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艺术 > 雕塑

在时光琥珀中的潮州木雕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5月04日 15:12:23 责任编辑:黄东妮 人气:

吾乡有谚,“种田如绣花”。有个传说,某人上山开荒,一共开了十八块田,离开之时数来数去,只有十七块,叹了口气拿起地上的草笠帽戴上,才发现帽子下面就是那第十八块田地。一块地只有草笠帽大小,既说明丘陵地带的地理特点,也说明地理对吾乡人提出的要求:务必精巧。

有传说,赛龙船,韩江上游的客家地带,比的是哪条龙船开得快,哪个水手力气大;到了中下游吾乡,则比赛龙船上的花灯哪家做得巧。这再次说明,吾乡对于“精巧”的追求是一种集体无意识。

地域的审美趣味,真是鲜明又顽固。不久前,去西宁参观马步芳公馆,这个曾被称为“西北王”的府邸虽然也奢华富贵,连壁炉都不吝用大块昆仑玉,但是门窗柱廊,却几无装饰。就连“女眷楼”(也即绣楼)的屋廊门户,也只是疏朗的用几道直纹作修饰而已。真令人感慨,究竟是大西北,粗犷至此,与南方人的雕梁画栋相比,宛若两个国度。

而吾乡位于南方以南,于精巧一事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前面所提的两个传说都在说明这一点,吾乡潮绣、工夫茶都在说明这一点,吾乡木雕更以这一点而区别于山西木雕、安徽木雕……所有一切外地的木雕。

不好意思,我要再讲一个传说。传说潮州木雕最出名的那一种,“蟹篓”,曾被日本人怀疑是粘合而成,并将之高温熬煮。煮了一通完整无损,事实证明,它确是雕凿出来的。这件作品由一块巨樟木雕凿成三层缕通,其中,连虾须和蟹眼都历历在目。

多年以前的某个夏天,因为做人类学田野调查,我到韩江东面的意溪镇莲上村去住过半个月时间。莲上村的木雕手艺,是整个潮州地区最为优秀的。最初也许因为这里靠山(黄田山),便于砍柴,村民初将砍来的柴刻成木雕,之后发现能卖钱,便代代相传形成本村绝活。

当然,就像所有的民间手艺一样,木雕在莲上村也接近失传。那一年,村里只有四五位木雕艺人,在我淹留那几天,目睹他们用苦楝木做琴弦上的弦具柄,用樟木做床屏雕花,做插屏,做蜡石基座。木板上,浮甘瓜于清泉,沉朱李于寒水,恍若曹丕诗文。坐在七月乡村的午后,他们埋头凿着木头,木屑不断从手间散落。村庄静寂,偶尔只得几声鸟啼,和工夫茶具轻叩的声响。

这是梦一般的寂静,也像被裹进时光的琥珀之中。只是这样的手艺也已被手艺人本身怀疑,它们或会像契诃夫在小说《三姐妹》中曾写到的那个小城镇姑娘那样,她会讲6国语言,但是“会说6国语言就像长了6个指头一样没用”。

真希望,这木头上的繁华,不要成为那没用的六指。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