样就可以更好地服务不同的收藏群体了。一个厂没有大胆的创新,就只能等淘汰了。现在整个氛围在这两年都开始大胆创新了。包括木头、工具、技工技艺等方面都已经尝试改进。要密切跟上时代的需要,毕竟现在人的眼光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了。

收藏周刊:据了解,目前您个人出资创建了潮州木雕艺术馆、潮州市传统工艺研究会、潮州传统工艺创意产业服务平台、学习实践培训基地。说说您的考虑?

辜柳希:主要是考虑我作为一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州木雕传承人,也得到了政府的认可,我们对木雕有了一份社会责任感。另一方面,是我要做好作为父亲的表率作用,因为我两个儿子都是被我劝说进入木雕领域的,我希望能做好榜样,让他们更好地传承和发扬潮州木雕。

潮州木雕更擅长多层次的镂空雕

收藏周刊:与东阳木雕、乐青木雕等相比,潮州木雕有哪些优点?

辜柳希:东阳的长处在高浮雕,而潮州则长于金漆木雕,以前是直接说潮州木雕,但是现在更多的名称是“潮州金漆木雕”和“东阳高浮雕”,四大木雕其实各有特点,但是虽然说乐青木雕是立体的,但是潮州木雕也可以做,而且潮州木雕更擅长的还有多层次的镂空雕。可以说,其他地方可以做的,潮州也能做,但是潮州能做的,其他木雕则不一定能做出来。

收藏周刊:目前拍卖天价的,主要是清代木雕,您怎么看当代潮州木雕的市场?

辜柳希:从创作水平来看,现在很多作品应该是超过清代木雕的。因为清代的木雕数量比较少,高精的作品也少。而且清代过于侧重精细,形、意方面稍有欠缺,现在则既注重形、意,更精细。

评选不再“官办”导致“大师”满天飞

收藏周刊:2013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不再由工信部“官办”,而交由协会性质的“中国轻工业联合会”评选,您怎么看这个转变?

辜柳希:以前我们要参评国家大师,要经过一系列的评选、筛选,难度很大。相对比来说,经过“官办”的工艺大师,含金量更高。现在则变成很多协会都自己评大师,例如什么中国工艺民族美术大师之类,我都不想去参评,因为评比的水平还比不上我们的省级大师。

例如一个连高级工艺美术师和省级工艺美术大师都评不上的,却可以直接评出“中国工艺民族美术大师”,这是个问号,值得推敲,也正因为这样,才导致今天“大师”满天飞的局面。

收藏周刊:面对不同的“大师”,我们应该如何识别含金量?

辜柳希:首先,要搞清楚,是否“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如果是别的中国什么民族美术大师,什么中华美术大师,基本不用考虑了。

收藏周刊:潮州木雕还有什么需要突破的地方?

辜柳希:就是传统技艺与创新的度要把握好,我认为基本是60%和40%的关系,无论如何创新,我想都不应该超越这样一个比例。例如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市场上已经出现了3D雕刻的木雕,这虽然是创新,但完全丢弃了传统手艺技术,这是舍本求末,毫无价值了。一件机器做的木雕跟一件手工雕刻的,价值是天渊之别。比如一个人物的木雕手工做成本要两三千元,但是一个机器做的,成本只需要两三百元。但是要区分他们,也是要经过长期的观察与熟识才能分辨,一般人也很难区分。

简介

辜柳希

1954年出生,广东潮州人。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州木雕传承人,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常务理事,广东省木雕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2008年至2010年,辜柳希以巨型花梨木《三层龙虾蟹篓》、檀香木挂屏《双层龙虾蟹篓》等作品,连续3年斩获深圳文博会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特别金奖,并接连获得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博览会金奖等一系列奖项和荣誉。

名词解释

潮州木雕

潮州木雕,又称潮州金漆木雕,与浙江东阳木雕并列为中国民间两大木雕体系。潮州木雕经精雕细琢后再贴上纯金箔,显得金碧辉煌。它历经千年的传承、创新和发展,在工艺上汲取了石刻、绘画、泥塑以及潮剧等民间艺术的特点,融汇成独特的雕刻风格。它的表现技法有圆雕、浮雕、通雕、阴雕、透空双面雕等。于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